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29章 冷血   
  
正文 第29章 冷血

(' 第29章冷血

悶熱,潮濕的地下室,想起叮叮當當的敲打聲.由于這地下室封閉極嚴,聲音一點也透不出去.因此便在屋中來回飄蕩,使得那本就讓人煩躁的聲音又重了數倍.

若是一個普通人在這里呆上一天,一定會有一種發瘋的感覺.可商信卻在這樣的環境中足足呆了一年.[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一年,365天,幾乎從沒間斷.

一年的時間,商信終于打造出了靈器,而且不是一把,第一柄劍在半年前就已鑄成.明月雖然還是昏迷不醒,可商信擁有著和明月想同的能力,便是沒有守護獸,他也可以鍛造靈器.

現在的商信,鑄造兵器已經沒有失敗,他已經比當初的韓飛更強.此時,在家中地下室所鑄造的,也就不是刀劍,而是鎧甲.這比兵器更難鑄造.鎧甲一旦鑄成,便是一個真正的合成師.

鑄造鎧甲需要耗費更多的魔獸筋脈,一套鎧甲,大約需要十五付筋脈.一年的時間,商信進山三次,采集術也已大成,每次回來,都能帶回近百筋脈,而被打死魔獸的魔核,卻都被商信吃下.

明月一直昏迷,為了爭強實力,商信只能如守護獸般服食魔核,在這一方面,也可以說商信就是一頭守護獸.

在成功打造出第一柄劍之後,商信發現了一個秘密.在鍛造的時候,竟然可以用體內靈氣來支配身體.當靈氣按照一個固定的速度沿著身體轉動之後,手上敲打的力量便會半分不差,這也正是商信進步如此之快的原因.而且,這樣做,竟相當于靜坐修煉,靈氣在不停轉動中也是緩緩提升著.

這種方法,在整個守護王國恐怕就只有商信一個人能辦到.別人就是想也不行,合成師的體內沒有靈氣.他們與守護獸簽訂的契約便不能合體,當然,商信是一個另類.

白日鍛造,夜間修煉,再加上吃了幾百枚魔核,此時的商信,已是合體境三層的階段,沒有中品靈藥魔核的輔助,一年的時間提升兩層,這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是無法想象的.

若是說出去可能根本不會有人相信,除了袁青和若離.

只有他們兩人才看見了商信在這一年中吃了多少苦.他生命中所有的時間,幾乎都是在修煉中度過.除了為若離拔薔薇上的刺,除了為媽媽梳一梳那頭上的青絲.

便是袁青和若離,也很難想象,商信所做的這些,需要多大的毅力.袁青曾經說過,便是當年的商彥,也沒有商信刻苦.

每日過著一種單調的生活,那絕不是享受,而是煎熬.

一個想要成功的人,必然要經曆這種煎熬.

地下室頂端突然打開一個窗口,一縷光線射了進來,隨著光線一起進來的,還有一個女子的聲音,"商信,吃飯."

"好的,姐姐."商信臉上露出笑容.一年來,他已習慣了若離喊自己吃飯.每次聽到這聲音,他的心中就會變得溫暖,這一瞬間,腦中便沒有了噬血幫,沒有了王運良,便也沒有了壓力.

只是這一瞬間很短.

"哎."商信快樂的應著.

走上來,就看見了若離的笑容.商信記不清若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笑的.現在的若離臉上經常掛著笑容.

飯後,商信罕見的沒有去他的地下室,袁青道:"又要進山了嗎?"每次進山之前,商信都會休息半天,這已經成了一種規律.

"嗯."商信點了點頭,"筋脈又沒有了,我還得去采一些.順便弄些魔核,看能不能升到四層."

若離道:"商信,那今天下午,你帶我去那個薔薇園嗎?"

商信道:"當然了."他並不擔心在這里能碰見王申,一年的時間,商信清楚這里不是噬血幫管轄的范圍,噬血幫的人幾乎不會來到鎮北.

……

和若離坐在薔薇叢中,商信拔著手中薔薇的刺,依舊是血紅的薔薇,若離最喜歡血紅色薔薇的香.

"若是有一天我死了,就把我葬在這里吧,那樣就天天都能聞到薔薇的香味了."若離突然說道.

商信把手中的血紅遞給若離,道:"我早就說過,只要我商信還活著,若離就不會死.你這麼說是不是想讓我死呀?"

"呃……我說錯了."若離伸了伸舌頭,竟顯得有些調皮.

商信笑了笑,現在的若離終于懂得了快樂,她比自己要強.自己的心中總是有一團陰影,看不見,摸不著,卻讓人壓抑.

"我在書上看到,在遙遠的絕域冰原,生長著一種罕見的月光草,它們是月的精華所化,只要把這種草收集起來,一年後就會重新變成月光,傳說中這月光可以治療任何眼疾."

