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61章 軟   
  
正文 第61章 軟

(' 第61章軟

七天.

只是七天的時間,苦花便換了一個人生.她的心中突然就有了情,有了愛,有了濃濃的暖意.

這七天,柳莽對苦花的照顧簡直是無微不至,照顧她吃,照顧她穿,照顧她睡.苦花突然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孩子,一個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七天,苦花爺爺的病也已經痊愈,不只是傷寒好了,便是那癱瘓了20年的雙腿也好了,好的就似從沒病過一般.此時,苦花的爺爺正興奮的在屋中來回走動,口中不停的念叨著:"這下可好了,我終于能夠自己走路了,再不用拖累苦花了."

在興奮的同時,苦花爺爺心中也充滿了感激,他感激的,當然是袁青,袁青治好了他的腿,比救了他的命還要重要.

袁青此時就在屋中,不只袁青,小樓內所有的人都在屋中.看著老人高興的樣子,他們心中也高興.無論是誰,看著一個將死的人好起來,心中都會有一些高興.何況這個人,還是因為他們的努力才能好起來.這是一種成就感,只有真正經曆過的人,才能懂得其中的愉快.

老人走到袁青面前,突然'噗通’跪下,眼淚從那已不是很明亮的眼中流出,道:"神醫,謝謝你."

只說出這五個字,老人便哽住,心中便有再多的感激,此時卻也只能說出這五個字.

袁青連忙把老人扶起,道:"老人家,快別這麼說,我本就是一個醫者,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

老人看著袁青,突然顫巍巍的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布包,顫巍巍的打開,從中拿出一個很奇怪的東西.

那是一塊漆黑的像鐵一樣的東西.但卻絕不是鐵.因為它很軟,老人拿在手中,那一團漆黑竟不停的變換形狀.

一塊鐵,竟軟得像棉花一樣,屋中每個人的眼中都露出驚奇之色,他們從來也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東西.

只有商信,在看見這塊'鐵’時,眼中突然發出一種奇異的光.

"我知道苦花沒有錢,我身上現在也只有這塊'鐵’,雖然我不知道它的價值能不能抵上醫療費,但我只有這一樣東西了,還請神醫能夠收下."

袁青有些愣住,不管老人手中的東西是什麼,對她來說都一點用也沒有.不過她看得出來,老人並不是一個喜歡欠人情的人,否則,他不會拿出這塊'鐵.’他完全可以就這麼離去,因為袁青早就說過,給他治療是免費的.

可是現在,看著老人,袁青知道,她非得收下這塊'鐵’不可,否則老人心里一定會不舒服.

有一種人,最是欠不得別人的情,無論那情是多是少,是大是小,若是還不上,心中就會不舒服,便是睡覺都不會安穩.

老人無疑便是這種人.

袁青不想讓老人不舒服,便要伸手去接,可手還沒有完全伸出,商信卻突然走了過來,他輕輕拉了一下袁青的衣袖,便不著痕跡的把那只手拉了回去.

商信含笑道:"老人家,能問一下,這鐵是從何處而來嗎?"

老人愣了片刻,道:"這是二十多年前,我還沒有癱瘓的時候,曾經救過一個少年,這'鐵’便是那少年交給我的.他說也許有一天,他會回來取,讓我替他保管20年."頓了頓,老人又道:"他還說,如果他一直沒有回來,20年以後,這東西就是我的."

說道此,老人深深的看了商信一眼,道:"所以,你不用擔心,這鐵既不是我偷的,也不是我搶的.它絕不會給你帶來麻煩."

商信笑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說,這鐵我們不能收下."

"為什麼?"老人奇怪的看著商信.對方給他治病,本來並沒有打算要錢,現在不想收自己手中的'鐵’,當然不會是嫌它不值錢.

"因為這'鐵’太貴,我們收不起."商信說道.

"貴?"老人看了看商信,又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東西.

"貴,貴的嚇人.這東西可以說價值連城."

"這是什麼?"問話的不是老人,卻是柳莽.

"它叫軟.是打造中階靈器必不可少的材料.一把中階靈器,所用的材料都並非只有一種,哪一樣,都可以找到別的物品代替,但卻唯獨這軟,是必須要用到的,因為它是天下間最具韌性的金屬,若是缺了它,就算其他的材料再好,所打造的靈器也會淪為低階靈器."

"軟?這東西是不是很稀少?"柳莽又問道.

商信點頭:"它比中階魔獸的筋脈還要難尋,是有緣才能得到的東西,就算你肯花再多的錢,在市場上都未必能買到.所以我說它價值連城,像這樣的寶物,我們當然收不起."

聽得商信如此說,老人卻突然笑了,他深深的看著商信,道:"看你知道的這麼清楚,想必它對你一定很有用."

商信道:"確實,如果有了它,我便可以繼續練習鍛造,很可能在短時間內,成為一個中級合成師."

