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50章 焚燒   
  
正文 第50章 焚燒

(' 第50章焚燒

火越來越大,韓飛的三間瓦舍,只在半刻鍾的時間便被燒了個乾淨.柳莽等人早已跑到屋外.此時,幾人都是滿臉的擔憂,看著原本商信的臥室之處.

那里,當然已沒有了臥室,在他們眼中,看見的是兩團人形的火焰,那火焰熊熊燃燒,根本看不見里面的情形.但是袁青和紅媽等人都知道,在那火焰之中的,是商信和曉曉.[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柳莽數次沖上,可每次都是在距離火焰數十米時,便被迫退了回來.兩團火焰所散發的熱量,根本不是人能夠承受得了.還在數十米遠,柳莽的衣服就開始燃燒,頭發,眉毛都被烤的卷曲.柳莽相信,自己只要再上前兩步,便有被烤死的可能.

在外圍尚且如此,那麼在火焰之中的人呢?

袁青眼中已有淚水流出,若不是若離拉著,她早已撲入那火焰之中.便是死,她也無法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商信被烈火焚燒.那火,分明是在灼燒著袁青的心.

紅媽的心一點也不比袁青好受,商信也是她的兒子.還有曉曉,那失去明月的愛剛剛重新找回來,卻是只隔一天時間,便經曆這種事情,誰能夠受得了?

不過紅媽卻並沒有上前,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上前,也于事無補.她只是靜靜的看著那火焰,心中還有著一絲希望,火還沒有熄滅,她並沒有看見商信和曉曉的尸體.只要還沒有親眼看見他們死去,那麼他們就還有可能活著.

如果他們真的不在了,紅媽閉上雙眼沒有再想下去,她不敢想象.

這火足足燒了一天一夜.最初,引來清源鎮很多人圍觀,甚至把附近的街道都擠得水泄不通.沒有任何物體,只是兩團火焰在不斷燃燒,這事情太過稀奇,每個人都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後來,不知從何處來了一群人,大約有二十多人的樣子,領頭的是一個白衣少年.20左右的年紀,模樣俊秀無比,竟有些出塵的意味.這些人來了之後,便把人群遣散,圍觀的人群好像很懼怕這些人,只是那白衣少年說了幾句話而已,人群便紛紛離去,可見他們在清源鎮有著很大的勢力.袁青相信,便是那死去的王運良,便是沒有解體時的噬血幫,也不會有如此勢力.

柳莽眯著眼向著那少年看了半晌,最後開口道:"他,應該就是云家的少爺."

"你認識?"若離問道.若離看不見,但是她能聽見,也能感覺得到.周圍所發生的一切,她知道的,都並不比任何人少.而且,還要比其他人知道的多一些.

在那兩團火焰中,還有著生命的氣息.商信和曉曉都還活著.這一點,便只有若離能夠感覺得到.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沒有失去理智.一只手拉住袁青,一張口勸住紅媽.

若離相信,商信不會死,就算這火再燒上一年,商信也不會死.對商信,若離有著無比的信心.在她的心中,一直堅信,便是這世界沒了,便是頭上的青天消失,商信也不會死.

在遣散人群之後,白衣少年轉身,來到袁青和紅媽面前,好似一眼便已看出,這兩個女子,是四人之中最具權威之人.

"幾位是不是也應該離開了?"白衣少年說話的聲音很輕,也很客氣,只是那語氣卻不容置疑.

"我們不走!"說話的人是袁青,那語氣,比那少年還要堅定,還不容置疑.

白衣少年皺了皺眉,道;"留在這里,對你們並沒有什麼好處."

"你放屁!"這次說話的人是紅媽,紅媽的聲音都帶著一絲顫抖,話才出口,便有淚水從眼角流出,"若里面被燒的是你的兒子,是你的女兒,你會不會離開這里?"紅媽的心已經亂了.此時,她全然也沒有想過,那少年的年紀還小,他可能既沒有兒子,也沒有女兒.甚至,很可能連老婆都沒有.

少年一愣,再沒有說話,看得出來,他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對于紅媽的辱罵,他也沒有生氣,只那一句,他已經明白其中的意思.在那火焰之中,有這幾人的親人.

他們當然不會走,少年也不再勉強,只是靜靜的立在那里,好像一尊塑像.他也沒有試圖上前,他感覺得出來,那火,他抵擋不了.這清源鎮中,也沒有人能夠抵擋.

火還在燃燒,沒有越來越旺,卻也沒有熄滅的趨勢.這一燒,竟是整整三天三夜.

其中,到飯頓時候,便會有人給白衣少年送飯.每一次,白衣少年都會准備幾份飯菜遞給袁青幾人.

那看似高高在上的少年,竟有一顆慈悲心腸.

