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63章 張記醫館   
  
正文 第63章 張記醫館

(' 第63章張記醫館

柳莽大步向著說話的兩人走去,來到近前,一把便抓住其中一人的衣領,道:"誰告訴你,青紅醫館的大夫是騙子?"

見有人突然抓住自己的衣領,那人一驚,隨即臉上便現出怒氣,"你他媽的……"[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下面的話卻沒有說出來,提著衣領,柳莽已把那人提得懸在空中,冷冷道:"聽誰說的?"

那人突然看見柳莽的眼中射出的寒光,心中竟有些發抖,急忙改口道:"聽,聽陳小二說的."

"帶我去找他."柳莽抓著衣領的手放開.

那人沒再敢言語,乖乖的領著柳莽找陳小二去了.苦花在後面跟著.

很快來到了陳小二家,陳小二正在擺弄著一盆花卉,柳莽上前,二話沒說,一腳把花盆踹翻,然後才道:"你說青紅醫館的大夫是騙子?"

陳小二抬頭,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不過是一個瘦的皮包骨頭的少年,登時來氣道:"我說的,怎麼著?"

柳莽右手一張一合,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刀,抬手,刀便架在了那人脖子上,刀刃青光閃爍,柳莽右手稍稍用力,陳小二的脖子便流出血來.

"大爺,我,我,也是聽,聽,聽別人說的,這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你可千,千,千萬別殺我呀."看著刀就在自己脖子上,陳小二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聽誰說的,帶我去找他."

陳小二帶著柳莽找到了阮三,阮三又帶著柳莽找到了李四……

在經過了足足一天的時間之後,柳莽終于知道了最初傳出這話的人.最後找到的那人說:"我是聽張記醫館的王二說的."

"王二是誰?"

"王二是張記醫館的伙計."

在這一瞬間,柳莽突然明白過來.

害死苦花爺爺的就是張記醫館.原因很簡單,他們不給苦花的爺爺治病,又看到苦花走進了青紅醫館,自然會留心.當看到爺孫倆從青紅醫館走出來的時候,他們自然清楚,青紅醫館有神醫的事情會很快傳遍清源鎮.

照此發展下去,他們張記醫館也就必然要關門大吉.

毒死苦花的爺爺,再散布謠言說青紅醫館是騙子,這確實是最好的一個解決方法,也是最毒的.

……

來到張記醫館門前的時候,星星已經鋪滿了天.

此時,所有的店鋪都已關門,大街上也早已冷冷清清.可是柳莽卻看見,在張記醫館的門前,竟然站著一個人,那個人還很熟悉的樣子.

天空中只有星,沒有月.

夜很黑.

柳莽又向前走了幾步,幾步便走到了那人面前.

"商信?"柳莽愣住,站在張記醫館門前的竟然是商信.

"我早就等在這里,我以為你會早一些來的."商信說道.

"一開始你就知道,毒是張記醫館下的?"柳莽問道.

商信點頭,"除了張記醫館,我想不到還有誰有害死爺爺的理由."

"你不說出來,因為這是我的仇?"柳莽又問.

商信又是點了點頭,這次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柳莽卻已明白.商信早晨不說出來,便是要讓他自己去查,他相信柳莽能夠查出真正的凶手.不說出來,絕不是商信不關心柳莽的事,而恰恰相反,這是對柳莽的尊重和信任.

若是商信真的不在意柳莽的事,此時也絕不會站在這里.

這好像很有些矛盾,但是柳莽清楚,只有這樣,只有靠著自己,才是真正的為爺爺報仇.仇是苦花的,便是他柳莽的,但卻絕不是商信的.商信若是幫忙,柳莽的心里便會不舒服.

一個男人,連親人被別人毒死都需要別人幫忙報仇,那這個男人便不是真正的男人.如果你了解一個男人,就絕不會在這件事上幫助他,就算你和他的關系再好,就算他的仇人對你來說像一只螞蟻般弱小也不行.

商信此時來了,他還是擔心柳莽,張記醫館屬于商會聯盟,誰也不知道這間醫館內,會有一些什麼人.

不幫助他,卻又不能看著他去死.這又是一個矛盾.不過沒關系,柳莽懂,商信也懂,這就已經夠了.

兩人誰都沒再說話,柳莽一腳踹開了張記醫館的門,隨即人就走了進去.

苦花跟在柳莽身後,商信跟在苦花身後.

醫館沒人,在他們走進來對面的牆上,有一道門.沒有猶豫,柳莽直接走進了那道門,這是一間比前面略小的屋子,張記醫館和青紅醫館的格局幾乎完全一樣.這間屋子顯然是為病人治療的地方,屋中一桌,一椅,一床.

床上坐著一個人.

