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三十七章 那些年那些事   
  
第三十七章 那些年那些事

吃晚飯的時候,吳能回來了.劉朗招呼店二把酒菜送到房間里,和吳能,徐亮二人一起在房間用飯.古人講究食不言寢不語,幾人略了幾句客套話,就安心喝酒吃菜,也沒有談及正事了.

飯後,雪兒和環兒送上茶水,徐亮就帶著他們離開了.

吳能喝了一口茶,對劉朗抱拳施一禮,道:"主公,屬下查實了,應該能確定元老漢就是當年的阮頭領."

"哦,你細細來."劉朗很是高興,那可是真正的水上英雄,若能收伏,對自己將來發展有莫大的助力,于是,仔細聽吳能敘探聽經過.

"主公,屬下趕過去的時候,元家父子還在張府話,院子里還有很多看熱鬧的人,我也借口觀摩那個起吊巨石的架子,走進張府,隱在人群里細細觀察了元老漢,他和我記憶里一些特征極其相似,而且露出的豪邁之氣決不是普通漁民所該有的,也就加重了自己對他的懷疑."

吳能停了一下,喝了一口茶,又接著道:"屬下又走進莊子里打聽了元家的事,幾位老人都同時了,元老漢一家不是本地原住民,那一家原來住戶姓胡,父女兩人相依為命,胡老漢打魚為生.十六年前,胡老漢救回一個身受重傷的人,胡老漢對外宣稱是他一個親戚的兒子,遭遇了山賊.後來,那人傷好後一直住在胡家,幫著胡老漢一起打魚,那人可是水上一把好手,每天都打到很多魚.那人不久就與胡老漢女兒成親,隔年就生了一個兒子.胡老漢過了兩年去世了,胡老漢女兒也于前年打柴時,被毒蛇咬了,不久也過世了,那家就只剩下元老漢父子相依為命.元家父子都是水上好手,據那元義也是天生神力,莊子里年輕伙子,三五人近不了身的."

到這里,吳能轉頭朝劉朗看著,又道:"主公,從這些種種跡象判斷,屬下認為應該沒錯了,而且元家父子表現出來的功夫,也是一個佐證."

"嗯,你得對,元老漢應該就是當年的阮頭領,可能當時受傷被救,因此就隱姓埋名留下來了.如此英雄人物,老于荒野太可惜了,晚些我們一起去拜訪,希望能勸得他相助建功立業.但我們動靜也不要太大了,畢竟人各有志,若是他選擇繼續過鄉野生活,也不能驚擾了他們的平靜."劉朗溫和地道.

"主公仁義,吳能代阮叔父多謝主公."吳能一臉感動,深施一禮道.

"吳兄不必如此,咱們志同道合,就是兄弟,以後不要再多禮了,你也辛苦了,先稍事休息吧."劉朗趕緊扶住吳能,有些責怪的道.

稍晚,劉朗吳能帶著一名護衛,騎馬趕往柳樹莊.趕到莊子外面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劉朗吩咐把馬匹都放在莊外的林子里,護衛在那看著,就和吳能進了莊子.這時候又沒有什麼娛樂活動,莊戶人家都歇息得早,除了偶爾碰到一個兩個莊民走動,幾乎家家都閉門鎖院了.

劉朗和吳能趕到西頭,靠河邊不遠的元家時,只見窗戶里暗黃的燈光依然亮著,兩個影子映在窗紙上,估計元家父子在商量著什麼.元家看上去,非常簡樸,草的房子很是老舊,屋前一圈籬笆圍成了院子,其實,也是當時標准的農家院.劉朗示意吳能上前叫門.

吳能走到院門外喊道:"元大叔在家嗎?生的主公求見."

"誰呀?"元家父子聞聲喊了一句,推門而出,對旁邊的吳能也沒怎麼注意,一眼就認出了院外劉朗.立即高興地跑過來開門,"恩公來啦?太好了,快,快進門喝口水."

劉朗含笑見禮道:"可冒昧來訪,打擾賢父子了."

"恩公,哪里話,剛才愚父子還念叨恩公大仁大義,深感以後不能相見,無以為報.現在恩公來了寒舍,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元老漢連忙把劉朗吳能讓進堂屋里,元義又是上前大禮參見.

劉朗連忙扶起來元義,連不敢當.大家相互見禮一番,也就各自坐下.劉朗四周打量了一下,元家家境很是一般,大概快要辦喜事了,倒也置辦了幾件物事.

劉朗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話,也就開門見山的對元老漢:"元老伯,可原本下午要離開三河鎮繼續趕往江甯,忽然聽聞到一件關于老伯的事跡,就又留了下來,白天不敢造次,晚間冒昧造訪問候,以表達晚輩的崇敬之意."

元老漢有些驚訝,忙問道:"不知何事驚動了恩公大駕?"

劉朗也就不賣關子了,直接抱拳道:"敢問老伯可是當年梁山豪傑,水軍副都督阮五阮當家的?"

