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57章 云家   
  
正文 第57章 云家

(' 第57章云家

雨突然就下了起來,而且很大.嘩嘩的雨聲瞬間打破了夜的寂靜,卻打不破夜的黑.

沒有月光,沒有星光,沒有燈光.[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伸手不見五指.

商信和曉曉的衣服早已濕透,在雨還沒有下起來的時候就已濕透.

一步步的走進屋中,商信在前,曉曉在後.兩人誰也沒有說話,此時已無話可說.

商信看似依舊鎮定,曉曉的身體卻有些發抖.

是因為天太冷?雨太大?亦或是別的原因?

便是連曉曉也不知道,她的心已亂.

屋中比外面還黑,但屋中的一切商信卻都能看見,商信的眼睛,比星光還亮.

屋內沒有袁青,沒有紅媽,沒有若離,也沒有柳莽.

桌子翻了,碗筷杯碟碎了一地,便是本來應該在窗台花瓶中插著的一株薔薇,也被踩爛在地下.薔薇爛了,花瓶當然也碎了.

屋中一片狼藉,只有一把椅子完好無損.

椅子上坐著一個人.

看見這個人的時候,商信手中便多了一柄劍,悠忽間,劍已指在那人的眉間.

停在眉間,卻沒有刺下去.商信不敢,還不知道袁青等人的下落,還不知道她們是生是死,商信當然不敢刺下去.

那人也像是知道這一點,看著眉間的劍,不但沒怕,反而還咧嘴一笑.

"商信?"那人問道.

"商信."

"曉曉?"那人又看了看商信的身後.

"曉曉."

那人又是一笑,"袁青沒事."

"其他人呢?"商信問道.

"她們也沒事."

商信終于松了一口氣,手中劍緩緩垂下.曉曉的身體也突然間就停止了顫抖.

歎息一聲,那個人卻又開口說道:"但是有一個人卻有事."

"誰?"

"你."

在說出你的同時,那人突然從椅上躍起,在躍起的瞬間,手中已多了一把匕首.那匕首散發著森寒的冷氣,快速的刺向商信胸膛.

商信眼睛眯起,沒有一絲驚慌.在那匕首眼看就要刺入自己肌膚的時候,人卻突然向旁閃了開去.在閃開匕首的同時,手中劍竟又指在了那人眉間.

那人扔了手中匕首,愣了好半天才道:"你防著我?"

"我並不認識你."

"唉……"那人歎息一聲,"不怪能殺了王運良,商信果然不是好殺的角色."

"你怎麼知道我殺了王運良?"

"我想知道,自然便會知道."

商信沒有繼續追問,又道:"她們現在在哪?"

"我怎麼知道."那人卻好似根本沒有看見指在自己眉間的劍,他連一點害怕的樣子都沒有.

"你不知道?"

"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里?"商信冷冷問道.

"在這里,自然是在等著殺你."

"我們有仇?"

"沒有."

商信冷笑,"既然沒有仇,你又為什麼要殺我?"

"當然是有人讓我殺你."

商信沒有說話,他在等著那人說.

那人繼續說道:"若是有人想雇傭一個傭兵團,只要肯花錢,便是殺人,也一定會有很多傭兵團願意接這樣的任務."

"你是傭兵團的人?"商信問道.

那人點了點頭.

"是誰雇傭你們傭兵團的?"商信又問.

"你應該知道,雇主與傭兵團之間的規矩.你便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說出來."

商信當然知道這樣的規矩,如果雇主不願意透露身份,傭兵團便要為人家保密.若是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個傭兵團便離解散不遠了.

"你真的只知道在這里能等到我,而不知道這家人都去了哪里?"

"不知道."那人回答的很干脆.

"好."頓了頓,商信冷冷的道:"那你就去死!"

看著商信那雙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睛,那人的臉上突然有了一種恐懼.他看見,商信的眼中,透出濃濃的殺氣.

本來,他以為商信不敢殺他.就算他不說,在沒有找到袁青等人的下落之前,商信也不敢殺他.

可是在感受到商信的殺氣時,他便知道自己錯了.

原來,他並不是不怕死.

"我再問最後一次,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說出這句,那人的額頭已滿是汗水.看得出來,他應該是確實不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手中劍向前一送,便刺入了那人眉心.商信竟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哥哥,你真的殺了他?"曉曉問道.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曉曉的身體又開始顫抖.

"他想殺我,我自然殺他."這是商信的原則.商信絕不會放過想殺他的人.

"可是,殺了他,我們到哪里去找媽媽?"

"不殺他也是一樣,他根本就不知道.若是留著他,還很可能會耽誤我們."

曉曉沒有再說什麼,她並不是慈悲之人,在骨子里,她和商信是同一種人.只是問道:"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

"去云家."

"找云子軒?"曉曉問道.

"嗯."商信點了點頭,"云家和商會聯盟,是清源鎮最大的兩大勢力.我相信無論是什麼事情,大哥都可以查出來."

