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62章 砒霜的毒   
  
正文 第62章 砒霜的毒

(' 第62章砒霜的毒

柳莽起的很早,從醫館出來的時候,太陽才剛剛升起.

首先,柳莽雇了一輛車,四匹馬拉著的大車.要買的東西實在太多,桌,椅,還有鍋……[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柳莽買東西很快,他甚至連價錢都不怎麼講,他想快點回去,回去陪著苦花和爺爺.

苦花在等他……

沒用上一個時辰,所有能想到的都已經買好,現在就還只差一口鍋,來到賣鍋的店,柳莽笑了笑,苦花也真是不一般,竟然連鍋都給賣了.一想起苦花,柳莽的笑容就更濃,想起初見面的時候,苦花進入醫館便說:"我爺爺病的很重,我只有五個銅板."只這一句話,柳莽便愛上苦花.

便是連柳莽也說不清其中的原因,也許愛的是苦花的那絲倔強,也許愛的是她的那種堅強,但絕不是苦花的容貌,沒有人會愛上苦花的容貌.

也不知柳莽是大智,還是大愚.但柳莽卻絕對是一個重情之人,他絕不是一個流氓.雖然有時候他表現的確實很像.

賣鍋的小店中聚著好幾個人,他們都是附近商鋪的店主,柳莽走進來,就聽到其中一人說道:"你們知道嗎?新開的青紅醫館,大夫是個神醫."

"神醫?你別扯了,神醫怎麼可能在我們這個小鎮開醫館."這是另一個人的聲音.

"你還別不信."剛才說話的人接道:"那個醫館治好了老苦頭癱瘓了20年的腿,你說這算不算神醫?"

"老苦頭是誰?"有一個人問道.

"老苦頭是我三姨的女婿的表姐家的鄰居.這件事情千真萬確,我昨天就在我三姨的女婿的表姐家做客,那老苦頭我以前也認識,她孫女經常推他出來曬太陽.昨天,我親眼看見他從家里走出來,現在城西已經沒有一戶人家不知道青紅醫館有一個神醫了."

"真的嗎?"一個人連忙說道:"我這腰都疼五六年了,今晚關門我也得去看看,也許神醫就能給治好了呢."

"切,還也許,老苦頭20年癱瘓比你嚴重不?那都能治好別說你這點小病了,對神醫來說你這根本就不算病."

"我的腿也經常疼."另一個人說道:"今晚我也去看看."

聽到這些聲音,柳莽的笑容更濃,沒想到只開張一個星期的時間,袁青的名聲就傳出去了.看這情形,那張記醫館是快要關門大吉了.

"老板,來口鍋."柳莽大聲喊道.

"好嘞."小店老板連忙站了起來,卻正是苦花家鄰居是他三姨的女婿的表姐那人.

"80個銅板."那人把鍋放在柳莽面前道.

"我給你100個."柳莽笑著說道.

那人有些愣住,賣了這麼多年的貨,他還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

柳莽卻不管他,舉著鍋就走了出去,此時他的心中實在是高興.

去往城西的路上,柳莽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來到苦花家門前,他笑著把東西搬下車,笑著付了車夫的錢,笑著推開了小木屋的門,笑著走了進去……然後,笑容卻突然僵在臉上……

苦花在哭,無聲,卻讓人斷腸.

淚已打濕了衣衫,打濕了她前面老人的胸膛.老人當然是苦花的爺爺,此時直挺挺的躺在屋中唯一的一張小床上.

苦花的臉色及其蒼白,她的全身都在顫抖.

柳莽也在顫抖,看見如此痛哭的苦花,柳莽的心都碎了,他輕輕的走到苦花身邊,輕輕的攬住她的身軀,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苦花的爺爺死了,柳莽在進屋的第一眼就已看出.可是他沒有問苦花,爺爺是怎麼死的.也沒有安慰苦花不要難過.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說什麼都撫平不了苦花心中的傷.

他只能在這里陪著苦花,他用自己的肩膀告訴苦花,他還在.

他還在,天便不會塌.

苦花一直哭,一直哭……

只是身體從僵直的靜坐,慢慢的變成靠在柳莽的肩頭.

正午,正午過去……黃昏,黃昏過去……月升,月到頭頂.

苦花終于停止了哭泣,她紅著眼睛看著柳莽,說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話:"我該怎麼辦?"

"還有我."柳莽好像在自言自語,這好像根本就不是回答.

可是苦花卻已聽懂.她突然緊緊的抱住柳莽,哽咽著說道:"不要離開我,永遠都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好."柳莽小心的擦去苦花眼角的淚水,那動作極盡溫柔,"這輩子我都不離開你."

