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八章 路途波折皆浮云   
  
第八章 路途波折皆浮云

不像後世頻頻暖冬,這時代的江南,進入臘月已非常寒冷,更由于空氣濕度大,冷氣更是刺人,街上的行人也明顯少了很多.劉朗裹著狐皮袍子和師兄在渡口依依話別,與家丁楊福拉馬上船,順江而下.

舒州到臨安水陸通達,道路當然不止一條,劉朗打算除夕前趕到臨安,還有近月時間,也不是很急,就選擇乘船到太平州魯港,再一路騎馬而去,順便看看沿路各府民情.當然,劉朗內心的秘密就不敢與人言了.從太平州魯港上岸走陸路,將要經過江甯府,也就是後世的南京,而劉朗那一世正是南京人,他內心深處還是想回去看看,盡管時過境遷,或許心靈深處還有某種期盼和寄托.

同船的有十幾個人,劉朗和楊福走進船艙時,已略顯擁擠.但他劍眉星目,溫潤如玉的貴人氣質,頓時引起眾人矚目.看到他進來,有人就不由的給他挪了個位子.劉朗微笑地道謝了,尋了角落盡自閉目養神.船艙安靜了會,又喧鬧起來,問貨物行情的,青樓行首的,不一而足.對面三個學子模樣,大約是進京趕考的,一副旁若無人之象,先是爭論詩詞歌賦,又慢慢起了時政.有宋一代,對士林風氣最是寬松,士大夫言者無罪,成就了文化的鼎盛,但在政治上卻愈見混亂,黨爭不斷,致使政策朝令夕改,時政糜爛.那三個學子臉紅脖子粗的爭得各不相讓,正是大宋士大夫的縮影,而剛愎自用是一大批士大夫的標簽.

客船雖然是順江而下,但畢竟是人力驅動,今日風向不對,帆的作用也,和後世動力不可同日而語.過了池州,丁家州一帶,天就漸漸黑了下來,也愈見陰沉.吃罷船家送來的晚飯,兩岸景物逐漸模糊,遠處不知誰家亮起了微弱的燈光,這時卻零星飄起了雪花,接著船搖晃了起來.

"起風了!"艙外傳來船工的驚呼聲.不一會兒,船東走進船艙,抱拳不停地道歉,"給位客官,實在對不住,現在起大風了,晚上行船不安全,船要在江心洲灣錨泊避風.明天一早就開航,近午定能到達魯港."

畢竟誰也不敢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都很安靜的接受了現實.客船順利錨泊江心洲里灣,風雪也更緊了,船艙里不時傳來低聲嘀咕.百無聊賴,劉朗慢慢走到船首.

"公子,外面風雪大,注意呀!"後面緊跟出來的楊福趕緊提醒.

"沒事,我出來透透氣,一會兒就回,你進去吧."

楊福知道公子的本領,也就不再話,但也不敢自己一個人進去,就站在公子側邊.

江面上西北風呼呼響著,夾著雪花時常鑽進衣領里,寒氣襲人.劉朗緊緊拉了拉衣領,戴著兔皮套子的手扶著船欄杆,四周漆黑一片,遠處幾微弱的漁火和岸上人家模糊燈光,仿佛隨時都將熄滅,後世的不夜城和喧囂,留在心底的痕跡已越來越弱了.劉朗輕歎一聲,吟道:"山一程,水一程,身向臨安那畔行.夜深千戶燈.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好詞!好詞!"身後傳來一聲贊歎.

劉朗轉回頭,原來那三個學子不知什麼時候也出來了,正是其中一位二十余歲的學子高聲贊歎.心,納蘭容若的高度豈是一般人能夠企及的,雖是修正版,但不改納蘭詞的靈魂.以後可能納蘭容若也不會存在了,但那些精美的詞作可不能消失了,就讓我把它們帶到世人面前吧."這位兄台,過獎了!"劉朗毫無抄襲者的羞愧,溫和的笑道.

"兄台過謙了,'故園無此聲’,出了多少游子的心聲,兄台大才呀!"那個學子一臉敬佩地.

"詩詞道,閑暇娛情抒懷即可,不值一提,眼看山河破碎,我輩還須奮發有為才是."劉朗頓作激昂狀,接著抱拳:"弟劉朗,字永明,請教三位兄台高姓大名."

"永明兄,好志氣!"三位學子抱拳齊聲.由那個二十余歲的學子分別介紹:"這兩位是弟好友,一起游學歸來,准備返回臨安備考.左邊是蜀中張達字景明,右邊是荊州方恩全字義山,弟虞允文字..."

"虞允文?是不是字彬父?"劉朗來這世已久,雖沒有初見大神的失態,但還是有些驚訝.

"正是弟,永明兄這是?"虞允文驚訝地問.

"久聞彬父兄大名,今天突然見到,有些失態了."劉朗趕緊打了哈哈,再分別向另兩位學子見禮,叉過這茬.虞允文心,自己真有那麼出名?但也在相互見禮中丟開了這事.

四人就在船首交談,各人都是滿腹經綸,一談下來真是相見恨晚,愈見投機,特別劉朗來自後世經驗,時有妙論,更讓幾位學子歎服.三人言談中得知劉朗是官宦子弟,父親戰死鄭州,以及童年的種種遭遇,更是感慨萬千.一番言談後,四人就此訂交.