在外面的門被踹開的時候,這人就已經坐起,不過他一直沒有動,此時在他的臉上有著一絲驚慌之色.

"你們是誰?半夜三更的來到這里干什麼?"難得此人說話還如此清晰.

"你叫什麼名字?"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柳莽手中的刀已指在那人的眉間.

"我,我叫王二."看著眼前青光閃閃的刀,王二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王二?"柳莽的眼睛眯起,"青紅醫館的大夫是騙子,這句話是你說的?"

"我,我沒說."

"真的沒說?"柳莽的刀向前一送,王二的眉間便流出鮮血,那血流過鼻尖,流進嘴里,又從嘴里流出,經過下頜,最後滴落在王二胸口.

王二的人突然間抖個不停,"大爺,那都是老板讓我說的,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啊,求求你放過我吧."

"毒也是你下的吧."柳莽突然說道.這句話他並不是問出來的,而是直接說出來.

說和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在很多時候,也能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

這句話,若是柳莽問出來,想必那王二九層九不會承認,可是在聽到柳莽用另一種語氣說出來後,王二的腦中已是反應不過來,他自然的便以為柳莽已經知道,于是連忙痛哭流涕的道:"這也是老板讓我這麼做的,和我真的沒有關系呀,大爺,你別殺我……"

"好,很好."手中刀向後一抽,隨即一輪,直接便砍在王二的脖子上.

人頭骨碌碌滾落,掉在地上竟是發出砰的一聲響.

柳莽卻連看都沒有再看一眼,直接便向著另一道門走去.

走出這道門,便是一個院落.這醫館真的和袁青的醫館布局很像,只是院落的盡頭處不是七間二樓,而是青磚砌築的三間瓦舍.兩旁的兩間屋子都是黑的,只有最中間的屋子點著燈.

燭火搖曳,昏黃.窗上隱隱印出屋中人的影子,那影子很有些奇怪,既不像一個人影,也不像兩個人影.

柳莽卻是沒管這些,來到近前,一刀便把門劈碎,舉步就跨進了屋中.

屋中有兩個人,兩個人正交纏在一起.

一男一女.男的氣喘噓噓,女的低聲呻吟.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走進來的柳莽,甚至連那門破碎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在'啪啪’的聲響中,兩人還在斷斷續續的對話.

"老公,用力,在深點兒,我快不行了.嗯嗯嗯……"

"賤人,今天我非捅死你不可."

"嗯……嗯……好,捅死也不要你償命……嗯……嗯……"

兩個人當然是赤身裸體的,此時的畫面,相信每個男人看了都會忍不住熱血沸騰,可是柳莽卻沒有.

柳莽全沒在意這些,他直接來到近前,一腳便把那男人從女人身上踹了下去,彎下腰,甩手就給了女人兩個嘴巴,絲毫也沒有去看那女人還在不停晃動的兩個白花花的肉球,而是狠狠的道:"老實實呆著,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

那女人立時傻了,剛剛那捅死也不償命的話再也說不出口,渾身顫抖著,頭點得如雞啄米相似,卻是一句話也不敢說出來.她生怕自己說錯一個字,眼前人手中的刀便會砍下自己的腦袋.

柳莽沒再理他,轉身,便對著男人道:"你是張記醫館的老板?"

那男人卻是極為冷靜,臉上竟然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樣子,他就赤裸裸的站在柳莽對面,平靜的說道:"張記的老板,張記."

"苦花爺爺是你指使人毒死的?"

"沒錯,你是誰?"張記反問柳莽.

"我是他的孫女婿,你應該知道我來的原因."

張記眼睛眯起,在他的手指上戴著一枚金黃色的戒指.另一只手突然向著戒指一拂,張記的身邊,便多出了一只金黃的老虎.

黃金虎!

"乾坤浩渺,盾禦蒼生,獸主通智,肉身合體."張記大聲念道.

隨著話聲,張記身邊的黃金虎化作一道金光,悠忽間便隱入張記體內.

站在門口處的商信見此情形,眼睛突然眯起.

黃金虎是高于風狼的存在,一只同樣等級的風狼,絕對不會是黃金虎的對手.

柳莽剛剛進入合體境,張記也已和黃金虎合體.

兩人若是戰斗,對于柳莽來說絕對沒有利.

但黃金虎卻完全不放在商信的眼中,天生的精神力,使得商信清晰的感應出,那張記也不過是合體境一層而已,自己便是用一根指頭,也能將他殺死.

可是商信卻沒有動,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屋中面面相對的兩人.

苦花站在商信身前,也是一臉擔心的看著柳莽,她的眼中只有柳莽.

=======

電腦出了點問題,昨天斷了一更,在此說聲抱歉,今天四更做補償

上篇:正文 第62章 砒霜的毒    下篇:正文 第64章 以命相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