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九章 生子當如孫仲謀   
  
第九章 生子當如孫仲謀

這時代不像後世滿世界的水泥柏油路面,黃土地面被雪水浸透,再經人畜踩踏,甚是泥濘.劉朗主仆三人行進的速度很慢,車輪有時陷到坑里,更是拖累了不少時間.行行停停,這日傍晚行經一座山下,大概是後世馬鞍山附近,山路雖狹窄些,但結實了很多,速度要快一些了.

"公子,的記得前面有個集鎮,我們緊趕一陣去那打尖吧,不用兩個時辰應該可以到了."楊福揮了一下馬鞭,對劉朗.

"呔!站住!要想活命,趕緊留下財物滾蛋!"前方轉角處站著五個中年大漢,其中一個臉頰有道疤痕的粗壯漢子大喝.

"喲喝,碰上劫道的了."劉朗笑著對楊福,又對前面喊道:"各位好漢,你們版本喊錯了."

前面五個漢子一臉莫名其妙的相互看看,那個粗壯漢子大概是頭目,踏前一步,"什麼是版本?喊錯什麼啦?"

"你們應該喊:'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這樣才更有檔次嘛."言罷和楊福大笑,雪兒也躲在車里呵呵笑著.

五個漢子終于明白是調侃他們,劫道劫這麼多次,第一次碰到這麼膽大的,竟敢無視他們,都氣得脹紅了臉.粗壯漢子提起刀,氣勢洶洶地:"娃兒,不識好歹,真以為爺們不敢傷你們性命!乘爺們還沒下狠心前,趕緊獻出財物滾蛋!"

劉朗看得出來,這些賊人還沒到窮凶極惡的地步,大概也是因生活所迫走上這條路的,看他們也有一股彪悍之氣,倒是護衛的人才,也就存了收伏的心事.于是,提著馬鞭跳下馬,把馬丟給楊福,向他們走去,對那粗壯漢子:"你是他們頭領?看你們也是好漢子,干嘛落草為寇?"

"不是沒有活路,誰願意干這行,少廢話,快拿出財物!"粗壯漢子不耐煩的.

劉朗打量了五個漢子一番,"要我財物也行,我們打個賭,你們五個人一起上來跟我比試比試,你們贏了,財物全部歸你們,輸了就作我護衛."

五人看到劉朗這麼瞧不起他們,更是氣人,互相看了一眼,粗壯漢子叫道:"俺一人跟你打,輸了,情願終身為奴!"

"你一人不行,你們還是一起上吧."

粗壯漢子也不言語,提著刀就沖過來交戰.不一會兒,其他四個漢子看到粗壯漢子居然落了下風,都有些不可思議,如是也圍上去,劉朗用馬鞭把他們全部圈進去.

半個多時辰後,劉朗看著倒在地上的五人,"你們怎麼?"

五人爬起來,慚愧地互相看著,還是粗壯漢子:"公子身手高深莫測,多謝手下留情!我們心服口服,願賭服輸,情願終身為奴,只是,只是..."

劉朗忙問原因.原來他們是當年西軍士兵,粗壯漢子叫張大力,是他們的統領.被打散後,一行人在張大力的帶領,一路轉戰,逃到南方,還剩下五十余人,其中更有二十個殘疾.到南方後,因為沒有門路,投靠無門,日漸窘迫,又不忍拋下身有殘疾的兄弟,各自散去謀生,被迫出此下策,占個山嶺劫道謀生,但他們兩年來從沒有故意擾民和謀害人命,只取些過往富戶錢財.

劉朗隨五人來到山上,山上留守人員全部走出來觀看,殘疾人員互相攙扶著.看著他們的慘狀,劉朗久久不能平靜.國弱就要挨打呀!其實,劉朗來這一世也很久了,但還是沒有把自己融進來,更多的是當作看客,隨波逐流混日子,從沒想過要做些什麼來改變這多災多難的民族命運.而這一刻,心里深深刺痛,若不改變,大宋子民還有更多的磨難,暗暗下了某種決心.

劉朗抱拳向山上兵士們深深一禮,"各位勇士們,你們戰敗不是你們的錯,是朝廷造成的,你們盡力了!我作為大宋子民,感謝你們英勇無畏的犧牲,為你們的不公正待遇深感惋惜和慚愧!"

這些兵漢子何時聽到過這些暖心的話,都激動地留下淚水.誰男兒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時呀.

