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十五章 邂逅   
  
第十五章 邂逅

"啊--啊--,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哎.春雨如酒,柳如煙哎.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劉朗手里拿著折扇,輕哼著前一世的曲子,沿蘇堤向斷橋方向走去.雪兒左手提著一個籃子,里面放了一卷紙和筆墨,右手拿了一個畫板,跟在後面.

自那天去過莊園,把目前要辦的事都交代清楚了.第二天上午,張大力就帶領十五名護衛趕到府上.劉朗安排兩名護衛在酒樓當值,兩處店鋪也各派了一名,又分配四名協助楊勇和崔忠信.楊勇和崔忠信帶著四名護衛,去城外各處招募工匠和新護衛.走之前,劉朗把招收條件仔細規定好,特別是新護衛,對年齡體質都有嚴格要求,提出對一些有特長的,如善于攀爬或會武藝等從優錄取.莊園目前還沒建設好,劉朗就交代他們仔細甄別,力求高質量,招募完成後帶到莊園,先幫著搞好基地建設.

瑣事都安排好後,難得閑暇,就自制了一個畫板,讓雪兒帶著,准備到西湖逛逛,找幾處景練練素描.話來臨安也有近二十天了,又住在西湖邊上,還沒好好逛過西湖.雖是乍暖還寒時節,今天卻是難得的晴和天氣,正是遛彎時候,練素描只是個借口.劉朗前一世對作畫沒有太深研究,但素描除外,大學期間的女友喜歡素描,為了討女友歡心,就花費了大量時間和金錢專門拜師學習過,自己也頗有一些藝術天賦,素描水平雖還稱不上專業級的,但在大學里也是有名氣的.

劉朗一邊走著,一邊打量著四周的景物.路上三三兩兩的游人,紅男綠女,笑聲一片,遠處的雷峰上塔影映湖.

雷峰塔又名皇妃塔,又稱西關磚塔.在西湖南岸夕照山的雷峰上,南屏山日慧峰下淨慈寺前.雷峰塔為吳越國王因黃妃得子而建,初名"皇妃塔",因地建于雷峰,後人改稱"雷峰塔".

看到雷峰塔,劉朗不由想起了《新白娘子傳奇》,也就輕輕哼出了那首家喻戶曉的曲子.

雪兒跟在劉朗身後,也是一邊打量著西湖四周,一邊卻聽著自家公子唱曲.自家公子才華橫溢,寫出的詞雖然不多,每一首都那麼精妙,但今天這詞..."公子,這詞好怪呀!這曲調也從來沒聽到過的."

劉朗轉頭看著雪兒,呵呵一笑,"怎麼好怪法?不好聽嗎?"

"這詞太直白了,不過真的很好聽,那個'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的是什麼?"雪兒有些害羞的.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要白首同心,得要千年的造化了.就是人與人相逢相識相知相守,都是緣分,都是前世的修行得來的.比方,我們主仆一場,也是前世修得的緣分."

"那,那奴婢幸遇公子,是前世修行了多少年呢?"

劉朗看著雪兒羞紅的臉龐和期望的眼神,決定打趣她一下,"我們呀,我們是修行九百九十九年."

"啊...公子就知道捉弄奴婢."雪兒更是羞得滿臉通紅,低下了頭,心里卻是歡喜到了極.還差一年就是一千年了,公子的意思,難道是暗示明年會收我進房?雪兒頓時胡思亂想起來.哪個少女不懷春?看來,雪兒也春心動了.

"哈哈..."劉朗看著雪兒一副慌亂神色,右手甩一下折扇,向前走去.

長堤稀柳,游人如織,雖沒有春光明媚時的鼎盛,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主仆二人轉過一個彎,來到一處亭子前面.此處視野開闊,亭子又拔高了三尺,湖光山色盡收眼底.此時亭子已經被人占住了,亭中石桌上正有一中年婦人和一少女弈棋,兩個使女散坐在旁邊伺候.幾人穿著都很樸素,中年婦人有些偏瘦,卻也是風韻不凡,而少女更是明媚動人,大約二八年紀,正是花樣年華.

