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五章 出山   
  
第五章 出山

又是一年八月中秋,金風送爽,皎月盈空.

知機子師徒二人吃罷晚飯,隨性攀上天柱峰.一眼望去,眾山皆.遠處舒州城影,萬家燈火,盡入眼底.

"朗兒,在想什麼?"

"師傅,徒兒在想自己.世事難料呀!五年以前,徒兒突逢苦難,家破人亡,流落江湖,以致了無生趣.蒙恩師挽救收留,並傳以絕學,五年多以來,學已有成.如今,站在這群山之巔,一股浩氣卻透胸而出.徒兒此時願化成蒼鷹搏擊長空,願化成蛟龍騰飛九天!"

知機子手拂長須,微笑地望著愛徒,"這是我們師徒的緣法,過去的事也不要糾結于心了,孟子曰: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朗兒,本門武學已傳于你,都已熟練了,以後只要勤加修煉,細細體悟,就能增進修為,這已不是為師所能傳授的了.你就像那只雄鷹,羽翼漸豐,是該出去飛翔了."

"師傅......"

師徒二人盤坐山,歡欣長談,不可盡言.直至深夜才返回木屋安歇.

第二天一早,劉朗像往常一樣到堂屋向師傅請安,可是堂屋和臥室都沒有看到師傅."師傅這麼早就去崖上了?"劉朗連忙出門向上望,還是沒有師傅的蹤跡.

"這一早,師傅去哪了?出門的話總會打個招呼的呀."劉朗皺著眉頭回到堂屋,聯想到師傅昨晚的話,心里有一些不安的念頭.在堂屋里走來走去,忽然看到師傅臥室的幾上有封信和一塊殘佩,連忙過去拿起來.只見封面上寫著"朗兒親啟"四個字,劉朗更加不安地抽出信紙.

"朗兒,為師塵緣已盡,云游去了......"劉朗看到這里,沖門房門,大喊:"師傅!師傅!"聲音傳去很遠,卻沒有任何回音.劉朗痛哭失聲,跌坐在地上.過了很久,劉朗心情才略安靜些,一邊流著淚,一邊讀著師傅的信.

"......你天賦非凡,五年多來的成就遠超為師預料,為師倍感欣慰.本門玄功還須勤加修煉,不可懈怠,一份辛勞才能增一份修為;武學雖只九招九式,但博大精深,包羅萬象,須細細揣摩領悟.你已是本門第九代入門弟子,祖師真容畫像及武學典籍盡傳于你了,善加保管,光大我門.我昔年曾救過一叫楊全有的漢子全家性命,與之晤談數日,感其忠厚豪氣,指過他些武功,並留殘佩作為信物.近年發現他就在舒州定居,在城里有幾個店鋪和一家車馬行,他家車馬行通達江南數省.為師已摸查過他的為人處事,豪俠義氣不減當年,你可持信物去尋他,代為師收為本門記名弟子,以師兄待之,他或會助你一臂之力.至于你的前程,為師相信你會很好的選擇.朗兒,善自珍重,為師去也.他日若有機緣,或會還能再見一面.上體天心,下善黎民,慎之,慎之!"

劉朗看著師傅的留言,想起五年多以來,和師傅相處的滴滴,久久不能釋懷.

這日臨近中午,天灰蒙蒙的,愈加沉悶,貌似要下雨的節奏.

舒州城外通往皖公山的大道上,正有一位肩背大背簍的少年徐徐而來.這少年身穿灰色麻布外衫,身材挺拔,豐神俊朗,雖穿著寒酸,但掩不住飄逸出群的氣質.這正是遵奉師命下山的劉朗.昨日感懷師傅的突然離去,心情沮喪,到晚間才清理好木屋各種物品,挑揀了一些黃金珠寶用布包好作零時花銷,祖師畫像和騰龍劍也用布包好,一起放進大背簍里,把戰甲畫戟和財物全部封埋好在地窖里.今天依然和往常一樣完成功課後,才鎖好木屋,依依不舍地下山趕往舒州城.

劉朗肩背背簍,手持書卷,邊讀邊行,安步當車,向舒州城門而來.路人看來,儼然是游學的書生.城門近了,劉朗抬頭看了看似要下雨的天空,不由加快了步伐.

天下混亂,舒州城雖然地處後方,守備也明顯加強了,城門洞口兩邊各站了兩名兵士檢查過往行人.但檢查還是很寬松,劉朗作游學書生打扮,守門兵掃了一眼就揮手放行了.進了城門,天空也飄起了雨絲,劉朗急急行去,打算先找家客棧安歇下來.

