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四十章 秦淮風月   
  
第四十章 秦淮風月

夜色更濃,秦淮河畔,華燈璀璨,堪稱不夜天.十里秦淮的娛樂業,是全國最高水准,每年有大量各地想從事娛樂業的業主,來此探訪取經,以致于秦淮模式被不斷複制,娛樂業後起之秀杭州揚州等地,也以充分發揮了自己的特色,異軍突起,漸有與秦淮分庭抗禮之勢.每年江南青樓都要舉行花會,以前一直是秦淮一枝獨秀,現在已經連續三年的魁首,被外地奪去了,但秦淮娛樂業的總體水准,還是外地一些後起之秀,不可輕視的.十里秦淮以其高水准的娛樂業,聞名全國,乃至金遼,于是,就有了到江甯不到秦淮算是白來一趟的法.

此地也是文人雅士的喜愛之所,時時傳出的才子佳人故事,激勵著一個個有夢想的文士們,如投火之飛蛾,流連其間.走在秦淮河邊,歌聲笑聲叫賣聲,不絕于耳,時不時還隱隱聽到某條畫舫上,文士們的高談闊論聲.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比翼連枝當日願."

"大哥,你的大作已經天下聞名了,此地也聽到有人歌唱呢."徐亮側著臉,跟身邊劉朗道.不知哪里的歌女,正在唱著劉朗的詞作,聲請並茂的演繹,不由讓剛踏入秦淮河畔的劉朗徐亮等人停住了腳步.

"詞寫出來了,本就是給人唱的,我哪控制得了,哪些人可以唱,哪些人不可以唱?"劉朗一臉訕笑,心中卻不免得瑟.

這時從後面傳來一陣對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回頭看去,只見兩個文士邊邊走了過來,聽其談話,他們也聽到了剛才的唱曲.

"真是好詞呀!如此佳作也只有出自劉大人之手了,劉大人的才學出眾,令我輩仰慕不已!"

"是呀!聖上慧眼識才,劉大人也是實至名歸,劉大人的詩詞足可堪比蘇柳等人了."

"聽這次劉大人奉欽命,巡視江甯,不知我等可有幸得瞻尊面呀."

劉朗和徐亮聽聞此言,不由相視一笑.繼而,他們接下來的談話,也引起他倆的興趣.

其中一個文士道:"今年三月江南花會移師臨安,據各地行首實力都非常強勁,競爭勢必慘烈,秦淮青樓已經團結一致對外,立誓奪回魁首."

另一個文士接口道:"聽消息靈通人士透露,臨安有青樓已經請動了劉大人,不知是否屬實?"

"肯定是謠傳,劉大人何等樣人,日理萬機,豈會參與這些活動?"

"這也難,姚兄有所不知,聽劉大人一位如夫人正是出身風塵呢,不定,劉大人邁不過情面,出手相助,也未可知."

"靜待吧,若因此我等得聞劉大人的新作,也是幸事."

"是呀,不知今晚聞香樓和聽雨樓的比拼,誰能更勝一籌?"

"兩樓的行首都是色藝雙絕,而且也分別請了名家相助,一定非常精彩,方兄,咱們快去吧."

"好,姚兄請!"

看到他們去遠了,徐亮忽然撲哧一笑.劉朗疑惑地望著他,"怎麼啦?"心,咱被他們贊成那樣了,都沒得意忘形,他高興什麼.

徐亮笑道:"我笑他們有眼無珠,不識荊山玉嘛.明明就在當面,還在那作一臉神往狀,笑死人了."

"你呀,人家把你大哥都誇成花了,你還笑話他們,好沒良心."劉朗也搖搖頭笑道.

"大哥本來就是花嘛,不需要人誇的.哼,他們竟然敢胡亂評論大哥內眷,不找他們理論就算不錯了."徐亮一臉不平的.

"隨他們吧,而且本就是事實,我不在乎.哦,他們剛才到什麼比賽,要麼我們也去看看熱鬧?"劉朗拍了拍徐亮的肩膀,坦然道.

"好呀,我們也走快,莫要錯過了精彩處."

聞香樓和聽雨樓的比賽場地,選在秦淮河邊的水榭里.水榭依水而建,有一條曲橋聯通岸上,此時曲橋已經被人把守,嚴禁出入了.水榭約有後世三十平米的樣子,靠背岸的一側留出了一塊空地,應是作比賽之用了.前面側邊處幾張椅子上坐了幾個人,有老有少,大概是評判或所謂知名人士吧.外人要觀看只能租畫舫,停在附近河面了.

劉朗徐亮幾人趕到時,已經看到水榭外面停靠有十幾條畫舫了,旁邊待租的畫舫也沒幾條了.于是,讓護衛出面,也趕緊租了一條.幾人上船,又叫了一桌酒菜,劉朗吩咐大家也別計較什麼身份了,一起圍坐桌旁.船娘讓艄公把畫舫擠進了已經靠好的畫舫群里,還算幸運,來的時間不太晚,占得了一個不錯的位置.

