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24章 殺人   
  
正文 第24章 殺人

(' 第24章殺人

那人三十左右年紀,尖嘴猴腮.仰著頭走了進來,斜著眼見看了看商信,道:"韓飛呢?"

"他不在."此人不像是來鍛造兵器的.知道這里的人本就極少.若是看不懂門前禦獸宗獨有的標志,誰也不會知道這里有一個可以鍛造靈器的鍛造師.[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不在,去哪了?你又是誰?"那人傲慢的說道.

"我是他家親戚,他有事出去了."看那人的神態,商信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便是理也不想理那人.不過怕惹出事端,還是忍下來老老實實的回道.

"既然你是他家親戚,那這個月的稅錢就由你來交."

"稅錢?"商信愣住,好一會才道:"什麼稅錢?"

那人有些不悅,從鼻孔里哼了一聲道;"保護費,一月一個晶幣.痛快的交別廢話."

商信聽得那人如此蠻橫,心中怒氣陡升,正想發作,身後若離卻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角,從懷中掏出一枚晶幣遞給商信,道:"給他吧,姐夫臨走的時候說過這事.他是噬血幫的,讓我們不要得罪,還把錢都給我留下了."

"噬血幫?王運良的噬血幫?"商信心中一驚,沒想到自己所在之處,卻是王運良所管轄的地盤.看來這個人還真不能得罪.

想到此,商信強壓下心中怒氣,把晶幣遞過去道:"給你."

"這才像話."那人接過晶幣,終于正式看了商信一眼.

不料這一眼看去,卻半天再沒動彈.吸引他的當然不是商信,而是商信身後的若離.

那人直直的看著若離,足有一刻鍾之久才反應過來.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唾液,突然道:"這女人我要了."說著,把商信向旁一扒拉,就要去抓若離.

他只把商信當成一個孩子,卻沒料到自己這一下並沒有把商信推開.

甚至連動一下都沒有.

商信眼睛眯起,看著眼前之人.拳頭攥緊,松開,又攥緊,又松開,最後深吸一口氣,商信輕聲道;"這是我姐姐,不能跟你走.我願再交一個靈玉,今日的事就如此算了如何?"說著,商信掏出一塊靈玉,向著那人遞去.

"一個靈玉?"那人聽得商信如此所說,不由愣在當地.這數字對他來說太大了.而且這是商信私自給他的,不用上交.便是半年,他也未必能賺到一個靈玉.

猶豫良久,那人道:"好,今日事就這麼算了."說著,從商信手中接過靈玉,轉身就向著外面走去.在走到門邊之時,卻又道:"不過明天我還會來."

望著那人的背影漸漸消失,商信久久不動.

"我們該怎麼辦?"若離帶著哭音問道.雖然看不見,但她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事,我們回家吃飯."拉起若離的手,和若離回到家中.

"這件事不要告訴媽媽."商信小聲說道.

"嗯."若離輕輕點頭.她也覺得不能告訴袁青.那樣只是徒增袁青的擔心.

第二天,好像沒事一樣,商信又去了鐵匠鋪,繼續練習鍛造.

中午時分,那人果然又來,四處看了一眼,發現只有商信一人,道:"今天我還要帶那個女人走,你馬上把她交出來."

商信沒有言語,從懷中再次掏出一塊靈玉遞了過去.

那人一把抓過,也不再廢話,轉身就走,到門口時卻又道:"明天我還會來."

獨自站在屋內,商信默立良久.

最後緩緩放下手中的錘,走了出去.

……

張三和李四有些納悶,一向吝嗇的強平竟然會請他倆喝酒.

昨晚已經請了一頓,今晚竟然還請.

不過有人請喝酒總是好事,兩人自然是痛快的應了下來.

菜很豐盛,酒也是好酒.三人都有了七分醉意.一些該說的和不該說的話,便都說了出來.

張三道:"強平,你他媽的發財了呀.老實說,是不是出去搶了?"

強平急道:"張三你他媽的別血口噴人,這要是讓幫主聽見還不把我就地正-法了.要是搶的我敢不上交嗎?"

李四點了點頭道:"也是,誰要是真敢搶完錢不上交,王幫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張三又大著舌頭道:"不管怎麼說,強平這小子一定是發財了.老實交代,這錢是怎麼弄來的."

強平此時頭腦也有些發昏,聞言道:"老子確實是他媽的發財了,而且這錢來得極為容易."

張三和李四急忙道:"快說說,這錢是怎麼來的?"

