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二十三章 情到深處應無悔   
  
第二十三章 情到深處應無悔

臨安城南,略顯偏僻的角落,有一處兩進院落,料峭春風中,低調的門樓中門緊閉,角門處時見下人匆匆而過,最近家主情緒不好,下人們也心謹慎起來.

這家男主人任職江西,雖然官職不大,在這尚書相公遍地走的京城,更是無足輕重了,但也算仕宦門第了,家里還有些門面生意,生活還是富足的.女主人看守家業,管教子女,不過最近因為女兒的事,情緒很不好,下人也遭了池魚之禍.女兒突然莫名其妙的病倒了,眼見一天比一天重,郎中也束手無策了,怎不讓人焦心?

郎中女兒是郁結于心,非藥石可救了.郁結于心,不就是心病嘛,現在生活優裕,一個女孩子家,哪來那麼多心事?問也問不出來,女主人更是煩躁了.這家女主人是戶人家出身,對待兒女時,明顯偏向兒子,雖然生活上沒什麼薄待,也曾請良師教育,但對女兒的天賦卻視而不見,男主人常年在外,更是了解不多.女兒漸大後,也就早早許給了市井吏的後代.作父母的往往沒有意識到,悲劇就在不經意間造成了.

這就是才女朱淑真的家.她的生平已不可考,後人版本多樣,這里因為故事情節需要,稍有改動.曆史上,她因不滿父母操辦,婚後與夫君性情差別太大,生活很不和諧,郁郁寡歡,號幽棲居士,也顯示出她內心的苦悶.心情落寞時,耐不住誘惑,背夫出軌別戀,終成問題美女作家.然而心里的郁結無法排解,以致抑郁而終,英年早逝.但她的才情不凡,詩詞文學價值可以與李清照相提並論,號稱僅次于易安居士的一代奇女.

然而,在劉朗這只誤入此間的蝴蝶雙翅扇動下,朱淑真的命運是否會有不同呢?明顯的不同,她比曆史上更早地進入了抑郁狀態,而且來得急來得猛.自從西湖邂逅,劉朗的豐神俊逸,溫潤如玉,就深深紮根她的心里,元宵詩會後,更是陷入情網.這種強烈的單相思無處排遣,以致郁郁寡歡,茶飯不思.元宵後劉朗的種種傳言,更使她感懷身世,又無人可訴,郁結成疾,心成死灰,藥石不救了.

一位明眸善睞,嫵媚動人的多情才女,如今枯臥病榻,消瘦的臉上一片死灰,已是了無生趣了.貼身丫環杜鵑在一旁輕泣,不停呼喊著姐,然而沒有任何回應.那臥病少女,只是緊緊把一把折扇抱在胸口,嘴里喃喃自語.若你近身細聽,就會聽見她在,"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連日來,貼身丫環杜鵑親自守著,看著自家姐一天天消瘦,眼瞧著活不下去了,心痛至極.雖然明白姐的心思,但姐畢竟已有婚約,這事又如何能,就悄悄拿了一張姐病中所作詞稿,偷偷去尋劉朗求救.這也就是昨天,劉朗在府門前遇到的事的前因.

杜鵑帶著劉朗的回信,回到姐房里.見四處無人,就伏在姐耳邊,悄悄:"姐,奴婢上午去尋劉公子了."看見姐眼睛里明顯多了一絲神采,知道她在聽著,就把自己偷拿詞稿去尋劉朗的事了,並劉朗看後非常感動,也非常關心她的身體.

朱淑真的眼神里神采更多了,有些期盼也有些緊張地望著杜鵑,輕聲問:"那劉公子,劉公子還記得我?"

"姐,奴婢看得出來,劉朗也非常喜歡姐的,他看姐詞稿時,眼里充滿著憐惜.他只是不方便過來探望,但他會想辦法解決好此事的,還叮囑奴婢勸姐要保重身體,只有保重自己才能好夢成真."接著從懷里拿出一張折疊的紙,遞給姐,是劉朗的回信.

朱淑真急急接過信紙,一打開,熟悉的行書字體映入眼簾,就知道這是他的親筆所寫.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很直白的字,"保重好身體,一定好夢能成",卻不亞于一劑靈丹妙藥.她緊緊抱在懷里,臉色也因激動,嫣紅一片.

杜鵑看到姐有了生機,非常興奮,連忙勸慰她保重自己,劉公子現在是侯爺了,一定會有辦法讓她美夢成真的.朱淑真一臉向往的頭,然後轉過頭來望著杜鵑.杜鵑知道姐要吃東西了,連忙下樓去准備參湯.

因為心里郁結得到緩解,再經過一天一夜的調理休息,今天朱淑真的臉色明顯好轉了.朱夫人看到女兒病情穩定,請郎中開了一些滋補的藥,情緒也好多了,午間閑暇,正和幾個老媽子在內院嘮嗑.此時,一個前院管事來傳話,是親家老爺過府拜訪.朱夫人以為他是聽了女兒生病了,來探望的,就請在前廳看座,換身衣服去見客.

"見過朱夫人!"廳里座上一位中年男人,看見朱夫人進來,連忙站起來行禮.

朱夫人聽對方這個稱呼,皺了眉頭,也沒在意,還禮道:"親家老爺過府,有失遠迎,請坐!丫環,上好茶!"

"不用了,不用了!"中年男人連忙阻止,"這次過來有事麻煩朱夫人."

"親家老爺,不用客氣,有事盡管吩咐就是."朱夫人笑著道.

"這..."中年男人從懷里拿出一張婚書和一個玉佩,放在桌上,"朱夫人,對不住府上,我是來退婚的."