比賽還沒開始,只聽得四周各樣評論不絕于耳,雙方支持的粉絲們,大有兩軍對壘之勢.過了大約半柱香的功夫,一聲鑼響,頓時安靜了,聞香樓和聽雨樓的雙方主事同時現身水榭,些歡迎感謝之類的話,然後宣布比賽開始.

當然,今晚弄這麼大的動靜,不可能一開始就是雙方台柱子上場,先是派出一些二流三流的姑娘吹拉彈唱,活躍活躍氣氛.不愧是秦淮河里知名青樓,就算是二三流的姑娘,也是技藝不凡,拿到一般地方也是行首級別了.

"李娘子出來了,李娘子出來了!"

大概過了近一個時辰的光景,劉朗幾人正在閑聊之時,忽聽四周一片叫喊聲,抬頭一看,水榭里出來了一位風姿卓越的姑娘.只見那姑娘穿著一身雪白的拖地長裙,正欠身向四周行禮,翩翩然,若荷花仙子一般.不愧是聞香樓行首呀,就這儀態就甩了一般女子,不知幾條大街.

那白衣李娘子行禮畢,吩咐使女遞上一根長笛,就唇吹奏起來.輕快的曲子,瞬間把人們仿佛帶進了風和日麗,草長鶯飛,雙蝶對舞......等等,這曲子,不正是梁祝的篇首曲?但又有些不同,少了原曲渾若天然的流暢之感.劉朗皺起了眉頭,疑惑地看著那李娘子.他記得,那曲子只在天香樓那晚吹奏過,在場的也就那幾個人,都不可能和聞香樓有關系的,這是怎麼回事?

徐亮看到劉朗那不自在的表情,忙問他怎麼啦?他了原因,並他懷疑這聞香樓與臨安天香樓是不是有啥關系.他們哪里知道,那晚他們幾人聚會的隔壁,正好有一位愛好曲子的文士,當時聽到劉朗吹奏的新曲就沉迷其中了,暗暗記下了旋律,但由于環境太吵鬧,以致記得不全,雖然他憑借自己的功力,補全了,畢竟與原味差了許多.事後,他也多方打聽當時吹奏者,也因天香樓不願透露而不可得.這首變味的曲子,傳入秦淮,憑借新奇的旋律,還是被人如獲至寶,聞香樓李姑娘就花重金買下了曲譜.

一曲奏罷,新奇的旋律讓現場眾人沉迷,許久才發出轟然叫好聲.當然,劉朗不在其中,他一直皺著眉頭聽完全曲.他一向眼里揉不得砂子,更何況他還是原作者,他實在不能忍受那樣的經典曲子,被人糟蹋了.于是,他一等四周喝彩聲稍歇,李娘子正准備退場之時,走上船頭,道:"李娘子,不知你與臨安天香樓有何關系?"

李娘子轉身,疑惑地望著劉朗,雖然劉朗氣度令她心折不已,但還是不解地道:"這位公子,不知你此話何意?奴家和臨安天香樓沒有任何關系呀."

"那就奇怪了,李娘子,據可所知,你剛吹奏的曲子,只有人在那天香樓吹奏過一次,而那人是絕不會把曲譜傳出來的.而娘子既然學會此曲,那只有從天香樓傳出這一途了."

"公子所,奴家不得而知,這曲子是在一位來樓里娛樂的公子那獲得,奴家看這曲子旋律新奇,甚是喜歡,就花費重金買下了曲譜."

"哦,是可誤會娘子了.或許是那位公子剛好那天也在天香樓,正好聽到此曲,就記下了旋律.那位公子也是精通曲子的行家,只聽過一次,就能記下七八成,非常難得了.不過這首曲子,就這麼殘缺不全的傳下去太可惜了,娘子既是愛曲之人,就再好好修正一下才是.可正好聽過原曲.可否借貴笛一用,可吹奏一遍,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公子精通此曲?太好了,奴家原本也覺得有些地方不是很好,但又不知如何修改,奴家拜謝公子,請公子賜教!"李娘子一臉興奮地向劉朗行禮道,並親手遞上那根長笛.

劉朗也不矯情,接過長笛,微微一笑,就站在船首,吹奏起來.原汁原味的曲子,讓現場更是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沉迷了其中.曲子吹奏結束,足有一炷香的時間,人們才從中回味過來,繼而是雷鳴般的喝彩.劉朗遞還長笛,謝絕了李娘子一再的邀請,在李娘子拜謝聲中,退回船艙.

隨後聽雨樓董娘子的才藝表演也是精彩絕倫,與聞香樓李娘子不相上下.劉朗看到表演基本結束了,也懶得知道到底誰勝誰負,就吩咐船娘搖船離去.

劉朗扶著船舷,望著華燈璀璨的夜空,身後的喝彩聲唱曲聲,都消散在船槳蕩起的水波里.

上篇:第三十九章 江甯見聞    下篇:第四十一章 莫愁啊莫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