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四十二章 一對狗男女   
  
第四十二章 一對狗男女

玄武湖十頃波光,畫舫來往穿梭其間,沿岸垂柳依依,春風拂來,恰如美人飄帶.

今天吃過早飯,劉朗就被徐亮拖來了玄武湖畔.諸般事都安排下去了,劉朗一想就是自己親自出馬,也作用不大,又架不住徐亮的軟磨硬泡,就和他帶著雪兒環兒,趕來了玄武湖.

玄武湖曾是前朝的皇家園林,隋朝毀于戰火,唐後又逐漸整修了,至宋時已經恢複了名湖氣象,引無數的文人雅士流連忘返.湖中三島,號"蓬萊","方丈","瀛洲",有三神仙之雅稱.三島綴湖中,林木蓯蓉,遠遠從湖岸望去,如三顆翡翠.

劉朗徐亮幾人沿岸而行,不時指,對這湖光山色驚歎不已.徐亮幾次催促劉朗對此美景作首新詩詞,都被他巧言推脫了.靠,那些應景的名作就那麼多了,用一篇少一篇,以後日子長著,用完了拿什麼混,自己雖然也能湊合幾首,但那水准就不好意思提了.

正當幾人准備租條畫舫游湖時,雪兒眼尖,發現張大力從後面趕了上來.劉朗知道他肯定有事要稟報,就站在那等他過來.

張大力看到劉朗一行停住腳步,知道他們已經看到自己了,緊趕一陣,走到劉朗身邊,趨前在他耳邊輕聲道:"公子,那兩人已經逮住了,現在分開關押在那座民房里,接下來如何,請公子示下."

"這麼快就得手了?有沒有驚動地方?"劉朗問道.

"聽是設了個計誘捕的,應該沒有驚動到旁人,具體如何,還沒詳細詢問,就來向公子稟報了."張大力答道.

"做得不錯,我們過去看看."劉朗又轉頭對徐亮:"賢弟,你們幾人接著玩會,愚兄去處理事."

"大哥去吧,弟也有些累了,我們就早些回去了."徐亮頷首道.

"那好,你們回去休息吧,我處理好事情就直接回客棧里."劉朗完就和張大力快步離去.

趕到那處民房時,只見大門緊閉,劉朗示意張大力上前叫門.里面一個護衛打開門,看到劉朗二人,連忙迎進去.劉朗進門後,那個護衛又關好了門.劉朗看到大門後又兩個護衛守護,院子里兩則廂房門口均有人看守著,知道那里可能是關押那二人的地方.幾個護衛看到劉朗進來,連忙過來拜見,堂屋里兩人也迎上前來.劉朗一看還剩下六人,得知其余四人都散出去偵查動靜了,很是滿意.

劉朗走進堂屋里坐下,把這里幾人領頭的林護衛喊道跟前,"林兄,你們是如何抓住那兩人的?有沒有驚動到地方?"

"公子,我們使了個計誘捕他們的,兩三天內應該無人得知,時間長了就不敢保證了."林護衛連忙道.

"我們爭取在兩三天內拿到實證,時間應該也夠了,你具體怎麼拿住他們的."劉朗頭.

"那案犯袁思仁的妻弟秦壽實是街面上混混,盡干些吃喝嫖賭之事,以前他的家產也都是敗在此事上,最近雖然富裕了,但他也更是荒唐了.我們查到,他家里雖然有那個贖出來的妾,但還是經常出入妓院賭館,而且他最近迷上了怡紅樓一個叫翠的姑娘,進去後三四天不回家是常有的事.他昨晚又進了怡紅樓,于是,我們派了兩個人也混進去了,乘他如廁的時候把他打暈了,又澆了他一身酒水.然後對遇到的人詐稱是秦壽的朋友,准備把爛醉的他送回家,從後門偷偷轉到此地來了.公子,三天內不用擔心有人知道."林護衛一五一十的道.

"你們做得很好,有三天應該足夠了,今天我們就要撬開他的嘴,問出舉報事件的實情.那個妾是如何逮住的?"

"公子,抓住那個妾還是多虧了徐公子的人相助才成功的."林護衛答道.

"哦,你仔細一下."劉朗有些驚訝地問道,心,看來徐亮在江甯的實力不少呀,這麼快就發揮作用了.他哪里知道,徐家是老牌世家大族,一直執商界牛耳,實力當然不簡單,在一些重州府,都有完備的情報系統.

"公子,昨晚有一個普通市民裝扮的漢子找上門來,自稱是徐公子的手下,我們經過一番問詢確認了他的身份.他向我們道,秦壽雖然贖出了那個妾,但經過了一段熱乎勁,也冷下來了,而且因為那個妾至今沒有生育,秦壽對她的態度逐漸冷淡,現在更是經常留宿妓院不歸.那個妾雖有怨氣,但好像因為某種原因,不敢發作.只是經常去寺廟求子,期望挽回秦壽的心."林護衛到這里,停下來喝了一口水,又接著道:"于是,我們就從這方面想辦法.徐公子的人買通了一個庵里的尼姑,傳訊給那個妾,讓她來庵里留宿三日齋戒許願,並告訴她為了顯示誠心,不能帶家丁護衛之類過來.那個妾信以為真,一大早就只帶了個貼身使女,步行趕往那座尼姑庵.我們選了一個僻靜處,迅速把她兩人都劫來了."