宋朝男女大防遠沒有後世明清時期嚴重,但也不是二十一世紀的亂象可比.而且此時理學漸起,劉朗既然已經來到這時代,就不能過于脫離群眾,也就不好冒然進入亭里打擾.于是,就在亭外旁邊選了一塊石頭坐下來,招呼雪兒把畫板和專門制作的炭筆拿過來.把扇子遞給雪兒,接過畫板用木架固定好,有把畫紙卡在畫板上,拿著畫筆,四處打量選景.雪兒從沒有見過自家公子畫畫,而且對這些公子自制的工具非常好奇,就站在後面看著.

只見炭筆在畫紙上不停勾畫,明暗線條和陰影的巧妙組合,一副立體感鮮明的畫作,躍然紙上.畫的正是西湖的湖光山色,遠處青山橫臥,樓影重重,湖上波光粼粼,畫舫穿梭,一派升平氣象.

劉朗的素描技藝雖沒有達到巔峰水平,但在這時代,也如一道奇景,給人耳目一新.他也提前把素描手法帶到了世人面前,此後,在書畫界反響強烈,也給繪畫藝術拓開了一個新的視野.雪兒從沒有見過這種奇怪的畫法,一定是自家公子自創的,對公子的崇拜之情,更是如滔滔江水.

"公子,你自創的新畫法好神奇呀!幾筆勾畫,就成了一副精美的畫.還有這筆,奴婢當時還猜測是干什麼用的,原來這個也可以來作畫呀."雪兒情不自禁的贊歎起來.

自創的?嗯,不錯,這時代還沒人會的,他第一個畫出來,當然算自創.劉朗毫不臉紅,很無恥的欣然接受了這個法."這種畫法叫素描,就是用筆勾畫出景物的輪廓,再通過明暗陰影的對比手法,就成了.想學的話,下次教你,這種畫法很好學,但想畫好,就要刻苦練習了."

"多謝公子!奴婢想學,我一定會用心學好的."雪兒高興的答道.

亭下主仆二人的對話,傳入亭中,亭里中年婦人對書畫非常癡迷,聽見有一種新畫法,連忙起身到亭邊向下張望.距離很近,低頭就可看到劉朗固定在畫板的紙上,一幅簡潔明快,立體感很強的畫作.果然是一種沒見過的畫法.中年婦人再也顧不上下棋,下亭走到近處,少女也跟了出去.

"這位相公,打擾了,可否讓我欣賞下大作?"中年婦人看到劉朗豐神俊朗的面容,暗暗心折,好感倍增.

"啊,子驚擾到夫人和娘子弈棋了,抱歉!作淺薄,還請夫人多多指教."劉朗起身一禮,取下畫紙遞給中年婦人.

中年婦人接過畫作,仔細看著,"好畫!好精妙的畫法!哦,相公,可否到亭中一坐詳談?"

幾人來到亭中石桌四周坐下,中年婦人依然拿著畫作欣賞,舍不得放手,隨行使女上來奉茶.劉朗淺飲一口茶,抱拳問道:"請問夫人二人怎麼稱呼?"

中年婦人把畫作放在桌上,還禮道:"老婦姓李,名清照,粗號易安,敢問相公尊姓大名是?"

李清照?又一個大神呀!劉朗來這時代久了,大神也見了不少,雖有些驚訝,但也沒有了當初的失態."原來是易安居士,久聞大名呀!子劉朗,字永明."劉朗連忙起身深深見禮,李清照是前一世自己最喜歡的女詞人.

李清照堪稱千古第一奇女子,宋朝女詞人,號易安居士,齊州章丘(今屬山東)人.父李格非為當時著名學者,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早期生活優裕,與明誠共同致力于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流寓南方,明誠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閑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有的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詞"別是一家"之,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並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你就是寫出'人生若只如初見’的劉永明公子?"旁邊那個明媚少女驚叫道.突覺失態,頓時羞紅了臉,但仍然用激動的眼神看著劉朗.

