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13章 袁青遇險   
  
正文 第13章 袁青遇險

(' 黃昏,殘陽如血.

無云,有風.

輕風,卻冷.

今年冬,比哪一年都冷.

袁青站在王家門前,她身旁那搭了近一月的小小帳篷已是被人拆得粉碎.[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一個月的時間,袁青把自己弄得很狼狽.一個月沒有洗過臉,一個月沒有換過衣服,一個月沒有好好睡過一覺.

若不是紅媽常來,若不是紅媽每日給她送飯,怕是早已餓死在王家門前.

這一個月,對于袁青來說,像是過了十年.那容顏,也似蒼老十年.

臉上,不再有昔日的光彩,卻多出了,一些疲憊,一些無奈,一些憂郁,和幾許滄桑.

這一個月,她要時時刻刻監視著王家,只許人進,不許人出.這一個月,她時時刻刻都在擔心著商信,怕他在那深山之中遭遇凶險.

這一個月,她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自己的虛弱,自己的疲憊,自己的糟蹋,她都已不在乎.

在袁青心中,只要商信能夠好好的活著,便是自己死了,她也不在乎.

十三年前,她的心中只有商彥;十三年後的今天,便只有商信.

王運天就站在袁青對面,冷冷的看著袁青.在王運天身後是管家王申,王申後面是張龍趙武,張龍趙武後面站著章安,再後面,是50多手持棍棒的王家族人.

而在王家附近的街道,屋頂,卻是擠滿了隱逸村莊的村人.

所有人都在看著,那頭發凌亂,衣服肮髒,甚至有些許臭氣發出的袁青,今日該怎麼面對王家.

"袁青,你的劍呢?"王運天帶著戲謔的語氣問道.語氣雖然輕松,但王運天的心中還是有些怕的,他怕袁青手中會突然多出那柄細長的劍.以至于,拆除那小小帳篷時,他都沒有敢上前,只是吩咐自己的手下去做的.

當然,很少有人會知道此時王運天的想法,在那些村人看來,王家家主自然不會親手去拆除一個破帳篷.

只有極少數的細心人想過,王虎被商信打成殘廢,袁青就在王家門前住了一個月.這對王家來說,該是多大的一種侮辱,王運天心中的恨,該有多深.直到現在,還沒有暴怒,還能如此安靜,顯然,他的心里還是怕的.

袁青兩手緊扣在一起,略低著頭,似沒有聽見王運天的問話,既不回答,也不看對方一眼.

袁青的不理睬,使得王運天更加憤怒.對方的神情,好似根本沒把他放在眼中一般.

在袁青心中,也確實如此.和自己的商彥比起來,他王運天本就連什麼都不是.

"王運天怎麼不直接殺了袁青?"屋頂上有人小聲說道.

"他是怕吧,你沒見當日袁青在村口時,手拿長劍的樣子,有多強麼?"一細心人接道.

"不是說那柄劍是商彥所留,在今天能量就會消失嗎?"這秘密卻不知何時透露出去,以至于今天引來這麼多人看熱鬧.

"那也還是怕吧,萬一要是那劍還在呢?王運天上去豈不是必死."幾個人一研究,竟是猜了個差不多少.

這話說的聲音極小,卻還是被王運天聽到.那人並不知道合體境後,耳目會敏銳到何種地步.

王運天臉上肌肉都是有些抽噎,面上再也掛不住,轉頭突然說道:"章安,你不是一直都想娶袁青嗎?"

"是啊是啊."章安連忙站出來說道.

"現在袁青就在面前,你怎麼還不去?"王運天冷冷的道.

"這……"章安猶豫了一下,他也有些怕.

"你怕什麼?她什麼能力都沒有,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她也打不過."

章安還是有些猶豫,遲遲不肯上前.

王運天又道:"你的黑熊就是被袁青殺的,你不是一直想讓她用身體來抵償嗎?就你現在這樣子行嗎?"

想起自己的黑熊,章安心中也是有了怒意,看著前面的袁青,道:"袁青,今天我要你親自來賠償我的黑熊."

袁青還是沒有說話.

屋頂上卻突然有人喊道:"章安,你要袁青怎麼賠償啊.難道讓她做你的守護獸不成?"

周圍立時傳來一陣大笑聲,隨後又有人接道:"做守護獸也不錯哦.這麼好看的一個守護獸,可以天天騎著走,晚上用起來也一定很舒服."

"對哦,章安,快把你的守護獸帶家去啊."周圍的人們起哄道.

袁青冷冷的望著那一張張帶著嘲弄笑容的臉孔,心中充滿了鄙視.

那章安聞言,得意的哈哈大笑,竟真的走上前來,伸手就要抓袁青的手.