舒州畢竟吳頭楚尾,水陸交通要地,雖是下州,但依然人流如織,大街上各種吆喝叫賣聲此起彼伏,劉朗無心打量街景,匆匆隨人流急行,眼睛搜尋著客棧.客棧車船牙子最是眼尖,劉朗剛到一家名叫"如意客棧"的門口,店二就奔了過來,"相公,您住店?我們客棧有清靜的上房,價錢公道,您進來看看?"劉朗隨二進入客棧,看了看房間,非常滿意,就登記住了下來.

入住客棧不久,雨就下大了,雨打在房,噼里啪啦的響,一會兒就順著屋簷流成了水簾.放好行李,二就送來了定好的飯菜.吃飽喝足之後,劉朗站在窗前望著雨幕,頓時有些失神,縱然有兩世經驗,滿腹才華,對前程命運也有些茫然失措之感.唉,還是休息休息,隔天尋那楊師兄談談再考慮吧.劉朗喊店二送盆熱水來,順便把碗筷收掉.

"相公,熱水送來了."門外傳來二的聲音.

"進來吧."

店二進來把水盆放好,開始收拾碗筷.劉朗想了想,拿出十兩黃金,"二哥,我換洗衣衫失落了,麻煩你幫我出去買幾套內外換洗衣衫."

店二轉過身,愣住了,這麼多黃金,有一百多貫了,這次看走眼,本以為是個窮書生,原來是富家公子呀,趕緊賠笑,"劉公子,您要什麼樣式的衣衫?城內沈家成衣店專做官員富家的衣物,各種款式都有."

劉朗從也是錦衣玉食,不過這些年跟隨師父修行,對穿著早就不講究了,但既然入世闖蕩,也要隨世俗,就對店二:"二哥看著辦吧,我相信二哥的眼光."

店二聽見劉朗對他這種人物這麼信任,感動非常,激動地:"公子放心,的一定辦得讓公子滿意."隨後,拿著錢,收拾好碗筷,行了一禮,退出去.二一邊走一邊想,劉公子那麼俊逸人物一定要最好的,嗯,就按上次來舒州的知府大人公子的款式買一定不會錯.

劉朗待店二出去後,擦洗了一把,就盤膝在床上調息.玄功運轉幾周天後,倦意盡去,睜開眼看看天時,大約未時將近時分,就拿卷書冊,坐在窗前翻閱.

半個時辰後,店二抱著一大包衣服敲門進來了,"劉公子,的擅自做主了,您看看是否滿意,樣式和尺寸不滿意的,的馬上給您去換."

劉朗翻了翻,都是些錦緞衣物,質量也是上品,就和藹地:"二哥,謝謝你,我很滿意,等會再試試大,若有不合適的,再麻煩你跑一趟換一下."

"劉公子,太客氣了,這些都是的應該做的."接著拿出些碎銀子,"衣衫總共花費了九十六貫,剩下這四兩多銀子,您收好."

"二哥,多余的就算你跑腿費吧,不用給我了."

"這,這,劉公子,您賞得太多了."

"你收下吧,我還有事問你."

店二收好銀子,連忙:"公子,您問,的知道的,一定都會告訴您."

"你知道多少楊全有楊大爺的事?"

"楊大善人?楊大爺是我們舒州城首富,他家的順通車馬行通行南方各路,連北方也能通達數府,南北各路達官商賈經常雇傭他們車馬行.城里還有幾家店鋪,南街名為"順義"的綢緞鋪,糧鋪,雜貨鋪,還有西街的順義鐵匠鋪,都是的他家.楊大爺為人仗義豪爽,每年都舍出大量銀子修橋鋪路,周濟窮人.這幾年,北方戰亂,大量流民湧入我們舒州,楊大善人更是經常帶領家人出城舍粥,為不幸遇難者安葬.楊大善人的好處,我們舒州百姓都記在心里呢!"店二到後面很動情了.

"好好,我也為舒州百姓有這樣一位大善人而高興呀!二哥,你幫我打聽打聽,楊大爺這幾天在不在家,我想去拜訪一下."

"好的,的這就去問問."店二完就退出去了.

劉朗把包袱打開看看,里面有紫黃藍三套衫袍,還有一些精美掛飾,就拿出一套黃色的試試,這二的眼光果然精准呀,衣衫都非常合身,掛飾挑得也非常不錯.劉朗把衫袍換好後,拿銅鏡照了照.古人的好呀,"佛要金裝,人要衣裝",一不錯,鏡中的劉朗更是俊逸非凡了.

劉朗自嘲的笑笑,想想左右無事,決定出去逛逛.于是,把重要物品貼身收好,鎖好房門走出店.

上篇:第四章 山居(三)    下篇:第六章 街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