李清照見劉朗對自己如此敬重,同時也贊歎劉朗詞之精妙,好感值更是一路飆升."劉公子詩詞書畫之精妙令人敬佩!"接著又指著旁邊的少女:"這是我的友,朱家三娘子."

"見過劉公子!"少女起身見禮.

劉朗連忙還禮.仔細看過少女,丹鳳眼,柳葉眉,輕紅的臉龐,更見嫵媚.跟李清照混在一起,姓朱,又這般年紀,莫非是?"敢問三娘子,芳名可是淑真?"這時代少女的姓名不好隨便打聽的,完了才知道失態了,趕緊道歉,"唐突了."

朱三娘子更是羞紅了臉,卻驚喜地道:"劉公子怎麼知道奴家的名字?"

也是一個神呀!朱淑真現在還詞名不顯,且也是後世詩詞史上有名的,可惜身世堪憐.于是,劉朗看她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些憐惜,"看到過三娘子的大作,非常欣賞,多方打聽才知道的."

真是越描越黑,"多方打聽"一個少女干嘛?朱淑真又看到劉朗眼里憐惜的成分,更是誤會了,臉羞紅得更深,卻是喜上心頭,可又一想到自家事,又暗暗自苦.朱淑真家境尚可,雖然很有才名,但不得父母愛惜,早早許給了一個市民.曆史上,她也是因此抑郁成疾,英年早喪.

幾人閑談了幾句,又轉到畫作上,李清照乘機討要畫作.看到是自己敬重的李清照討要,也就只好割舍了.李清照又指著畫上一段空白處道:"這片空白正好可以寫上一首詩詞,劉公子可否再展大才?"

劉朗看著李朱二人期待的眼神,又轉首望向湖面,看來只好對不起林升了.拿起炭筆,用硬筆書法寫道: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好字!好詩!好情懷!"李清照二人站起贊道.

"居士過獎了,居士是真正的詩詞大家,子時就非常景仰!"接著又對朱淑真:"今天能夠見到三娘子,也非常高興,這把折扇就送給你把玩."劉朗從雪兒手里拿過折扇遞給朱淑真.這是他專門定制的玉骨扇,價錢不菲,上面有他自己作的一幅素描畫和一首詞.

朱淑真驚喜地接過扇子,打開一看,扇面上素描的三幅畫面:一幅是兩只大雁嬉戲的場景;一幅畫面上,一只大雁被網在漁網里,另一只在天空盤旋悲鳴;另一幅畫面上是一個墳塋,上面寫著"雁邱".疑惑的看著劉朗.

"這是一個淒美的故事,時候聽先父的.先父以前行走北邊,看到一個捕雁者設網捕雁,網住了一只,另一只脫網飛去.豈料脫網的大雁並不逃走,只是盤旋悲鳴一陣,然後投地而死.先父深有感觸,如是買下雙雁,葬在汾河邊,壘石作記,號'雁邱’."一個故事,卻讓在場的女人神情淒迷,眼眶潮濕.至于嘛,劉朗暗自搖搖頭,又對朱淑真:"另一面是我寫的一首詞,請三娘子多指教."

朱淑真翻過扇面,幾行飄逸的董體行書映入眼簾,不禁驚歎:"好字!"又仔細看下去,只見寫道: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兒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邱處.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情之一字,被劉公子深深看透了."李清照有些傷感的.此時的李清照孤苦一人,生活也漸漸窘迫,看到此詞,更是感懷身世.不過,自與劉朗相識後,得到劉朗多方資助,劉朗更是時常登門勸慰交流學問,因此心境漸漸平和,生活安穩,比曆史上多活了十年,也更寫出了許多曆史上不曾見過的美詞,這都是後話了.

朱淑真此時眼中,更是有許多星星轉動,一臉仰慕的捧著折扇.

終于把這大二神鎮住了,劉朗暗暗得意.又探討一番詩詞,告辭而去.豈不知,他這一去,卻帶走了一個花季少女的心,這也是他始料不及的.

上篇:第十四章 人盡其才    下篇:第十六章 元宵詩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