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25章 孤獨   
  
正文 第25章 孤獨

(' 第25章孤獨

張三看著李四,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又仔細的看了看強平的尸體,道:"他是被人殺死的."

"誰會殺強平?誰敢殺強平?這條街上誰不知道強平是噬血幫的人."李四直到此時,還兀自有些不信眼前的事實.[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張三也是呆了呆,道:"會不會和強平說的鐵匠鋪有關.他不是說鐵匠鋪來了個新人嗎,也許那個人不知道噬血幫,自然就敢殺強平了."

"嗯,一定是這樣."頓了頓,李四又道:"我們趕緊去幫里報信,省的那人跑了."

"好."

兩人轉身,便向著來路走去.

月色已照不進這幽長的胡同,這里比別處要暗上許多.

風卻比別處大,發出陣陣嗚音,像厲鬼在嚎叫.

陰冷,狹窄的胡同,好像沒有盡頭.兩人心中突然都有些緊張,彼此誰也沒有說話,腳步卻同時快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這胡同中突然多了一具尸體,也許是風吹在這里更加凜冽.

張三和李四就是感覺這里有些異樣,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腳步越來越快,到最後竟然飛跑起來.

離胡同口越來越近.5米,4米……

就在兩人即將走出胡同之時,突然有一人攔住他們去路.那人就站在胡同口,冷冷的看著張三李四.

"你是誰?在這里干什麼?"張三的聲音都有些發抖.

對方看起來很瘦弱,甚至還是一個孩子.可張三不知為何,心中怕得厲害.他的手在抖,腿再抖,連心都在顫抖.

李四也一樣.看到對方那毫無表情的眼神,他的心就猛然縮緊.

那雙眼睛明明在看著張三李四,可那雙眼中卻又分明沒有兩人.那眼神好像直接穿過兩人的身體,射在身後強平的尸體之上.

那人並不說話,靜靜的站在那里,連睫毛都不動一下,竟像是一尊塑像.

張三李四不知為何,也不敢動.張三在喊完那一句話之後,竟再也沒有勇氣說出第二句.

李四怔怔的立在胡同之內.一顆心劇烈的跳動.面前站著的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他的身上會發出如此強大的氣息?為什麼會有如此濃郁的殺氣?

殺氣,是一種無形的東西,但它確確實實存在著.據說,刑場上的殺氣最濃.

李四去過刑場,不止一次去過.一走到那里,一看到拿刀的劊子手,心就會忍不住收縮.

此時,李四就好像到了刑場,這殺氣卻比刑場還要強烈.無論怎樣,刑場殺的是別人.而面前的那人,既已露出殺氣,自然是要殺人.

只有殺過人的人,身上才會具有殺氣.

眼前人雖小,卻無疑已殺過人.而且絕不止殺過一人,否則,這里不會有如此濃郁的殺氣.

他要殺人.此地除了張三和自己,還有一具尸體.他要殺的是誰?還會有誰?

身旁的張三突然倒了下去.噗通一聲倒在地上,便再也沒了聲息.

寂靜的夜,突然聽到這噗通一聲,李四嚇得渾身都是一抖,差一點也倒了下去.

咬著牙勉力撐住身體,深深呼出一口氣,終于開口問道:"閣下是何人?"

那人不說話.

"我們之間有仇?"

那人還是不說話.

"你在這里,就是要殺我們的,是嗎?"

"是."那人終于開口.

"為什麼要殺我?"

那人不像是回答,卻似自語般道:"你不該去喝強平請的酒,不該聽強平說的那些話,更不該來到這里."

話落,那人的手一張一合,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幽藍的細劍.

劍輕輕揚起,又輕輕向前一送,一道幽藍的光芒便刺穿了李四咽喉.

轉身,離去.

一輪明月照著那人背影,在這淒清冷夜,那背影竟如此孤單.

那銀白月色,像情人的手,緊緊環繞著他.只是這月色終是虛幻,縱使再美,卻終究代替不了,一個真正的情人.

明月虛無.虛無明月.

……

商信繼續每日練習鍛造,只是不准若離再去叫他吃飯.經過上次事件,若離也不再執著,她怕給商信惹來麻煩.

晚飯後,若離坐在床邊,商信蹲在她身前,用一只手去拔另一只手中薔薇的刺.這是每日都要做的.

"商信,你是不是把那人殺了?"若離問道.

若離口中的那人,自然是收保護費的那人.若離知道,那人在來了兩次之後,就再無蹤影.那日走的時候,那個人說:"明天我還會來."若離在家中聽得清清楚楚.鐵匠鋪離商信家只隔著一條街,那里有任何一點聲音若離都能聽到.因為看不見,她的耳朵要比別人都靈敏,她可以確認,從那天之後,那人再沒有來過此處.