苦花點頭,眼淚卻又流出,誰能知道她心中是什麼樣的感覺?

"爺爺是怎麼死的?"柳莽終于開始詢問.

"我不知道,今早吃完飯後,我就出去買菜,回來的時候,爺爺就是現在這樣了."頓了頓,苦花又道:"我們該怎麼辦?"

柳莽深深吸了口氣,心卻輕松了一些,"我們該怎麼辦?"這一句話就讓柳莽放心了,這一句,柳莽已知道,他已是苦花的全部,這輩子,只要他還活著,苦花就不會再失去生存的勇氣.如果是在苦花沒有遇到柳莽之前,爺爺若是不再了,苦花也就陪著爺爺去了.但是現在她遇到了柳莽,她的生命便不會再輕易結束.

她的心中已有了愛,那愛已生根,發芽……

柳莽抱起爺爺的尸體,站起身,向著屋外走去,"跟我回醫館."

苦花便緊跟在柳莽身後,一句話都不說,卻跟的很緊.這輩子,她已跟定了這個人,只要他還活著,她便活著.他若死了,她便也死了.

接近黎明,還未黎明.

柳莽敲門,開門的是商信.

看見柳莽懷中的老人,商信的心登時一沉.

"商信,去叫靑姨,我要知道爺爺是怎麼死的."這是柳莽第一次沒有叫老大,而是直呼商信的名字.

商信看了看身後的苦花,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就向著小樓跑去.

袁青很快趕來,經過一番檢查之後,道:"死因是中毒,砒霜的毒."

"中毒?"柳莽一愣,轉頭看著苦花,"早上你們吃的什麼?"

"包子,就在門前買的包子,可是包子絕不會有毒,我也吃過的."

苦花說話已有些亂,但說的很清楚.

"家里有砒霜嗎?"柳莽又問.

"沒有,我們家連老鼠都沒有,又怎麼會有砒霜."

"那這毒就是人下的."柳莽的聲音很冷.

"可是誰會給爺爺下毒?在清源鎮,我們連一個仇人都沒有."苦花的淚水又流,她實在想不到,爺爺竟會是被人害死的.

商信的眼中突然閃出一道光芒,看了看苦花,又看了看柳莽,卻是連一句話都沒有說.他的心中已隱隱約約有些明白,可是在事情還沒有被證實之前,他不能說.

沉默,沉默到壓抑.

誰也不說話,屋中只有苦花不時傳出的抽泣聲.

天已明.

柳莽攬住苦花,用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柔說道:"不管那個人是誰,我都會給爺爺報仇的."

溫柔的聲音,卻透出濃濃的殺氣.

苦花緊緊的抱住柳莽,哭著道:"我不要你有危險."

商信深深的看了柳莽一眼,道:"柳莽,你現在有沒有到達合體境?"

柳莽點頭,"你給我的魔核我還沒有用了,便進入了合體境.小風和我之間的默契,根本不需要磨合,直接便跳過了生智."

商信點了點頭,道:"你心中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柳莽沒有說話,轉身便走出了醫館,苦花見柳莽走出去,她也連忙跟了出去.

"苦花."袁青急忙喚道.她沒有阻止柳莽,因為袁青知道,她阻止不了,無論誰都阻止不了一個男人複仇的決心.但是苦花跟出去,袁青心中便有些擔心,便想喚苦花回來.

"媽,讓她去吧.死的是苦花的爺爺,她自然也要報仇."

……

來到大街,陽光灑在柳莽身上,把他的身體鍍上了一層金色.

今天竟然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街上的人群好像比平時多了許多,人群的聲音也更嘈雜.

在這嘈雜的人聲中,柳莽突然聽到了一句話:"都說青紅醫館的大夫是神醫,沒想到卻是一個騙子."

聽到這句話,柳莽的耳朵立時豎起,眼神也變得尖銳.

"騙子?為什麼是騙子?不是說那個神醫治好了一個老頭20年的癱瘓嗎?"這是剛剛說話的那人身旁的人說的.

"治好了?"最初說話的那人嗤笑道:"那個老頭死了,就是被神醫治死的.把腿治好了,把人治死了,你說這樣的神醫是不是騙子?"

柳莽的眼睛突然眯起.轉頭對著身後的苦花道:"昨天,有誰知道爺爺死了?"

苦花搖了搖頭,"沒有,一個都沒有.我回去的時候,爺爺還有一口氣息,就在我要背他來找你的時候,爺爺才死的.這期間,除了你,再沒有一人去過小屋."

"沒有一個人去過,現在為什麼會有人知道爺爺死了?"柳莽好似在自言自語.

苦花搖了搖頭,她想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因.

上篇:正文 第61章 軟    下篇:正文 第63章 張記醫館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