老人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所說的中級合成師是什麼,但我想一定是很神奇的一種職業.既然他對你這麼有用,你又為什麼要把它的價值說出來?為什麼不把它直接收下?"

商信看著老人,鄭重的說道:"因為我也不喜歡欠人情,雖然我不說出來,這人情你並不知道,但我心里同樣會不舒服."

聽得商信的話,老人大笑,笑得極為開心,道:"好一個不喜歡欠人情.不過這軟,我今天卻非送你不可."

頓了頓,老人繼續說道:"你也說過,這是有緣才能得到的東西.若不是遇見你們,若不是神醫治好了我的病,我也不會把它拿出來.很可能這軟,便陪著我進了黃土.在我身上,它什麼都不是,既不能吃,也不能喝.便是賣,恐怕也賣不出去."

商信點了點頭,老人說的確實如此,並不是每個人都認識軟,便是把它放在大街上半年,也未必有人會揀.

"可是老天偏偏讓我遇見你,我病重的時候,正是你醫館開張的時候,既沒有早一天,也沒有晚一天.這是不是已經說明,這軟和你有緣?"老人繼續說道.

商信再次點頭.緣,本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所以這軟,我今天一定要送給你."

可是我真的買不起,我又不喜歡欠人情."商信固執的說道.

老人道:"你就是給我錢,我也不要.如果你不想欠下我的人情,只需要答應我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什麼事情?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辦到."

老人突然眨了眨眼,那眼中竟帶著一絲狡黠,嘴角微微上翹,"我向你要一個人."

"哦?"商信奇怪的看著老人.

老人突然一指柳莽,道:"我向你要他,要他做我的孫女婿."

"呃……"商信後腦直接垂下幾道黑線,這幾天來,誰都知道柳莽喜歡苦花,苦花的心中也只有柳莽.

"爺爺……"一直在老人身後的苦花,使勁的拽了拽老人的衣角,一張不美的臉瞬間紅透,紅得像是深秋中熟透的蘋果.

商信卻一本正經的道:"這個我做不了主,一切都在于柳莽.我沒有權利把他給你."

老人的目光瞬間轉向柳莽,便是苦花也偷偷的看向柳莽,眼神中帶著一種急切的渴望,和一些擔憂.

柳莽的臉也紅了,紅得一點也不下于苦花,"醫館離不開我."柳莽卻是這樣說道.

苦花的臉突然變得蒼白,淚水瞬間從眼角流出,牙齒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竟是咬得滴出血來.失落,悲傷,甚至絕望,一股腦襲向苦花心頭……

"我願意做你的孫女婿,但是我不能完全離開這里,也不能完全離開老大."頓了頓,柳莽繼續說道.

"草!"商信狠狠的捶了柳莽一拳,"你話不能一起說呀."

曉曉在後面狠狠踢了柳莽一腳,"你看把苦花姐姐嚇的."

若離聽著聲音,把手中吃了一半的蘋果砸向柳莽,"流氓,你該打."

苦花笑了,淚水還在流出,卻笑得很甜.在那並不美的一張臉上,竟現出無限風情.

"你們不要欺負柳莽嗎."這是苦花說的一句話.

這一句話,使得屋中的人都笑了起來,便是連苦花的爺爺,都笑出了眼淚.

原來人在高興的時候,和在痛苦的時候,表現出來的並沒有不同.

都會流淚.只是淚的味道,卻一苦一甜.

苦花的爺爺把軟給了商信,商信再沒有拒絕,他已無法拒絕.這是苦花爺爺送給柳莽的嫁妝,商信這個老大把柳莽嫁了.

晴天,無風.

卻冷.

年關已近.

一個小木屋,屋子很小,卻很曠.因為屋中什麼都沒有,連鍋都沒有.

不過屋中卻有暖意,卻有人氣.

"爺爺,為什麼我們不住在小樓,卻非要回到這里?"柳莽問道.

老人沒有回答,卻是苦花說道:"因為爺爺在這里已經住了一輩子,他已習慣了這里的一切."

柳莽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攬住了苦花的腰.

老人看著柳莽,笑著說道:"我去老張頭家坐一會,去給神醫傳傳名聲."

"爺爺,一會我要回去了,天快黑了,我得回去看著醫館."

老人點了點頭,"你只管走,只要你還回來就好."

"嗯,天亮我就回來."

其實柳莽並不是非走不可,商信也可以看著醫館,曉曉也可以.柳莽回去,是要做一件事情,這里什麼都沒有,柳莽必須要把這屋子布置成一個家.今晚回去,明天起早采購,在中午之前他就能返回來.

此時的柳莽卻是全然沒有料到,在他再次回來的時候,這家竟少了一個人.

上篇:正文 第60章 臉紅    下篇:正文 第62章 砒霜的毒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