若離笑了笑道:"絕域冰原在哪?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商信道:"書上說它不在守護王國之內.那本書只提到過守護大陸,我在上面也沒有找到守護王國,我想守護王國應該屬于守護大陸的一處.若是真的如此,在那本書中,守護王國便連一個彈丸之地也算不上."

"呵呵,'若離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守護王國還連彈丸之地都算不上,你那是什麼書啊."

商信道:"書的名字叫奇異大陸."

"哦,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書呢?"若離問道.

"兩個銅板在街上買的."

話落,兩人都同時大笑起來.

笑罷,商信道:"要是真的有這樣一處地方多好,我把月光草采集回來,就能治好你的眼睛了."

"不可能的,世上怎麼可能有如此神奇的草呢?"

"我覺得守護獸比這還要神奇,只是每個人都有,便不覺得什麼了.其實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我看那書好像有些年代,上面說的也未必就是虛幻.我相信有一天,你會看見你手中的這些薔薇的."

"好啦好啦,我們回去啦."若離不想再說這些,這是她心中的痛.

商信便不再開口,默默的陪著若離返回家中.

第二日,商信早起.

還沒有走出清源鎮,突然看見兩只大狼狗追著一個小女孩.那小女孩穿得破破爛爛,商信認出,這女孩正是一年前要救袁老大的那個,一年的時間,身體並沒有長高,只是臉上,卻多了這個年紀所不應該有的滄桑.

那兩條狗很快追上,把小女孩撲倒在地,一條狗一下子就撕下了她胳膊上血淋淋的一塊肉來.

小女孩卻是哼都沒哼一聲,隨手撿起身旁一塊石頭,便向著咬她的狗頭砸去.

女孩拼了命的一石頭,竟把那狗一下子砸倒在地,此時另一條狗也咬了女孩的腿,血立即流了出來.

女孩依舊悶聲不響,拿著石頭就去砸另一條.

商信站住,卻沒有上前.看著眼前的女孩,他竟似看見了自己當年的影子.只是這女孩要比自己還苦.

這時,旁邊一戶人家走出一人,換回那條狗,來到女孩面前就是一頓暴踢,口中還罵著:"你個乞丐,竟然敢打死我家的狗,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商信眼睛眯起,他認同那人所說的話.這世界就是這麼現實,有時候,人就是連狗都不如.那小女孩此時就是這樣,人家的狗可以咬她,她卻沒有打狗的權利.

商信本可以阻止那人,如果他想,便是連那兩條狗也不可能咬到小女孩,可商信卻一直沒有動,只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這一切.

過了很長時間,直到那人踢得累了,才拖著死去的狗,又帶著另一條走進了屋中.

被打的這段時間,那小女孩卻是一聲痛呼都沒有發出,這樣的事她似已經曆多了,人也變得麻木.

直到那人走進屋中,商信才向著小女孩走去.發現小女孩已經昏迷,商信把她抱起,從乾坤袋中掏出一大堆的物品,有藥,紗布,瓶裝的水……自從一年前見到大哥云子軒竟從乾坤手鐲中拿出烹飪的調料出來之後,商信也是把自己能想到的物品都放進了乾坤袋中.

為女孩把傷口洗淨,敷上藥,包紮好.商信便靜靜的坐在一旁.

直過了半個時辰,小女孩才醒轉過來,看了看自己身上,然後又看到一旁的商信,小女孩道:"哥哥,是你救的我嗎?"

商信道:"我沒有救你,若是救你,今天你就不會受傷了."

小女孩道:"我記得哥哥,一年前就是你救了我,那日若不是你拉著我,可能那天我就已經死了."

商信沒有接小女孩的話,卻道:"今日我給你處理傷口,只是因為看到了你的堅強,被那麼打都沒有開口求饒,這一點我很欣賞."

"求饒又有什麼用?"小女孩冷笑一聲道:"曾經,我也求饒過,可是一點作用都沒有.他們根本不會在乎一個乞丐的生死,更不會有半點可憐.我又何必為了那毫無改變的結果去喪失我的尊嚴."

商信久久的看著女孩,道:"只要心中還有自己的尊嚴,總有一天,你會站在打你的人之上."

小女孩點了點頭,"從我記事以來,只有那位死去的大叔和哥哥你沒有看不起我曉曉,其他的再沒有好人."

"我不是好人."商信說道.

"只要在我心中是就夠了.我認為是好人的便是好人.別人都說好的人,在我眼中不一定就好."女孩曉曉說道.

商信沒有說話,只這一句話商信便已知道,這女孩和他是同一種人.

上篇:正文 第28章 替罪羊    下篇:正文 第30章 尚武戰雞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