"章安,你敢!"袁青手向後一縮,躲開了章安.

再次伸出手時,手中竟多了一把閃閃發光的匕首!

章安嘴角忍不住一陣抽噎,他已沒有了黑熊.看著袁青手中的匕首,渾身都有些僵硬.

"再敢上前一步,章安.我讓你死!"袁青的眼神,帶著決絕.

看著袁青那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決絕眼神,章安竟是真的不敢再上前一步.怔怔的杵在當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章安,你真他媽地是個廢物,竟然連一個只是擁有治療型守護獸的女人都怕."人群中有人喊道.

章安咧了咧嘴,他還真是有點兒怕,一個拿著匕首,連死都不怕的女人,又有幾人真的不怕?

便是那達到合體境的王運天,不也一樣害怕?只不過他怕的,並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見到袁青此時的樣子,王運天終于確定,商彥的那柄劍,已經是不在了.

"章安,你個廢物."王運天在說這話的時候,已是來到兩人面前,一手輕輕一拂,便把袁青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同時,也使袁青的身體向後跌出,重重的摔落在街道上.隨即陰聲對著章安道:"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望著手無寸鐵的袁青,章安才放下心來.于是又一步步向前邁進.

那輕輕一拂,卻似有著極強的力量,袁青的嘴角都是滲出血跡.

咬著牙,袁青又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章安,道:"章安,你敢!."

章安卻是哈哈大笑道:"我有什麼不敢?你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還能怎麼?乖乖的跟老子回家,不然別說老子把你就地正-法了."

"快跟章安回去做他的守護獸吧,讓章安好好騎騎."

周圍的人群又開始起哄.

"章安,抱她!"

"親她!"

"章安,干她!"

……

向著人群中望去,掠過那一張張帶著嘲弄的臉孔,最後,袁青把目光落在一個女人的身上.

紅媽,紅媽一直都在注視著袁青,那雙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從來到這里,也沒有說過一句話.直到此刻,看見袁青注視自己,才大聲喊道:"商信交付給我,你可以放心.只要我還活著,他就會活著."話落,淚水便是流了下來.她沒有能力去解救袁青,她只能答應袁青照顧好商信.便是這點,也不知能不能做到.她真正所能做的,也無非和袁青一樣,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商信的安全.

人群依舊在瘋狂的喊著,章安,把她弄家去……

章安,也在一步步向前……

夕陽西下.

袁青站在夕陽之下.如血的落日映紅了她蒼白的臉,瘦弱的身.

風還是很輕.

卻冷入人的骨髓,凍透人的心髒.

孤獨的人,站在人群之中,也依舊孤獨.

那曾經,能夠為她擋風遮雨的人,早已一去不再.

多少年來,總是帶著憂郁,帶著苦痛,帶著無奈.

人情太冷,相思太重.

何人,能解我心傷?何人,能給我依靠?

倔強的袁青,順從的袁青;堅強的袁青,柔弱的袁青.

那心中牽絆苦楚,誰人能懂?

章安不能!村人不能!就連紅媽也是不能!

真正懂得袁青的,天地間只有一人!只可惜,那人已不在這世間.

淚水,順著眼角滑落.

曾經,有一個人,會用他那寬闊的肩膀,為自己遮風避寒;曾經,有一個人,會用他手中的劍,來維護自己的尊嚴,絕不讓自己受半點屈辱.

村人的侮辱,章安的侮辱,王家的侮辱,若是他還在,誰敢這樣對自己?

再也忍耐不住,壓抑的有些沙啞的聲音,從喉嚨深處發出.

"若商彥還在,誰敢欺我袁青!?"

向前走著的章安,突然停住腳步.猛然想起一個已經模糊了的身影,心頭卻是一顫.

袁青冷冷的注視著周圍眾人,剛才的話語又是脫口而出:"若是商彥還在,今日誰敢欺我袁青!!"

台下的喧嘩聲戛然而止,天地間突然一片寂靜.

就連王運天的手也是抖了一抖.

此時,每個人心中都浮起了商彥的身影.那個如戰神般存在的商彥!

……

半晌,王運天才反應過來,對著章安大吼道:"商彥已經死了十三年了,章安,你怕什麼?"

"是啊,我怕什麼?"章安也是反應過來.快走幾步來到袁青面前,一把就向著她的胳膊抓去.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章安和袁青.誰也沒有發現,一道極快的身影正從遠處飛掠而來,只在一個眨眼間,便是到了袁青的身邊.

那身影停格的瞬間便伸出右手,抓住了章安那只齷齪的手.

"媽,爸爸不在了,還有我.只要我還活著,一樣沒有人能欺負你."

上篇:正文 第12章 合體境    下篇:正文 第14章 複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