元老漢臉色瞬間起了各種變化,過來片刻,直直地望著劉朗,道:"嗯,這,這從何起?"

這時,旁邊的吳能起身朝元老漢深施一禮,道:"阮叔父,還記得侄否?"

元老漢望著似曾相識的吳能,一時不能確定的道:"你,你是?"

吳能有些激動地望著老漢,道:"侄吳能呀,先父正是當年號稱智多星,梁山軍師吳用."

老漢聽到這里,一切都恍然,長歎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一臉戚戚,仿佛在追憶什麼,良久才睜開眼睛,對吳能:"原來是你,原本看到你,老夫就有些懷疑.只是老夫隱姓埋名多年,早息了爭雄之心,不想多事,也就沒有與你相認.想不到,臨老還是被你拖入一場漩渦里去了."

吳能趕緊跪在老漢面前,道歉:"都是侄罪過,請叔父責罰!"

劉朗也連忙接口道:"阮老伯,不關吳兄的事,是可一定要來拜訪您.可也沒有驚擾老伯息隱山林之心,只是對老伯等當年梁山英雄豪傑們的光輝事跡,非常崇敬,特來拜望,還請原諒冒昧之過."

老漢把吳能拉起來,讓他在一旁坐下,轉首對劉朗道:"老夫正是你們要找的人,當年舊事已如過眼云煙,不值一提了.我看恩公氣度不凡,決不是普通人.今日在張府,聽他道,在縣里得到消息,近日可能有欽差大人路過此地,那欽差大人據與恩公同名,不知?"

"真人面前不假話,可正是奉命體察民情的欽差."劉朗笑著道.

阮氏父子連忙翻身跪倒在地,"草民拜見大人,先前多有失禮,還請見諒!也深謝大人為了草民之事,如此費心!"

劉朗急忙扶起阮氏父子,"老伯,賢父子這是干什麼?快快起來!可今日來這里,完全是以私人身份,與國事無關.可是懷著無限崇敬之情,來拜望當世豪傑!"

阮氏父子連不敢.眾人坐下聽阮五起當年舊事,都是唏噓不已.

原來,當時宋江歸順朝廷後,聽朝廷號令,起兵征討方臘.兩雄相遇,戰況之慘烈可想而知,種種慘狀不堪回憶.在征戰途中,軟五不幸身負重傷落水,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戰死了.他卻在一股強烈的求生意識支配下,憑借超人的水下功夫,躲過搜查,順流而下,又被水流卷進河套里.幸而遇見胡老漢打魚相救,並為其治好了傷勢.他感念胡老伯救命之恩,就留下來侍奉老伯,並娶了老伯的女兒,胡娘子為生了一個兒子,可惜後來也遭遇不幸.

這些隱姓埋名,生活平靜,也熄了爭雄之心,原以為已經無人知道他了,他也將在山野與草木同朽.不曾想,發生了這般變故,終于還是有人認出了他,並被劉朗二人尋上門來.或許是天意吧,他不禁暗歎一聲.其實,他每當看到兒子英武之氣,就想起了當年崢嶸歲月,也對兒子不能出人頭地,有些遺憾,只是這些念頭都藏在心里而已.

阮五完,又詢問了吳能,對他的經曆也是長歎不已.然後得知他已經拜入劉朗麾下,心中頓時一動,同也對劉朗仁義胸懷敬佩不已,于是,拉起阮義,一起跪倒在劉朗面前,"愚父子願拜入大人麾下,望主公收留,我們一定盡忠報主,萬死不辭!"

劉朗看到阮五神色堅定,阮義也是一臉興奮,知道都是誠意十足,也就不再矯情,哈哈一笑,扶起阮氏父子,"劉某得賢父子相助,如漢得韓信也,將來一定會建立不朽功勳,青史留名."

吳能也連忙向劉朗道賀,又得一悍將.

眾人認了主從關系,相談更是融洽,劉朗也透露一些初步的計劃.然後,對阮五:"可想請老伯等阮兄弟婚事處理妥當後,南下訓練水軍,當然目前名義上是練商船護衛,阮兄弟暫時還是留在家里如何?"

阮義立即站起來道:"主公,屬下也願隨父親南下,協助父親練兵!"

劉朗站起來拍了拍阮義的肩膀,笑著道:"阮兄弟,以後征戰沙場,還怕沒有建功立業的機會嗎?阮兄弟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先為阮家建功,完成承繼香火的大任呀."

"哈哈..."眾人一陣大笑,阮家父子更是對劉朗的仁義,敬佩不已.

眾人又敘談了一陣,劉朗留下一份厚禮,准備要告辭.阮氏父子,待要推辭,劉朗直是送給新人的禮物,以及阮五南下的盤纏.阮氏父子推辭不過,連連謝恩.

劉朗和阮五約好了與楊勇等人相會之地,留下信物,並了吳能不久也會南下協助他們,這才告辭離去.

上篇:第三十六章 梁山後人    下篇:第三十八章 一劍服三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