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大白虎異世無敵傳作品相關 介紹【我也湊字玩玩】   
  
作品相關 介紹【我也湊字玩玩】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楔子

臘月二十八,北風呼嘯著夾雜著雪花落在沈城的各個角落,太原街兩旁的一條胡同里,幾個黑影被凍得直得瑟,雙手不停的搓來搓去,其中一個黑影拿出一支香煙,點燃後遞給一個高個子:"巴哥,天兒冷,抽根煙吧."高個子揮手將煙打落:"你他媽的,咱們是出來辦事的,在這抽煙?你怕人家看不著咱哪?啊?"就在這時另一個黑影說道:"巴哥快看,點子出來了."高個子聽了轉身向對街看去,只見對面一家歌廳大門打開,一個胖子摟著一個小姐,醉醺醺地從里面出來,身後跟著兩個跟班.巴哥一揮手,幾個人舜速地沖了過去,直奔對面的胖子而來.那胖子的車泊在左側的車場,正等著人將車開過來接他,忽然看見對面有幾人急速向他沖來,心中大驚,急忙叫道:"快攔住他."身後的兩個跟班急忙上前,迎向巴哥幾人,那胖子則是撇了小姐,向著歌廳里面逃去.巴哥他們人多,分出兩人纏住那兩個跟班,剩下的則是直奔胖子追去.也活該胖子倒黴,下雪天地滑,那胖子慌忙中腳下一滑摔了一跤,趁著這個機會,巴哥幾步沖到了胖子身前,從黑風衣里拿出一把砍刀:"肥膘,天哥讓我問候你."說完舉刀就砍.肥膘被嚇得帶著哭腔殺豬似地嚎叫:"巴哥,饒了我吧,巴哥,巴哥饒命啊,巴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巴哥."巴哥沒有說話,只是一刀接一刀地繼續著......

雪在繼續,血也在繼續.巴哥看了一動不動的肥膘一眼一揮手:"走."幾分鍾後,幾輛警車拉著警報呼嘯而來.巴哥怕人多目標大,吩咐幾人分開逃走,自己則是准備打的去外地躲躲.老吳今天特高興,雖然車活不好可東邊不亮西邊亮,打麻將贏了三百多,比出車來錢痛快多了.散局後和幾位麻友到飯店又喝了幾杯,才哼著小曲心滿意足地開車回家.走到半路見道邊有人擺手打車,方向盤瀟灑地向右一打輪,他准備來個刹車一腳定,好耍把帥,可惜他忘了現在正在下雪.一腳刹車,車輪是定住了,可車沒定住,一個橫甩,就好像神龍擺尾一樣將路邊的巴哥掃飛,老吳一激靈酒醒了不少,眼見四處無人,腳上一加油,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天空中雪花飛舞,一會地上的積雪便蓋住了剛才刹車時的痕跡,也蓋住了躺在路邊本來可以救活的巴哥......

第一章

當巴哥醒來時,只覺得渾身酸痛,仿佛被人從頭到腳給修理過一遍."他媽的,這是哪個出租公司的司機?等老子找出你來,讓你後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嘴里嘀咕著,慢慢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制的床上,四下里漆黑一片,看來天還沒亮繼續睡吧,等天亮再說.巴哥慢慢躺下,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一骨碌翻身坐起,到底是哪不對呢?衣服!對,是衣服不對.不對,不是衣服不對,是......?是身體,是身體不對,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可身上的感覺卻是被打傷的感覺,黑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巴哥什麼打沒挨過,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了.難道是哪個天殺的在老子昏迷時還打?想到這巴哥氣得扯著嗓子大罵起來:"他媽的,是哪個王八犢子昏了還打老子,給老子滾出來,我操你媽!"半夜三更的,他這一聲罵傳出去老遠,可奇怪的是,他這麼大聲的罵人居然沒人聽見,巴哥罵了一會,感覺有些累,又沒人來理會他,只得躺下睡覺,一切等明天在說吧.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覺得自己多了很多記憶,一會是小時候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場面,一會又是家住豪宅,身邊傭人成群的畫面,一會是第一次砍人的記憶,一會是母親失寵後自己跟著倒黴的日子,總之是亂七八糟毛無頭緒,這一夜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

這一夜巴哥基本沒怎麼睡好,各種記憶在腦袋里不斷浮現變換,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才真正的睡著.這一覺睡到下午才從混亂的夢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到的古董,滿屋的灰塵也無人打掃,他翻身坐起,開始思考這兩天發生的事.先是天哥被肥膘那家伙出賣進了大獄,接著天哥的老婆也被肥膘給拐走了,然後是天哥越獄,找自己幫他料理肥膘,不過等天哥見到自己時已經中槍.在後來就是自己帶人去砍肥膘,跑路時被出租車撞了.想到這巴哥伸手摸了摸自己,覺得身上已經沒什麼傷了,被車撞得那麼狠,居然沒什麼事?他找了面鏡子,想看看有沒有被破相,巴哥可是很在乎這張臉的.這一照不要緊,嚇得巴哥大叫一聲;"鬼啊!"然後將鏡子扔了,身子靈敏地穿上g去.本來他是不怕鬼神的,混混嘛,整天喊打喊殺的,有什麼怕的,可是鏡子里的人實在長的太恐怖了,大長臉,朝天鼻,一排大黃牙眦出嘴外,眼睛純白沒有一絲黑色,整張臉上還長滿了青春痘,白天都能將巴哥嚇成這樣,要是夜晚出去,能把膽小的嚇死,不過唯一看得過眼的就是那一頭金色長發.巴哥嚇得坐在床上喘氣,等心平靜下來才想起鏡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嗎?他不敢再去看鏡子,倒不是他膽子小,而是他不敢相信那個大白眼真的是自己.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果然是高低不平,看來真是自己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巴哥開始慢慢的思索著.兩天後,巴哥總算弄明白了,自己已經被出租車撞死了,現在的自己是從新投胎轉世的,可能是在陰曹地府沒喝孟婆湯,所以保留了上一世的記憶.不過這一世的他並沒有從新投生在地球上,而是投生在了一個叫做元素大陸的地方,元素大陸很大很大,每個元素大陸的人都以能成為元素斗士而自豪,不過想要成為元素斗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是天生與元素的契合度達到五十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元素斗士,進而修煉元素斗氣.25

巴哥投生在元素大陸西北一個叫格魯雅的小公國,人口三億多,城市五個,而他家在距離王城西面一千里的大坦城.烏家是大坦城三大家族里實力最雄厚的家族,因為格魯雅的國王姓烏,烏家是皇親,族長烏里奧是國王也不知道是第幾枝上的堂弟,而巴哥這一世的名字叫烏鴉,是族長烏里奧的親孫子.本來他的父親和母親是十分恩愛的,可自從他母親生下他後,地位就直線下降,最糟糕的是,不知什麼原因,他母親在生完他之後竟然不再懷孕.家族為了有個好的繼承人,不得不幫他的父親找個小的,最讓他郁悶的是,那個小的進門後,接二連三地生了好幾個,他一下子居然多了兩個兄弟三個妹妹,不過從那以後他的日子就更黑暗了,雖然以前也沒光明過.幾年前母親也終于病死了,他就變成了沒人管的野孩子,眼下都快二十的人了,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家族里的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雖然他是名正言順的大少爺,可惜還不如一個下人混得好.

上篇:作品相關 劍士級別和魔法種類    下篇:作品相關 別看這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