第二天一早,雪停了,風勢也減弱了很多,客船在船工們吆喝聲中繼續前行.近午時分,客船抵達太平州魯港,采購些必需品後還要繼續下行,這里有些旅客要上下船.劉朗在這里要改走陸路,與三位新交的好友互道珍重,相約到臨安再敘,就和楊福牽馬向鎮中走去.

雖然風雪止住了,天空也灑出淡淡陽光,但雪還來不及化去,遠近高低都是白茫茫一片.在進鎮的泥濘道路上,劉朗和家丁楊福徐徐而行,時見三五行人匆匆來往.魯港鎮是後世蕪湖的前身,可惜現在還沒發展起來,但也漸漸有了雛形.走進低矮殘破的城牆,也漸見集鎮氣象,街面上人行也多了起來,主仆二人兩邊張望,意欲尋個地方打尖.

走不多久,看見前面一家客棧外面圍了一圈人,在那交頭接耳指指.劉朗在馬上望見里面屋簷底下似乎躺著一個人,而一個娘子跪在旁邊哭泣,于是,吩咐楊福過去打聽一下怎麼回事.原來是一對北邊逃來的母女,丈夫在途中不幸去世,母女二人逃來魯港相依為命,靠母親縫縫補補艱難度日,禍不單行,母親又患重病,眼見著離死不遠了.母女二人身無分文,流落街頭,娘子打算賣身救母.可娘子瘦弱不堪,又有病重的母親,一時也沒人敢買.

"唉,亂世人賤如狗呀!"劉朗歎了氣,跳下馬,把缰繩交給楊福,走過去.看熱鬧的人看見貴公子模樣的劉朗走來,自動分開一條路.進去一看,屋簷下一條破破爛爛黑被子里裹著一個人,看不清面貌,一個面黃肌瘦的娘子跪在旁邊,凍得瑟瑟發抖,撲在被子上抽噎.

"娘子,不要傷心,拿著,給你母親看病去吧."劉朗拿出大約二十兩銀子,遞給娘子.

娘子聞聲停住哭泣,轉首望著劉朗,又看看劉朗手中那麼多的銀子,沒有接過去,只是跪著向劉朗磕了一個頭,"公子大慈大悲,奴婢值不了那麼多銀子,求求公子救救我母親,奴婢為奴為婢,下輩子結草銜環,也要報答公子的大恩!"

"我不要你什麼報答,這銀子送你的,給你看病吧."劉朗輕歎一聲,對娘子.

娘子直搖頭抽泣.劉朗看著娘子無助的樣子,連忙請各位路人幫忙,把母女移到客棧房間.客棧掌櫃本不願意一個快死的人進來,但看在劉朗重金和路人的勸下,勉強同意.

劉朗吩咐店家派人請郎中,又叫店家打熱水讓娘子給她母親清洗一番,再喂一稀粥.不一會兒,郎中請了過來,遺憾的是,卻診斷那個母親已到了彌留之際,無法回春了.娘子更是悲痛,劉朗請郎中盡力使大娘醒過來,讓她們母女有個交代.郎中用紮針刺激,總算讓母親醒過來,母女交談了幾句.

娘子邊哭邊向母親講述了經過,母親叫她把劉朗請到跟前,再次感謝大恩,同時又用期望的眼神看著劉朗,求他收下娘子作個使女.劉朗知道她是擔心女兒沒法生活,同時也不忍心拒絕她臨死前的願望,就答應收下娘子,並鄭重承諾以後會好好待她女兒.她又看看女兒,嘴唇動了動想什麼,終于什麼也沒出來,黯然逝去.

劉朗請人安葬好娘子母親,再給娘子買了幾身洗換衣物,盡力勸慰娘子.又過了一天,娘子稍安,梳洗一番之後,雖然依然瘦弱,但眉目間清秀可見,以後養好了,大約也是個美人胚子.劉朗問了問她的身世,得知她父親是個舉人,自幼隨父親讀過幾本書,今年十三歲了,名叫丫兒.這年代,戶人家女兒能識文斷字的不多,劉朗知道撿到寶了,很是高興,決定留作貼身侍女,只是對她名字不大滿意.

"丫兒,你名字不大好聽,給你改一個怎樣?"劉朗畢竟來自後世,身為主人的覺悟還沒發揮出來.

丫兒趕緊福了一福,"聽憑主人吩咐."

"不要喊主人,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就和他們一樣喊公子吧."劉朗摸摸額頭,接著,"我們是在雪天相逢,也算與雪有緣,你以後就叫雪兒吧."

"奴婢雪兒謝公子賜名."雪兒再次行禮道.

因有雪兒拖累,劉朗只好買一輛蓬車來安頓,用楊福的馬拉著,剛好行李都放在車上,劉朗的馬鞍上也就只插著一把用布包好的騰龍劍.主仆三人乘天氣晴朗繼續趕路,經太平州,和州,無為軍,向江甯方向而去.

上篇:第七章 豪門生活是神馬    下篇:第九章 生子當如孫仲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