"很好,兩人抓到後有沒有進行審訊?"劉朗對他們的工作非常贊賞,很是鼓勵一番,同時又問道.

"都進行了初步審訊,那個妾只是哭哭啼啼不肯話,秦壽也是奸猾之徒,東扯西拉的沒有一句實話,的們又不好用刑,也沒問到什麼有用的東西."林護衛有些慚愧地.

劉朗考慮了一下,問道:"那個妾的使女是怎麼處理的?是否知道她跟了那個妾多長時間了?"

"公子,考慮到我們這里沒有女人,照顧不便,就把她們關在一起,據我們調查和她們的交代,那個使女跟妾很久了,是妾的親信,以前在袁府時就跟在她身邊了."林護衛立即回答道.

"把她們分開關押,那個使女既然是妾的親信,一定知道不少事,或許這就是突破口,威逼利誘的法子都可以使上,你可以對承諾,只要她坦白出一切,我們保證她的安全,並給豐厚的獎勵.當然,審訊時,目前我們的身份還不能透露,隨便你捏造個什麼身份."劉朗完,端起茶杯輕輕吹開漂浮的茶葉,飲了一口,又道:"至于秦壽和那個妾,該用刑還得用刑,但刑罰也不是都要傷害身體嘛."

劉朗仔細向林護衛講述了幾種前一世網絡上流傳的精神刑罰,林護衛和旁邊的張大力二人都聽得半信半疑,但基于對劉朗的信任,還是決定試試.劉朗完就站起身,讓林護衛帶他去見識見識那一對男女.

首先去的是,關押秦壽的廂房,看守的護衛打開房門,劉朗一行走進廂房里側.只見里面靠牆壁的椅子上綁著一位三十余歲的漢子,油頭粉面,一臉奸猾之象,知道不是個好相與之人.一身錦衣上濃烈的酒味,讓劉朗不由皺了皺眉頭,這幫家伙,戲演得太逼真了.

秦壽看到劉朗一行進來,立即睜大眼睛扭動著身子,特別是看到劉朗氣度不凡,被眾人圍在中間,知道是當頭的.于是,叫喊起來,"你們是什麼人?青天白日綁架爺,不怕王法嗎?爺在衙門里都是有交情的,快快放了爺則罷,不然讓你們吃官司!"

劉朗有些鄙視地掃了他一眼,在身前一丈處站定,淡淡地:"你就是秦壽?"

"正是爺,你是何人?快放了我!"秦壽又喊道.

"嘿嘿,你爹媽給你取的名字果然有道理,不但誣告自己的親姐夫,與姐夫的妾勾搭成奸,還只顧自己花天酒地,對親姐姐不聞不問,不愧為禽獸呀!"劉朗一臉嘲諷地.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秦壽眼里明顯有了一絲慌亂.

"我們是什麼人,你臨死之前會讓你知道的."劉朗淡淡了一句,又轉頭對林護衛:"給他換身衣服,好好招待他,讓他坦白交代清楚一切,不然,哼!"劉朗又掃了秦壽一眼,向外走去.

秦壽雖然奸猾,但更怕死,看到劉朗要走,更慌了,急忙叫道:"你們放了我,要多少錢都給你們,不要殺我,我全部家產都不要了."

劉朗沒有理睬秦壽的叫喊,徑自離開廂房,轉到另一間關押那個妾的廂房里.妾的遭遇要比秦壽好多了,至少在房里,她們主仆是自由的.這間廂房只有一扇對院子開的窗戶,也不怕她們逃走,就沒有捆綁她們了.此時她們正在房里椅子上哭哭啼啼,特別那個妾,狐媚的臉上淚水連連,真是我見猶憐.

看到劉朗一行進來,劉朗的風范讓她知道是正主,于是,主仆二人跪倒在劉朗面前哭求放她們離去.

劉朗若不是知道她的操守,就在可憐的樣子,恐怕還真會動了惻隱之心了.于是,硬氣心腸,冷著面孔問道:"你就是秦孫氏?"

"奴家正是秦孫氏,夫家秦壽."那妾哭泣著道.

"也是以前袁府側室?"劉朗有些玩味看著秦孫氏.

"是,是的,奴家以前確實是袁府妾侍,袁家犯事後,被秦壽贖出來的."秦孫氏猶豫了一下,還是答道.

"據以前在袁府,你就和秦壽關系曖昧,于是,乘袁府受縱火案牽連,伙同秦壽坑害主家,栽贓袁思仁?"劉朗緊問一句.

"沒,沒有,奴家沒有."秦孫氏明顯慌亂的神色沒有逃脫劉朗的眼神,更加肯定這里面有問題,于是,向林護衛使了一個眼色,轉身離開.

林護衛吩咐兩個護衛,不顧秦孫氏主仆慌亂的叫喊,強行把那個使女帶出房間.

上篇:第四十一章 莫愁啊莫愁    下篇:第四十三章 欽差駕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