這些漢子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戰陣經驗豐富,對自己心里決定的事有很大幫助,而那些身體健全的都是最佳的護衛.劉朗就和他們商量,是否都願意歸到自己門下.有安定的生活,誰願意過提心吊膽的日子,而且連這些殘疾兵士都願意養起來,對他們來,這是多大的恩惠呀.一群大漢全部激動地跪倒,感激劉朗的大恩大德,並宣誓效忠.

這群漢子要搬遷,不是一日之功,劉朗給張大力留足盤纏,讓他處理好善後事宜,帶領大家到臨安郊外會合,到時再給大家安排住處.隨後,劉朗一行也就在山上收拾房間住了一晚.第二天,在這群漢子的送別下,帶著楊福和雪兒繼續向江甯趕去,臨行前,再次向張大力他們強調路上注意紀律,不得擾民.

午後,一行人進了江甯城.人,近鄉情怯,劉朗為了心底一個不能的秘密,改道江甯,進了城,心情也別樣情怯.江甯是大府,城里的繁華程度,高了舒州不止一個檔次,街面上才真正稱得上人流如織,車水馬龍.

在江甯住了三天,劉朗帶著楊福雪兒匆匆看過鍾山,燕子磯,秦淮河,那山那水一如心底的記憶,卻已是時過境遷,找不回曾留戀的痕跡.每看過一處,心情更惆悵一分.楊福和雪兒也看得出公子心情不好,但不知道哪里出問題了,只得更加心伺候.

劉朗也發現了他們心謹慎的樣子,知道自己影響了他們,只得無奈的苦笑.唉,既來之則安之吧,老天爺既然讓我重活一回,我就轟轟烈烈地干它一場.

心事放下,心情也就恢複了.一天後,劉朗主仆一行趕到了潤州.潤州又稱京口,戰略位置極其重要,風景名勝也令人向往,金山寺暫且留與信徒朝拜,北固亭卻是文人騷客憑古幽思的佳地.劉朗也不免同俗.

進城住下,吃罷早餐,劉朗身著紫色杉袍,腰懸長劍,翩翩然,深有文士范兒,帶著雪兒去門尋向北固亭.雪兒也早不是當初衣衫襤褸的灰姑娘,素色衣裙,配以精美掛飾,更顯得秀色不凡.

北固亭因建于北固山上而得名,北臨長江,又名北顧亭.相傳三國時期,吳國公主孫尚香驚聞夫君劉備病歿于白帝城的噩耗後,曾在此亭設奠遙祭,旋即投江自盡,故此亭又稱祭江亭.北固亭上,有一副楹聯,上聯是"客心洗流水",下聯是"蕩胸生層云".晝夜不息的江水,滌蕩著人們的心懷,也激動了人們的遐思.縱橫三百里,俯仰一千年,真如層云在胸,盤旋不已.

劉朗和雪兒過來時,北固亭已被一群文士占領了.只見一位五十余歲的老年文士坐在當中,四周散坐了一些學子模樣的文士,正高談闊論,吟詩賦詞.劉朗一邊欣賞著亭子四周景物,一邊慢慢走過去,耳間盡是些陳詞濫調庸俗之作,也就沒了興趣.繞過亭邊,望著滾滾東去的江水,心胸頓為一闊,不由高聲吟道:"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好詞!好氣勢!郎君,可否上來一敘?"

劉朗轉首,看見那位老年文士正微笑地望著自己,抱拳一禮,"子疏狂,打擾老先生了."

"不妨,郎君,高姓大名怎麼稱呼?上來飲一杯茶吧?"

"子劉朗,字永明,叨擾了."劉朗欣然走入亭子,再次行禮,"敢問老先生怎麼稱呼?"

"老夫徐松林,本州州學教輔,不知永明哪里人氏,何時駕臨本州?"

"見過徐先生,子本泉州人,自幼追隨父親身邊,家父鄭州通判,靖康元年不幸戰死,幼逢大難,流落江湖,幸遇家師搭救得以存活,今游學去臨安,路過寶地,久聞北固亭盛名,特來游覽一番."

一番話讓老夫子和眾學子肅然起敬,"永明原來是官宦子弟,英烈遺孤,令尊壯舉令人敬仰!也難怪永明的詞里有如此氣勢!永明,可否把大作寫下來."

劉朗欣然提筆,用董體行書錄下那首《南鄉子北固亭懷古》.董其昌雖然人品不咋的,但其書法造詣卻是非常深厚.劉朗前世是文科高材生,對書法藝術自然不陌生.

"好字!好一個'生子當如孫仲謀’!"

劉朗與眾人閑談片刻,就借故告辭而去.

上篇:第八章 路途波折皆浮云    下篇:第十章 初到臨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