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33章 酷刑   
  
正文 第33章 酷刑

(' 第33章酷刑

花花公子放下手中的茶,心中突然有了一些煩躁.從來也沒有哪個女人讓他等這麼久.以前的那些女人,不管初來時有多烈,在餓上三兩天之後,無不乖乖的對他搖尾乞憐,只要是賞口飯吃,無論要她們做什麼都可以.

不打,不罵,只是餓著,這是花花公子的獨門絕技.這比什麼樣的折磨都要厲害.[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現在,那兩個女人竟然承受了五天.

五天,真的會餓死人.

他並不想讓那兩個女人餓死.自從那日閑逛,看見在院中閑坐的兩人,花花公子的心神便被深深吸引,連一絲耽擱都沒有,立刻便把兩人鋝了回來.

兩人如此抗拒,卻讓他的心中更加燥熱.若是兩個人真的就這麼餓死了,花花公子相信,在自己的心中,一定會留下一輩子的遺憾.

難道她們真的是誓死不從?想到此,花花公子再也坐不住,站起身,走出書房,來到了那間狹窄的小屋中.

燭火黯淡,搖曳,模模糊糊的映照出蜷在角落的兩個身影.

狼狽,憔悴,再不見幾日前的那般魅力,此時的兩人,完完全全是兩個即將垂死的女子.

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臉貼著了臉,胸貼著胸.已是昏迷不醒.

在花花公子眼中,兩人昏迷之前一定很冷,冷的緊抱在一起,用彼此的身體來相互取暖.

只是這天,真的冷嗎?

七月,酷暑.沒有一絲風,雖是夜間,卻還是熱,熱得讓人連喘氣都是有些困難.

花花公子一邊搖著扇子,一邊看著兩人昏迷的樣子.突然之間明白過來,這兩人是要死了,無論多麼熱的天,一個人在臨死前,還是會覺得冷.

在這悶熱潮濕的小屋中餓上五天,別說是兩個女子,便是兩個壯漢也很難活命.

眯起眼睛,花花公子暗道:"在我還沒有得到你們之前,想死,門兒都沒有."

"來人!"花花公子突然喝道.

隨著話聲,不知從何處閃出兩個壯漢,如幽靈般站在花花公子身後.

"立即吩咐下去,准備吃的,把這兩個人給我喂活."花花公子並沒有回頭,在這花家大院中,不論他在哪里喊上一句,都會有人立刻出現在他的身後.

那兩人一個字都沒有說,轉身便退了下去.

不到一刻鍾的時間,便有兩個侍女來到這里,手中各托著一個托盤,托盤上各放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燕窩粥.

在侍女身後,還有兩個壯漢,幾人一起走進小屋,壯漢捏開屋內昏迷女子的嘴巴,侍女便一勺一勺的把粥喂進兩人口中.

在小屋門外,一個女人站在花花公子身旁,輕聲說道:"半個時辰後才能喂第二碗."

花花公子點了點頭,道:"她們會不會死?"

"不會."那女人回答得很肯定.

"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不知道."聲音依舊肯定.

"醒來時告訴我."話落,花花公子轉身離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卻沒有半點睡意,他突然很想馬上就得到那兩個女人.這種想法極為強烈,竟是連一刻也再等不得.

轉了兩圈,花花公子又回到小屋外,一個侍女正從屋中跑出,見到他便道:"公子,那兩個人醒了."

花花公子眼中現出一絲喜色,連忙走了進去……

袁青醒來的時候,若離還在昏迷.看著花花公子走進來,袁青把若離緊緊的抱在懷中.

來到兩人近前,花花公子道:"你又為何要如此倔強?跟了我,要比你以前過的更好,這並不是一件壞事."

袁青勉強開口道:"你不配!"聲音極小,卻極冷.

他不配!在袁青的心中,他當然不配.世上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商彥,也沒有一個人能配得上袁青.

"我不配?"花花公子愣了愣,他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說他,頓了頓又道:"在清源鎮中,還有我配不上的女人嗎?你知道我是誰嗎?"

"無論你是誰都一樣,我也不需要知道."

花花公子眼睛眯起,直直的看著袁青,冷冷道:"若不是公子我不喜歡用強,現在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用強?這還不是用強?"袁青冷笑,道:"就算我殺不了你,但我至少有一百種方法能夠殺死自己.你的強,我不怕!"

