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獸武乾坤正文 第6章 明月   
  
正文 第6章 明月

(' 王運天抱著王虎,快步趕回家中,大喊道:"快,去鎮上把郝神仙請來."

聽得吩咐,立時便有兩人去了.

郝神仙是清源鎮的名醫,據說他的治療獸已是進入了合體境.[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管家王申連忙迎了上來,問道:"少爺怎麼樣了?"

王運天痛苦道:"便是不死,也怕要落個終身殘廢."頓了頓,又狠狠的道:"商信,袁青,我王運天不會放過你們的."

"啊?管家一愣,道:"家主沒把商信那小子廢了嗎?"管家又問道.

王運天的臉色立時陰沉下來.

此時,一直跟著回來的章安終于再也忍不住,張口問道:"王家主,剛剛你為什麼不殺了袁青?"

王運天冷冷看了章安一眼,道:"我曾多次告訴你不要取惹袁青,可你就是不信.今天你那守護獸是被袁青滅了吧."

聞言,章安不由想起了袁青那一腿,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小聲道:"難道家主也沒有把握能對付得了袁青?"

王運天冷冷一哼,道:"袁青算個什麼,她的守護獸不過是一只治療獸而已,還沒看在我的眼中,我所畏懼的當然不會是袁青,而是商彥."

"商彥?"所有人都愣在當地.王運天直接便說畏懼兩字,卻沒有一人敢生出輕視之心.商彥,別說是一個小小的隱逸村莊,便是放在清源鎮,在天光城,又有幾個人敢說不畏懼商彥?

但,那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周圍突然安靜下來,良久,章安才小心翼翼的問道:"商彥,不是已經死了十三年了嗎?"

王運天沒有說話,仰頭望著天空,竟是陷入沉思之中,良久,才緩緩道:"商彥,你都死了十三年,竟然還能夠威脅我王運天."

王運天雙目微閉,想起十三年前,在青鸞山脈,商彥與那人的驚天一戰.那時,自己躲在數里外的一個小山坡,都差點被殃及池魚.

記得那場戰斗足足持續半日,那半日以來,自己連動一下都是沒敢,生怕被兩人發現,隨意中就會要了自己的性命.那時候的自己,在商彥眼中,便是連螻蟻都算不上.

直到現在,王運天還能清楚記得,商彥最終被那人一劍劈飛,就落在距離自己不遠處.那人大笑著離去,商彥傷勢頗重,顯見是活不成了.

自己正要偷偷離去,卻見袁青哭喊著跑來,伏在商彥身上痛哭失聲.那時袁青,才剛剛生下商信一月,也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力氣能跑到這里.

商彥已是極度虛弱,輕撫袁青秀發,眼中卻是欣慰之極,輕聲道:"謝謝你為我留下血脈,商彥今日死而無憾."

袁青還在痛哭,已是說不出話來.

商彥又道:"今生我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答應過你的事情沒有做到,沒能與你一起白頭到老.我們的兒子,就叫商信吧,願他一生都不要失信與人."

"嗯……嗯……"袁青哽咽著,重重的點頭,隨即終于開口道:"我一定會把商信撫養成人."

商彥笑了笑,卻是突然張口,吐出一枚乳白色的圓球,那圓球脫離商彥身體,竟化成一柄乳白的細劍.只有兩指寬,卻長有四尺的細劍.

商彥把劍遞于袁青,道:"這劍,繼承了我商彥生平十分之一的力量,他日若有人欺你,便用此劍殺之."頓了頓,商彥又道:"只是這能量,只能持續十三年.十三年後,商信也已長大,相信那時,也有能力來保護自己和他的媽媽."

說完,商彥的頭慢慢垂下,伏在袁青肩頭……

曾經的這一幕,直到現在,王運天都還清晰記得,因此這十三年來,村人都對商信母子羞辱,嘲笑,他卻從來也沒有做過這些,便是商彥在世之時,一直打壓他王家,在商彥死後,他也沒有對商信母子報複.便是當初商信和明月被他的下人毒打,王運天也是後來才知道的,知道後,還狠狠訓斥了下人一頓.那些日子,他一直很怕,怕袁青會找上門來.卻不知為何,袁青對此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直到過了很久,那種懼怕才漸漸淡去.

王運天也曾想過,商彥留下的那柄劍會不會是唬人的?那上面根本就沒有什麼能量.可終究他沒有敢去嘗試.

直到今天與袁青正面相對,才真正確定了那劍的真實.

這件事,一直藏在王運天心中,沒有對任何人說出,自己被嚇得半日沒敢動彈,這等丟人之事,自然不會從他一個家主口中說出.

辭退眾人,王運天只領著管家王申來到書房,沉默良久,才說出了商彥和袁青的事情.

管家也是沉默一陣,才道:"要不,我去鎮上一趟?請二爺多派些高手來,就不信抵不住商彥留下的一柄劍."

