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世無敵邪尊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三十六章 崖下悟道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三十六章 崖下悟道

('

此時此刻,落神崖的下方.這里云霧繚繞,五彩的霞光籠罩著這里的一切,看不清,摸不到.四周空曠一片,懸崖峭壁上陡峭光滑,連一株雜草都沒有.這里不知道存在了幾萬年,一直都靜悄悄的,就算有什麼聲音也會快速的泯滅掉.

而此時,這種寂靜被打破了,一個黑影孤零零的懸掛在這懸崖峭壁上.[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長風手里緊緊的握著長槍,他握著的不僅僅是長槍,還是兩個人的生命.長風的左手牢牢的抓住古妮雅,而此時的古妮雅已經昏迷不醒,長風一旦松手那古妮雅只能和其他人一樣的下場,死.

任誰也想不到,長風在這落神谷里居然還有力量.按理說長風的元素力量的確消失了,青龍之力一點都不剩.但是他還有真氣,現在長風能夠沒掉下懸崖不死就是因為他有真氣.

真氣是作用于內的力量,出力與奇經八脈和五髒六腑.它不屬于天地間的元素,只是人體最本質的氣,舉個例子,發脾氣就氣作用的一種,不過基本可以無視他,作用太小.

雖然長風元素力量離體使他無比虛弱,但還有真氣護體,總算在關鍵時刻用長槍定住了.

當時的情況危急萬分,當長風一接觸那五彩云霧就發現青龍之力一瞬間消失不見,空虛,乏力,眩暈接踵而來.長風要不是意志力無比堅定還會直接暈過去,但他強行提起真氣來化解這種作用.每一次運轉玄功全身都會如針紮般的疼,尤其是那靈魂上的空虛和眩暈無比難過,就好像靈魂要離體一樣.

長風恍恍惚惚的回複著自己,本來都已經無法幸免,他下降的速度已經快到了自己制止不了的地步.但一時間他靈魂的恍惚突然不見,一副圖像出現在他的腦海.他記起那四十九幅圖其中的一幅,那幅圖錄正中畫了一個人,萬物皆無所依靠,凌空在那副圖上.雖然是靜止不動,但長風卻感覺到了那幅圖正中一人在翱翔天際.

道家《逍遙游》曰:若夫乘天地之正,而禦六氣之辯,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長風當時看得百思不得其解,但在眼前的劣境下,忽地豁然大悟,長風現在正是無所依靠.

風從耳邊劃過,長風感覺到自己獨立于虛空之間,那渾渾沌沌,無外無內,無人無我,沒有空間,沒有時間.長風刹那間已經拋開一切凡念,將精神貫注靈台之間,總之不存一念,不作一想.

神識不斷提升,眾念化作一念,一念化作無念,虛虛靈靈,空而不空.身體恢複的苦痛雖然還存在,但似乎與他沒有半點關系.時間似若停頓,他就好像看著自己的身體.

身體無外物,當長風回過神來時,他發覺剛才不過是一瞬,就好像一個眨眼已經過了一生.但此時此刻不容長風在多想,如果在不采取措施,他就要止不住了.

長槍先是向峭壁上探了過去,一時間火光四濺,槍鋒與岩石擦出明亮的火花.長風的右手頓時被震的麻木不堪,強大的反震力差點讓他長槍脫手,但下降的趨勢卻緩了一緩.他不敢把長槍在向里伸去,如果阻力太大的話會把他的手臂震斷.

長風強行向有些失去知覺的右手灌輸真氣,逐漸加深力量使長槍更向里深入一層,下墜的速度逐漸趨于平緩.長風怒吼一聲,左腿猛然踢出,強大的腳力向懸崖的峭壁上踢去."轟"的一聲,岩石的峭壁被踢出一個大坑,但長風的身形頓時在空中一頓,奇跡般的停頓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接著長風又向下掉去.

長風不在停頓,一腳一腳的向岩石上踢去,轟隆隆的爆炸聲不斷,一時間岩石飛滾,土塊橫飛,但長風下降的速度也已經漸漸的減慢了.而長風的左腳的鞋子已經消失,只剩下血肉模糊的左腳,要不是手中還有一個人,長風恐怕已經停了下來,但現在只能繼續用沒有知覺的左腿狂踢.

長風手中的長槍已經彎曲,而槍鋒早已被磨的光滑無比,隨著下落彎曲度也在加大,要不是長風是鐵制長槍恐怕根本禁不住兩人的下墜力量,但是這鐵制的長槍也岌岌可危.