一個人被燒上三天,會是什麼情形?袁青和紅媽的心都越來越涼,越來越痛.甚至,她們希望,那被燒的人,是她們自己,而不是商信和曉曉.

只有若離一直堅信,商信和曉曉還活著,不止活著,而且活得很好.她能夠感受到,在那火焰之中,有著兩顆怦怦跳動的心髒.

黃昏已過,一輪明月升起,今晚的月格外明,明的竟有些刺人眼目.當那月光照在大地之上時,燃燒了三天的火焰,終于漸漸變弱,熄滅.

兩個身影,在三天之後,終于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兩個身影,有著極大的差異.那女子,竟是連一點事情都沒有.她不但沒有被火燒死,而且身上連一點傷勢都無.甚至便連衣服,頭發,都沒有灼燒的痕跡.這三天,她仿佛並沒有站在火中,而是經過了一番徹底的清洗.她此時,竟比袁青等人還要乾淨,還要清爽.在她的身上,便是連一點灰塵都沒有.好似剛剛從天國走來,這三天,洗盡了那塵世的浮華.她似初出淤泥的蓮花,素雅,芬芳.她的人,好似突然就已長大,不再是那個只有十來歲的孩子,悠忽間,就變成了一朵出火的芙蓉.

這女子,當然便是曉曉.被焚燒三天,曉曉竟是如浴火鳳凰一般,獲得了新生.

再反觀商信,柳莽張大了嘴巴,好半天也沒有合攏.

這兩人,在此時竟成了兩個極端.在同一個月亮的照射下,成了鮮明的對比.

商信的全身都是焦黑的,身上已沒有衣服,就那麼赤裸裸的站著.頭發,眉毛,也是連一根都已沒有,若是身體之上沒有那層焦黑,此時的樣子簡直是可笑之極,滑稽之極.

而多了那層焦黑,在滑稽之中,卻讓看見的人,又多了一絲恐懼,和一絲悲哀.一個人如烤雞一般被烤的外焦里嫩,無論誰看了都會有一絲悲哀.

人和雞不同.很多人都喜歡雞的味道.滑膩,清香.但相信,很少會有人喜歡人的味道.烤人和烤雞,也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受.後者能讓人產生食欲,前者卻能讓人失去食欲.

袁青的胃一陣陣收縮,痙攣,在看見商信的一瞬間,她便痛得彎下了腰,大滴的汗水順著額頭,臉頰滑落,可是袁青卻連擦都沒顧得上擦,也顧不得痛.百米的距離,只在數秒之間便至.

袁青痛哭著,卻發不出聲音.她緊緊的抱住商信,抱著自己的兒子.眼淚順著眼角滑落,滴在商信肩頭,胸口.

商信仰頭,張口卻吐出一團火來,幽藍的火焰,映得那天上的明月都似變得幽藍.那火焰懸在空中,靜靜的燃燒著,在如此深沉的夜,顯得詭異之極.如此,過了數分鍾之後,商信再次張口,竟把那團火焰又吸入口中.

低下頭,輕輕撫摸著袁青頭上的青絲,柔聲說道:"媽,我沒事."

"啊?"聽得此語,袁青抬起頭來,睜著那雙淚眼模糊的眼,哽咽著道:"商信,你沒事?"

"沒事."商信笑笑,只是臉上那層漆黑,在月光的照射下,竟使這笑也顯得詭異萬分.

伏在袁青耳邊,商信再次說道:"真的沒事."那聲音,溫柔到了極點.

"靠,老大,你真不是人,被燒成這樣還能沒事,佩服啊佩服."開口叫商信做老大的,這世上只有一個,這個人自然便是柳莽.

這三天來,柳莽的擔心,一點也不會比其他人少.他卻一直強自撐著.四人中只有他一個男人,他不能絕望.就是天塌下來,他也得撐著.

現在天沒塌,他便開心,開心的也想流淚.可是他不能流,他是男人,便是高興到極點,也只能露出輕描淡寫的一笑.

不知,這是男人的幸運,亦或是男人的悲哀.

幾人都圍了上來,每個人眼中都閃著高興的淚花.沒錯,就是高興.

雖然商信現在看起來挺嚇人的,但他確實沒事,只這一點,便已值得高興.天下間,再也沒有比沒事更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在圍過來的幾人中,竟然還有那白衣少年,而且那白衣少年也是激動萬分,他深深的看著商信,聲音都帶著些顫抖的說道:"兄弟!"

商信抬頭,看著月光下的少年,看著那飄飄白衣,良久,竟也顫抖著說道:"大哥!"

這少年,竟是云子軒,在青鸞山脈,和商信同生共死的云子軒.

上篇:正文 第49章 孵化火龍蛋    下篇:正文 第51章 噴火小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