王運天搖了搖頭,道:"不必.商彥的能力,不是我們能望其項背的,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的能力,我們也沒有絲毫把握能勝."頓了頓,王運天又道"何況,商彥曾經說過,那劍上的能量,只能保持十三年,那時商信剛剛出生一月.算下來,再有一月,那劍的能量就會消散.我們沒有必要冒這個險,一月之後,再報此仇也不遲."

"那時,我定要把商信大卸八塊.也一定要讓袁青受盡凌辱,再把她配給章安,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運天狠狠說道.

"那這一個月內,袁青若是跑了呢?"管家道.

王運天冷笑一聲,"她跑不了,你馬上去派幾個好手,暗中盯著袁青,有一點風吹草動,都隨時回報,就是她到了天邊,一個月後,我也把她追回來."

"好,我這就去辦!"管家站起身,就欲向外走去.

"還有,把全部人手都調動起來,日夜不停輪班值守,以防止袁青來犯."

"好!"管家點頭應了一聲,走出了書房.

……

袁青足足昏迷的三日,才醒了過來.醒來的袁青驚奇的發現,商信和他的小鼠,傷勢竟已痊愈.

這讓袁青呆了半日還沒反應過來.在她從村口抱著商信回來的時候,已是發現商信的傷勢極重,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難說,即便不死,也要落下殘廢.卻是萬分也沒有想到,只短短的三日時間,竟然會恢複得和沒受過傷之前一模一樣.

這種情況,已是超出了袁青的認知.

而那小鼠,當日與章安的黑熊直接碰撞,傷得顯然比商信還重.可是現在,卻在那里蹦蹦跳跳的自顧玩耍,哪還有一點受傷的樣子.

見袁青醒來,那小鼠竟然一下子蹦到袁青頭上,對著袁青的臉就親了一口.

袁青把小鼠抱在懷中,還是有些不相信的道:"商信,你的傷都好了?"

"好了.媽,你沒事吧?"這三天商信也是擔心不已,見媽媽一直昏迷不醒,但呼吸卻很正常,就像是睡熟了般.他也是搞不清楚狀況.

"沒事,商信,你的傷到底是怎麼好的?泡泡熊是不可能這麼快治愈的啊."袁青納悶的道.

商信撓了撓頭,"我也不知道.那泡泡熊吐了兩天泡泡,也沒見起什麼作用,就是疼痛減輕了不少,直到昨天小鼠醒來,之後我就感覺自己的傷勢迅速恢複,還沒用上半日就全好了."

"小鼠?"袁青愣住,聽商信言語,顯然是這小鼠治愈了他的傷勢,可這小鼠明明是戰斗型的守護獸啊,從與章安的黑熊硬拼就可以看得出來.可若不是小鼠,商信的傷又怎麼可能恢複的這麼快?

無論如何,也想不出其中原因.袁青搖了搖頭,道:"算了,我們還是給這小鼠起個名字吧,總不能就叫它小鼠吧,每個守護獸都有自己的名字的."

聽得袁青所說,商信狡猾的一笑,道:"看它長的這麼丑,就叫它小丑好啦."

不料那小鼠突然從袁青懷中跳出,一下子跳到商信頭上,隨即用那小小爪子狠勁的商信的臉.

商信連忙道:"哎呀,開玩笑的啦,那還當真呀!"

那小鼠這才停了下來,卻依舊氣呼呼的看著商信.

袁青又是愣住,好久才道:"商信,你的小鼠,能聽懂你說的話?"

"是呀,它可聰明了."商信有些得意的道.

這……袁青感覺自己的心髒劇烈跳動,好像隨時都會從口腔里跳出來似的.能聽懂人語的守護獸,這需要多高的靈智?便是進入生智,達到合體的守護獸,也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靈智.

天地間,怎麼會有如此神奇的守護獸?

它在易筋階段,就能硬拼生智的黑熊.它能在半日之間治好自己主人危及性命的傷勢.它能聽懂人的語言,它有自己的思想,有著自己的喜怒哀樂.

對于袁青的震驚,商信倒是沒覺得什麼,又是對著小鼠道:"看你戰斗時那麼猛,就叫小猛怎麼樣?"

那小鼠使勁的搖著頭,顯然是不喜歡這個名字.隨即又用小小爪子指了指袁青,又指了指自己.

"這是什麼意思?"商信撓了撓頭問道.

小鼠也有些急,又打了商信一下,然後繼續指著袁青,又指向自己.

"它的意思是不是說,它和我一樣,是女的?"袁青小聲道.

沒想到那小鼠猛勁的點了點頭,跳到袁青頭上又親了一口.

"女的?那就叫明月好了."商信隨口便道.

那小鼠又是點了點頭,再次蹦到商信肩上,對著商信的臉就是一頓親熱,顯然很是滿意明月這個名字.

"不行,你不能叫明月."商信猛然反應過來,自己隨口說出的,竟然是死去的未婚妻的名字.

小鼠怔怔的看著商信.

"算了,就叫明月吧,反正你也忘不了她,是嗎?"袁青說道.

上篇:正文 第5章 超強的袁青    下篇:正文 第7章 進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