強平見兩人著急的樣子,頗為得意,壓低聲音道:"我告訴你們,你們可千萬不許告訴別人啊."

"一定一定."兩人急忙道.

強平伏在兩人耳邊,用極低的聲音說道:"知道鎮西頭那個鐵匠鋪嗎……"

又是喝了半個時辰,強平站起身,晃晃悠悠道:"我要走了,我得去逍遙館找我的小紅去."

張三和李四都是笑道:"你他媽的有了錢就忘了自己的婆娘了,走吧走吧,愛干嘛干嘛去."

"你們兩個不走嗎?"

"這酒還沒喝了,菜也還剩,咱倆當然要繼續喝了."

"兩個飯桶."強平笑罵著走出了酒館.

晃悠悠的向前走著,強平突然撞到了一個人.強睜著醉朦朦的雙眼,強平罵道:"你他媽的想死啊,往老子身上撞."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夜,寂涼.

一輪明月正掛在頭頂,照著強平那張卑微的臉.

沒有風.很靜.

不知為何,被酒灌得燥熱的強平突然感覺到一絲冷意,這冷意從皮膚迅速傳至骨骼,心髒,那九分醉意突然之間就醒了大半.

為什麼會這麼冷?強平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四下看了看,自己所在是一個偏僻的胡同,這胡同狹長,幽深.

再看向自己的身前,強平突然之間明白冷在何處了.

他看見了一雙眼睛.那眼中所發出的冷意直透心髒.

那雙眼,比這夜還涼,比月色還冷.

那雙眼冷冷的看著他.那個人慢慢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掐住他的脖子.

強平此時完全清醒,那所剩的一點酒意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他也終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是你?"

"是我."那人的聲音更冷.他人冷,眼冷,手也冷.

"你要干什麼?"強平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從那雙眼里,他已清晰的看見那人的目的,卻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殺你."語氣很平淡,卻透出無限殺機.

"你為什麼要殺我?我們之間並沒有這麼大的仇."強平額頭上突然滲出細密的汗珠.那人雖然瘦弱,但他身上卻似有著一種極為強大的氣息.強平絲毫也不懷疑,那人若是殺他,絕不會費吹灰之力.

"以前沒有,但現在有.我已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不懂珍惜.今夜,你非死不可."那人冷冷道.

"我可以把拿你的都還給你."強平乞求,頓了頓,急忙又道;"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雙倍還你."

那人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強平.

強平一只手緩緩移向腰間,隨即猛的一拂.一頭風狼突然出現在他身邊.

"殺了他!"強平聲嘶力竭的喊道.他並不想賠錢,到口的肉誰也不想吐出去.何況就算想,看那人的眼神,也絲毫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在那人眼中,強平已是一個死人.

那風狼還沒等向前沖出,一只拳頭便已擊在狼頭之上.極為清脆的一聲響,那狼頭竟被打得粉碎.

強平看著這一切,眼中透出絕望之色,卻還是顫聲道:"你若殺了我,噬血幫不會放過你的."

那人冷冷一笑,道:"我也不會放過他."

話落,掐住強平脖子的手猛一用力,強平脖子處便傳出喀吧喀吧的響聲.

手松開,強平尸體軟軟滑下.

……

張三和李四走出來的時候,月已偏西.

兩人互相摟著,彼此支撐著不倒下去.邊走還還邊說著什麼.走到一個狹長的胡同中時,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兩人紛紛倒地.

"他媽的,什麼東西."李四罵罵咧咧的說著,爬起來就向著拌他的物體踢了一腳.

"咦?好像是個人."張三也爬起來,走近看了看說道.

"人?"李四用腳把那東西翻了翻,仔細看去,卻見果然是一個人.而且這人好像還很眼熟的樣子.

"這是誰?"李四看著張三問道.

張三怔怔的想了半晌,突然一拍腦袋道:"這他媽的不是強平嗎."

"強平?"李四愣了一會,終于想起強平是誰.笑道:"這小子是不是也喝多了,跑這睡覺來了."

說著,就低頭去拉強平.

觸手冰涼.

李四心中一跳,酒瞬間醒了大半.

"強平,強平."李四喊了兩聲,再次用手去扶強平.卻見那張臉已是泛上一絲青色.身體已是冰涼,甚至有些僵硬.一顆頭軟軟的垂著,脖子處的骨頭已是被人捏得稀碎.

"強平死了!"李四驚聲喊道.

"什麼?!"張三聽得此語,酒意瞬間消散.

上篇:正文 第23章 看不見的若離    下篇:正文 第25章 孤獨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