"看樣子你很想死?"花花公子道:"那我就只能先要她了."一雙眼睛又轉到了袁青懷中的若離身上.這女人,每次看到她,花花公子都忍不住心神搖動,這女子的那種美,已超出了一種界限,仙與凡的界限.

"你休想!"袁青道:"今日你若敢動她,我敢保證你會有後悔的那天."

"我後悔?"花花公子笑道:"我為什麼會後悔?"

"今日的事,你將要用命來償!"

"命?你知道我做過多少次這樣的事?你知道有多少人曾經說過你此時所說的話?如果每一次都用命來償,公子我就是有一千條命也早就沒了.現在我還是好好的站在這里,你知道為什麼嗎?"

袁青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花花公子繼續道:"在清源鎮中,誰能殺我?誰敢殺我?"

此時,若離終于醒了過來,隱約看見前面有人,她的頭腦已不是太清醒,開口便道:"商信來救我們了嗎?"

"商信?"花花公子道:"在花家大院中,商信救不了你們,誰也救不了你們.我有二劍三刀六金剛,七拳八腿十二龍,誰能闖進花家大院?"

花花公子又看了若離一眼,道:"只要你從了我,我馬上就帶你離開這個小屋,把她一個人餓死在這里."

若離的神智終于清醒,看著眼前的人,冷冷的道:"你休想!"

"我休想?"花花公子心中突然騰起一團怒火,"今天我就要讓你們兩個人看看我是不是休想,我就不信你們什麼都不怕."

"來人,把她們兩個給我綁起來."花花公子喝道.

話音才落,立時便有兩人走入,手中拿著繩子,片刻間便把袁青和若離給綁了個結結實實.

"帶走."

來到外面,花花公子四下看了看,在前方不遠處有一顆白楊,便道:"給我綁樹上去,用鞭子給我抽,抽到她求饒為止."

很快,兩人背貼背被綁在樹上,雖在同一棵樹,彼此卻看不見對方.

"若離,怕嗎?"袁青輕聲說道.

"怕!可是我不會屈服的."若離堅定的說道.

"唉……"袁青長長歎息一聲,"沒能照顧好你,我這心中一直不安,便是死了,也覺得欠你太多.若是你不搬來這里和我在一起,便不會有今日之事了."

"靑姨!"若離道:"你別這麼說,認識你和商信的這一年,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年.便是此刻死了,心中也再無遺憾.只是可惜,這快樂的時光太短.我好想能夠親眼看看商信長的什麼樣子,好想看看他送給我的薔薇花是什麼顏色."

若離眼中有淚流出,她突然想起商信在進山之前對她說過的話來.

"我在書上看到,在遙遠的絕域冰原,生長著一種罕見的月光草,它們是月的精華所化,只要把這種草收集起來,一年後就會重新變成月光,傳說中這月光可以治療任何眼疾."

"要是真的有這樣一處地方多好,我把月光草采集回來,就能治好你的眼睛了."

若離突然很想商信,即使看不見,能夠再次聽到他的聲音也好.那個待她比親姐姐還親的商信,那個每日為她拔薔薇刺的商信.

終于再也忍不住,若離失聲痛哭,聲音從哭聲中傳出:"靑姨,我好想商信……"

袁青眼中也有淚水流出,她的想念又何嘗能比若離少上半點?

見此情形,花花公子覺得兩人怕了,他的機會終于來了.走上前,拖起若離的頭道:"是不是現在想跟著我了?"

若離看不見,但她能聽見,"你休想!"話落,一口唾沫便唾在花花公子臉上.

花花公子用手擦了擦臉,轉過身,也是大怒道:"給我打……"

夏夜,潮濕,悶熱.人們身上所穿衣物極少.

一根粗壯的皮鞭,抽在一個柔弱女子的身體之上,每一鞭下去,都帶起一道血痕,十鞭下去,便是十道……若是兩鞭打在相同的地方,就會打爛那處的肉,鮮血就會四處飛濺.

這該是一種怎樣的痛苦?這該是多大的折磨?

若是被打之人的親人看見此情此景,他會如何?

==========

這是一個古老的傳說,傳說中,滿地打滾能得到很多的票票和收藏.為了驗證這個傳說的真假,兄弟姐妹們,小風開始滾了.骨碌碌……骨碌碌……

上篇:正文 第32章 花花公子    下篇:正文 第34章 阻我者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