"什麼!你,你這是敗壞我女兒的名節!你若不講個道理出來,我跟你沒完!"朱夫人頓時氣得眉毛倒豎,站起來叫道.

"朱夫人,我承認有過錯,寒家對不住府上,但這件事惹上了一個惹不起的人物,我也沒辦法,你不久就會明白了.好在這婚約知道的人不多,寒家也不會亂的,對三娘子名節損傷不大.婚書和信物我都帶了,我還寫了個保證,此後寒家絕不干涉三娘子自由.寒家給府上的禮金也不要了,算是給府上的陪禮,告辭!"中年男人深深一禮,轉身而去.

朱夫人拿著婚書,保證書和信物,望著中年男人離去的背影,氣得不出話來,被貼身丫環扶著會內院休息.闔府上下也都非常氣憤,有人更是對中年男人咬牙切齒.

但姐閣樓里卻又是一番景象,杜鵑把前院的事告訴了朱淑真,她臉上更現驚喜之容.杜鵑也興奮地:"劉公子沒有慌話呢,他這麼快就想到辦法,讓那一家退婚了!只是他沒想到,這樣,姐名節就有損傷了."

朱淑真一臉幸福地:"哪能事事如意,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只要他心中有我,我做奴婢都甘願,哪里在乎什麼名節."

"現在最大的障礙都解決了,姐一定會如願的,只是便宜了劉公子,得了姐這麼多才多藝的美女,呵呵"杜鵑取笑著姐.

到了下午申時左近,丫環來傳話,一個自稱是秦府管家男人帶著一個老媽子來訪.朱夫人正在氣憤難平,聽什麼秦家來訪,也不在意,又一想,秦家,莫非是?難怪那家人是惹不起.連忙起身去見客.朱夫人正是心緒難平之際,也沒好態度,相互見禮後就請問來意.

那管家模樣的男人給老媽子使了個眼色,老媽子連忙起身,"恭喜朱夫人,秦府管家和婦人來貴府提親,希望與令愛三娘子結秦晉之好."

"不知是哪家公子看上女了?"朱夫人見對方得不清不楚,疑惑地問.

"這,對方身份暫時不方便,不過可以告訴夫人的是,對方是大府嫡傳貴公子,你不久也會知道的,令愛過去雖不能主事,但也是錦衣玉食,享不盡的榮華."老媽子一臉鄭重道.

"寒家雖然簡陋,但也是仕宦門第,不可能這樣不明不白的答應女兒婚事."朱夫人有些不耐煩地.

"朱夫人,這件事有我們秦府擔保,而且對方和令愛相識,情投意合,只是有些阻礙,以致今天才上門提親.府上老爺如今在江西任職,答應了這件事,對他的前程會有很大幫助的,秦府也會在相爺面前舉薦,相信很快會得到榮升的."管家模樣的男人接過話頭.

"這,,,"朱夫人畢竟戶人家出身,抵擋不住那麼大的誘惑,頓時心動.但又不敢就這麼答應了,怕夫君回來責難,決定去女兒那問問清楚.就請兩位稍等,起身其女兒閣樓.

一番詢問過後,總算弄清了來龍出脈.她也聽過對方的聲名,現在更是身價倍增,女兒進去雖然做不了正妻,但也不算辱沒,更何況是女兒甘願,為這事差香銷玉焚了,畢竟是親生女兒,想想也後怕.為了夫君的前程,又是女兒心願,朱夫人也就欣然答應了.管家又提出晚上來接人,時間急了,她猶豫了下也就答應了.

雙方簽了婚約,交換信物,把那管家和老媽子送走了後,來女兒房里了,並安排杜鵑和幾個使女為女兒正裝,收拾雜物.朱夫人拉著女兒的手,好一番囑咐,想到女兒就這麼出嫁了,心有戚戚,不覺淚下,三娘子也陪著母親難過了一陣.好在路近,平時也可以過府探望.

夜色漸濃後,一花轎抬進劉府後門.秦貴知道新嫁娘重病在身,也就沒有過來嬉鬧,安排管家護送,並送上賀儀.雪兒接報後,趕緊告知劉朗.

劉朗還有些莫名其妙,趕到後院一看,一圈人正圍著一花轎.看到劉朗過來,忙上前恭喜.劉朗笑著吩咐雪兒看賞,上前揭開轎門,正見杜鵑扶著一位蓋著紅頭巾嫁娘,坐在里面.

"三娘子?!"劉朗心秦貴的動作也太快了吧,招呼都不打一個,就把人都送來了.

朱淑真一聽劉朗的聲音,驚喜萬分,輕聲喚道:"相公!"

劉朗知道她還在病中,連忙吩咐雪兒和杜鵑一起扶到內室休息,並安排一個丫環和杜鵑一起服侍她.等人都退出房間後,劉朗走到斜靠在床橫頭的朱淑真身邊坐下,揭開紅蓋頭,一個消瘦的面容映入眼簾,心中一痛,好一陣憐惜,不由握住了她的手.朱淑真顫抖了一下,臉色更紅,低下頭,"妾身今夜不能服侍相公,請不要見怪."

劉朗輕輕把朱淑真攬入懷里,低頭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傻丫頭,好好調養身體,咱們的日子長著呢."朱淑真卻是羞得耳根都紅了,心里也是喜到極.

劉朗抱著她溫存一番,就幫她脫去外衣,這期間難免肌膚相接,忍住沖動,扶她躺好休息.為她按好被子,又在她羞紅的臉頰輕吻一下,出去招呼杜鵑來服侍.

上篇:第二十二章 秦貴的用處    下篇:第二十四章 不可琢磨女兒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