"為什麼會這麼想?你認為我能殺得了人嗎?"商信沒有抬頭,繼續拔著枝上的刺.

若離道:"感覺.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我知道,你把那人殺了."

"感覺?"商信愣住.

"沒錯,就是感覺.也許你不會相信,但我的感覺從沒錯過.也許是因為我是一個瞎子,上天讓我失去了光明,卻賦予了我另一種能力."頓了頓,若離又道:"我不只能感覺到你殺了那人.我還知道,你的心中有一個人."

商信身體猛的一僵,手緊緊握住薔薇的枝,薔薇的刺紮進手心,血瞬間流出,染紅了那本就血紅的花瓣.

"商信?"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若離輕聲喚道.這次,他沒有感覺到商信的血.

那血,不是為她所流.

商信不言,不動.

"商信?"若離再次喚道.聲音已有些急切.

商信深吸一口氣,握緊薔薇的手慢慢松開,道:"我沒事."

若離張口,卻沒有說出什麼,她知道自己惹起了商信的傷心.

"曾經有一個人,我沒能保護好她,眼睜睜看著她死在我的面前.從那刻開始,我就發誓,只要我商信還活著,就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親人,便是言語上的一點傷害也不行.無論是誰,只要他傷我一分,我便要千倍返還."

若離沉默,良久才道:"因為你把我當成親人,所以你殺了那個人?"

"那人該死."

若離道:"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為我,你若不殺他,他遲早不會放過我.可是你想過沒有,這樣會給你帶來麻煩."

商信道:"是麻煩,遲早會來.便是想躲也躲不過."

若離眼中有淚流出,道:"今生能有你這樣一個弟弟,若離已經很知足,便是立刻死去,也再無遺憾."

商信拉起若離的手,把那株薔薇輕輕放在她手中,道:"只要我商信還活著,若離就不會死."

袁青不知何時站在門邊,見此情景,卻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上前查看商信受傷的手,而是轉身默默離去.直到回到自己房間,袁青才輕聲喃道:"明月,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商信還是不能把你忘記,你在她的心中反而越來越重.本以為殺了王家人,報了當年之仇,你就會漸漸淡出他的記憶.現在我才知道,原來這根本就不可能.

商彥,你為何要為自己的孩子取名商信?他若是此生都不失信明月,豈不是要一直孤獨?我心中的痛已夠深,為何他也要如此?……

我終于明白他為何要學習鍛造,整日敲敲打打.原來他是害怕孤獨.原來他早已長大,早已不是孩子了."

……

王運良站在大廳正中,臉上青筋暴起,肌肉都是不住顫動.

"你是說強平,張三,李四都死了?死在一個胡同之中?"

"嗯."總管李牧臉色也是極為陰沉,道:"那胡同極為僻靜,被發現的時候尸體早已僵硬,估計死了最少也有三天."

"是誰發現的尸體?"王運良問道.

"是一個小弟去強平那收這個月的稅錢,本來兩天前他就應該上交的,結果到他家沒有找到人,以為他去了逍遙館,便去尋他,在路過一個胡同時發現的."

王運良道:"去把那人找來,我要問問他們是怎麼死的."

李牧道:"不用找了,在接到信息後,我立刻就趕了過去."

王運良點了點頭,"他們三個都是怎麼死的?"

"強平被人掐斷了脖子,李四被一柄劍穿透咽喉.張三身上無傷."

"無傷?"王運良愣了愣,道:"無傷怎麼會死?"

"應該是嚇死的."李牧極為平靜的說道.

"嚇死的."王運良眼神變得陰沉,沉默良久,才道:"在那條街上,誰有這個膽子敢殺他們三人?"

"敢殺他們的人有很多.但是沒有人敢殺噬血幫的人."

王運良突然冷冷一笑,道:"沒有人敢殺噬血幫的人?可是他們三個都死了."

"所以,"李牧沉默片刻,又道:"我認為殺死他們的人,就是那條街上的人.三人沒有一個活著,顯然是要滅口,他一定是怕噬血幫報複才這麼做."

王運良點了點頭,"如果是那條街上的人,就一定是那條街上的商人.也一定是因為保護費紛爭才起的殺心."

李牧點了點頭,道:"所以,我們要查此事,就要從那里的店鋪查起,只要查出誰與強平起過沖突,自然就能找到凶手."

"嗯.李牧,這件事你親自去查,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膽子,敢殺我噬血幫的人."

李牧點頭,道:"我立刻去查."

上篇:正文 第24章 殺人    下篇:正文 第26章 謀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