來到云家的時候,雨已經停了.這雨來得快,去得也突然.像是專為商信和曉曉兩人下的.

遙遠的天邊,竟露出了一彎新月,便是連那滿天的烏云都已散去.

雨雖停了,天卻更冷.這一路上,曉曉都在不停的打著哆嗦.

商信看似卻依舊鎮定.現在的他,也必須鎮定.

敲開云家的大門,走進那座古老的深宅,曉曉卻突然停止了哆嗦,因為她看見了四個人.

袁青,紅媽,若離,還有柳莽.

四個人竟真的如那傭兵團的人所說,一點事都沒有.

他們沒事,但卻有一個人真的有事,那個人當然不是商信,商信現在還好好的站著.

有事的是云子軒.云子軒躺在床上,臉色很蒼白.他沒有和商信說一句話,因為他說不了.

云子軒處于昏迷之中.

此時商信就立在云子軒的床前,云子軒的媽媽柳怡正坐在床邊,她的眼睛很紅,她的臉很蒼白,很憔悴.

看見商信,卻還是露出一點笑容,雖然那笑容讓人看了想哭,她卻還是笑著說道:"你是商信?子軒的朋友?"在如此情形下,她竟然還能笑著待人,這是一種極深的涵養.這涵養,也只有在這等古老的家族中才能出現.

商信點頭,道:"伯母,我是商信,是大哥的兄弟."

柳怡點頭,又道:"你不要擔心,子軒沒事,你媽媽每天都給他治療,她說,最多再有半個月,子軒就能醒來."

商信的眼中突然有了一些霧氣,看著柳怡的臉也有些模糊.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媽媽?在自己兒子如此重傷之時,她還在想著兒子的朋友,還在勸慰著別人不要擔心.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善良?這女子的心中,有著怎樣的一種愛?

"伯母……"商信的喉嚨突然間有些干,有些苦,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來.

柳怡又是笑笑,他已明白,自己的兒子為什麼會結交商信這個朋友了,眼前的孩子,心中也有情義.一個重情重義的人,無論他是不是英雄,都值得任何人去結交.

"商信,這麼長時間沒見到你的媽媽了,你去陪陪她們吧."

商信沒說什麼,轉身退了出來.他現在急切的想知道,在離開的這一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問題,卻無法向柳怡開口詢問.他怕再次勾起她的傷心.

……

云家的書房,云鵬冷著臉坐在椅上,在他的身旁是管家云安.

"張林和張謙都死了?"云鵬問道.

云安點了點頭:"是的.本來我還一直納悶,為什麼商信來到這里,並不是他倆帶來的.他們可是一直被派在那里等著給商信傳話的."

"于是你就去商信家看了?"

"嗯."云安說道:"尸體是在商信家後面發現的,兩人的死因都是被利器刺穿胸口.我也看見了被商信所殺的那個人,張林和張謙的傷口與那人所用的匕首完全吻合."

"也就是說,他們倆都是被那人所殺?"

"是."

"那個人認識嗎?"云鵬又問道.

"不認識.那個人不是清源鎮的人.在他的身上,還搜到了一個小傭兵團的徽章,可見那人對商信說的並不是假話."

云鵬沉思片刻,道:"是誰會花錢要殺商信?在清源鎮,除了王運良,商信並沒有和其他人結仇."

云安也是沉默良久,才道:"我覺得,那人並不是想殺商信,他的目的是想擾亂我們,是讓我們懷疑,少爺這次受傷的原因是因為商信一家."

云鵬點了點頭,那日,云子軒為商信弄醫館的事去了商信家,回來的時候就身受重傷.云鵬本已經料到了危險,在云子軒走的時候,他把家中所有能調動的人手都安置在了二弟云坤的住處附近.云鵬知道,清風寨的二當家那時候就在云坤家.

可是直到云子軒回來,云坤家那邊也沒有發出一點動靜.云鵬可以斷定,云子軒遭遇襲擊,和清風寨一點關系都沒有.

在清源鎮中,能夠把云子軒打成重傷的人幾乎沒有.這一點一直讓云鵬琢磨不透,那日襲擊子軒的人,到底會是誰?

沉思良久,云鵬道:"云安,你說的不錯.確實是有人想擾亂我們,把子軒的遇襲認定是商信與人結仇所致.只是他卻沒有想到一點,若是與商信結仇,在清源鎮中,誰又會當著子軒的面複仇,而且還敢打傷子軒.不說云家的勢力,便是子軒的實力,又有幾人能是對手?"

云安的眼中突然一亮:"不錯,那日既然不是清風寨下的手,而能把少爺打成如此重傷的,在清源鎮中便只有一個勢力才能做到."

云鵬點頭道:"我一直不願想到他的頭上,可是在清源鎮中,卻又絕沒有第二個人敢如此對我云家."

"他會不會是二爺的幫手?"

"一定是,只有幫著二爺搬倒我,他才能控制整個清源鎮."

上篇:正文 第56章 逃    下篇:正文 第58章 蘇醒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