隨著"錚……"的一聲金屬斷裂聲,長風手中本已經傷痕累累的長槍終于到達了它壽命的極限斷為了兩節.被崩斷的一端旋轉著向斜上方飛去,長風怒喝一聲,右手那著僅剩下的半截槍杆宛如長弓滿弦待發的向後蓄勢.無鋒的槍杆猛然向前紮去,頓時有一半都進入到了岩石中,又向下拉了一段距離,終于止住了下墜的趨勢,靜止在懸崖峭壁上.

長風吐了一口鮮血,雖然已經停了下來,但情況依然不容樂觀.長風抬頭看著那茫茫的云海,已經絲毫看不見懸崖的盡頭在何方,望著四周的五色云霧,長風無奈的歎了口氣,自己左手和左腿已經喪失了知覺,而前方還不知道有多少的距離,真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回去的那一刻.

但長風會放棄嗎?很顯然,他不會.從他一出生開始,他就不知道放棄為何物,在他人生的字眼里沒有放棄這倆個字,這不僅是他父親常掛在嘴邊的,也是他的座右銘,永不放棄.

盡管前路漫漫,但他有著鐵一般的意志堅持到最後.他默默的恢複著自己的右手,等待著右手漸漸恢複知覺的那一刻.這一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長風已經覺得右手好像有了些知覺.而這時,他的左手微微動了一下,長風大喜,望向昏迷不醒的古妮雅.只見古妮雅長長的睫毛輕微的顫動兩下,然後漸漸的睜開了雙眼,紫色的瞳孔里還有些迷茫,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時間只覺得自己迷迷糊糊.

這時她看見長風那關切的面龐,堅毅的雙眼正緊張的望著自己,心中有些甜蜜,但她緊跟著就發現了自己的情況.自己和長風都懸掛在滿是岩石的峭壁上,而自己雙腳懸空,要不是長風左手緊緊的抓住自己,自己早已經掉了下去.

當她清醒的時候,發覺自己的頭如針紮般的疼,而身體也虛弱無力仿佛不存在一般,不由得"嚶嚀"的痛哼一聲.長風趕快緊張道:"怎麼了?"

古妮雅緩緩的放松自己,有些虛弱道:"不知道,我現在全身都沒有力氣,頭也有些疼."

"那你看看自己還有沒有魔力."長風問道.

古妮雅聞言閉上雙眼,發現自己體內空空蕩蕩,一點魔法都沒有,精神海也是空曠一片,試著溝通天地間的元素恢複自己的魔力,她發現四周好像是一片真空,什麼都沒有,而她根本無法恢複.

古妮雅無奈的睜開雙眼,搖了搖頭道:"我根本沒辦法聚集精神力,連魔力都無法感應到."

"唉……"長風歎了口氣,"真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我的斗氣也全部消失不見了."

長風的一聲提醒使古妮雅猛然領悟,在看看四周那五色云霧的繚繞,失聲道:"難道這里是傳說中的落神崖."

"落神崖?那是什麼地方?"長風問道.

"落神崖顧名思義,就是眾神隕落的地方,但他還有個含義,那就是無論是誰掉入這個落神崖都不會活著出去,就算是神到了這里也絕無幸免."說到這,古妮雅充滿了悲傷,她也看過教廷的典籍,也知道二十三世教皇威廉的事跡,但他依然隕落在了這里,那她和長風又如何出去.

但同時她就醒悟過來,每個掉入落神崖的人都會身死,那她和長風為什麼還沒有事.看到長風右手抓住一個從岩石里伸出來金屬長杆,依稀能辨別出那是長風的長槍,他左手抓住了自己,此刻正懸掛在峭壁上.

古妮雅滿臉的不可置信,有些斷斷續續的問道:"你怎麼...沒有事?按道理...不論是誰來到這里都會喪失所有力量的?"看著古妮雅驚駭欲絕的表情長風不由得好笑,于是道:"那我們不還是活的好好的,我的斗氣的確消失了,但我還有真氣和武功啊."

長風以前和古妮雅說起真氣和武功的時候她總是覺得不理解,但現在她更加不理解了,沒想到在這個連神都能隕落的地方他的真氣居然能夠使用,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先不管這些,我們現在要想的是突破這個牢籠,回到上面去."長風冷靜的道.古妮雅看了看那根本看不到彼岸的距離,絕望道:"我們怎麼可能上的去."

長風笑了笑,一字一頓的對古妮雅說道:"告訴你一句話,一定要記得."轉過頭看向那五色的天空,堅毅的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古妮雅被長風這句話深深的打動了,看著長風的雙眼,堅定的點了點頭.

上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三十五章 絕望懸崖    下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三十七章 絕處逢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