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世無敵邪尊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十一章 公主碧琪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十一章 公主碧琪

('

夜晚,天氣有些涼爽,外邊燈火搖曳著.長風三人聚在屋里,聽那個精靈女孩的講述.

"我來自精靈森林,相信你們也看出來了,我的名字叫碧琪,首先要多謝你們把我從哪里救出來."長風搖了搖手道:"我們只是好運而已,想從哪里發點小財,沒想到會碰到你.""你還真直白啊."大家都笑了笑.[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好了,你是怎麼來到這的,還有說說你是怎麼被那群家伙抓起來的吧?"古特追問道.

"不瞞你們,其實我是精靈族的精靈公主."碧琪淡淡的道.聽了她的話,以長風和古特的家世也不禁駭然,不僅是碧琪的出身,也對她如何被抓感到了極大的驚訝.畢竟以碧琪精靈公主的身份,居然也會被人抓.不過也猜對了,精靈公主的血統的確非常高貴.

碧琪繼續說道:"我們精靈族有個規定,每當精靈在成年時,都會到大陸上游曆一番,已讓常年在精靈森林中的我們有足夠的生活經驗,在十年之後會到精靈森林,有的精靈也會呆在外邊,不過大多數的精靈都選擇回到精靈森林中,畢竟外面的世界充滿著黑暗,像人類的的狡猾,獸人的暴力,這些都讓我們愛好和平的精靈一族極度不喜歡.而我,在游曆滿十年的時候就會回到精靈森林接受精靈自然之神的傳承,幫助我的母親精靈女王打理精靈一族的事物,到了一定時候就會接受精靈女王的傳承,成為新的精靈女王."長風和古特也從驚訝中恢複過來,畢竟兩人也不是什麼普通人.見到長風和古特已經恢複平靜的臉,碧琪有些驚訝,不過她大致也能猜想出這兩個人也不是什麼普通人,否則不會無動于衷.于是又聽碧琪說道:"我現在已經出來九年了,在著九年的時間里,我們在大陸聖地卡倫城闖蕩,雖然我們精靈族很少和外面聯系,不過我們也需要錢財,我們精靈一族的酒可是遠近聞名哦."古特和長風點了點頭,畢竟精靈一族的釀酒技術可是在大陸上非常出名."我們在大陸出產酒而得到所需的物品,于是我就在那里出售美酒,並且得到了極大的歡迎,在有半年的時間我就會回到精靈森林的時候,卻發生了意外."長風疑惑道:"難道你這個精靈公主沒有人保護嗎?"碧琪歎了一口氣道:"本來是有的,不過在那天出了一些事情,保護我的人都被調走了,僅剩下幾個精靈弓箭手保護我,不過就在那天晚上,來了一群黑衣人,把我們打了個措手不及,我也中了他們兩個魔法,之後就不知道了.當我醒來之後,就看見你們了."

長風不由得暗自搖頭,很顯然,這是一個有計劃的行動,計劃之周密可見一斑.沒想到竟然還會有把注意打到精靈一族的公主身上,究竟是誰有怎麼大的膽子和實力把碧琪這個公主擄走?長風不由對這個勢力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而這時古特好奇的問碧琪道:"在卡倫城里,他們也敢出來抓人,難道教廷的人沒有管嗎?那群人的膽子也太大了.""其實我們去卡倫城教廷是知道的,而且還暗中派人保護我們,可奇怪的就是我們被襲擊時沒人通知我們,以至于被打個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我在卡倫城的時間也不是很確定,而且那天我也是從外面剛剛回來就被人突襲了."

"教廷有人是內奸."長風很快下了結論.

"不可能,教廷里面怎麼可能有人是內奸."古特的反應出乎長風的意料.無奈只能解釋道:"這個世界上沒什麼是不可能的,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不和諧的因素."長風也知道古特是教廷的人,也許會對這些產生抵觸,所以盡量說道婉轉一點,但這卻是事實.

看古特還是一臉不可置信,長風打了個簡單的例子:"就算太陽也有照不到的地方,教廷只能說里面的好人是大多數,但不能否認里面有些別的國家打入的奸細."碧琪也說道:"就算是我們精靈族也出過一些大奸大惡之徒,黑暗精靈就是這麼出現的."

人心難測,外表上誰也無法看出誰是正義,誰是邪惡.江湖上真小人不可怕,反而為居住才可怕.古特一旦明白了這個道理,開始咬牙切齒道:"不要讓我抓住他,否則我就把他送入地獄."對古特來說,這已經是很可怕的懲罰了.

長風陷入了沉思,誰會不計得罪精靈族的後果去綁架精靈族的公主,這里面誰會得益.突然,長風想出了一種可能."難道他們想挑起精靈族和教廷的爭端."古特一聽這個可能一口銀牙差點咬碎,估計要被他抓住內奸都會被他活活咬死.

碧琪驚訝的說道:"那誰會去做這種挑起戰爭的事."

長風分析道:"能夠在教廷里有人,而且想要挑起怎麼大爭端的只有五大帝國的人.大陸維持這麼多年的和平,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教廷的威懾不敢打動干戈,這次挑起教廷和精靈族的爭端很可能是想讓教廷不能插手.雖然精靈和教廷很難會大打出手,但還是會給人可乘之機,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也能猜出背後這個人的野心.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目的地是波瑞特帝國.能夠符合以上這些的人,那是誰我們大概就能想到了."

"波瑞特帝國的皇室."碧琪冷冷的吐出這幾個字.

"決對不放會過他們."古特咬牙切齒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要破壞他們的計劃."

"可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啊?"古特問道.

"我們不需要知道他們的目的,只要在他們那找到證據,在加上碧琪公主這個人證出來加以阻撓,那他們只能被千夫所指."長風對待敵人從來不知道仁慈.

古特這時問道:"除了你,還有其他的精靈被抓住嗎?"碧琪聽了古特的話後,立即露出了緊張的神色,有些緊張的道:"我也不知道,他們下手太快了,當時我是最早中了他們的招."長風趕快勸慰道:"不用擔心,那群人應該不會留下什麼線索給你們,所以他們不可能會留下你們精靈的人.""那豈不是凶多吉少."古特擔心的說道."也不一定,起碼我們在波瑞特帝國應該能找到蛛絲馬跡,一旦發現人是他們綁架的,那他們就很難脫身了."然後又道:"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找到你失散的同伴,趕快把他們救出來,要不經過一段時間,就不知道發生什麼變故了."碧琪一聽到長風要幫助她救出失散的同伴,感激的抬起了頭,眼神里發出了一陣不易察覺的光看向了長風.

古特迫不及待道:"我們馬上路.""不急于一時,我們休息一晚上恢複體力後在打探一番,才能去救人."

看碧琪黯然的神色,長風道:"相信我,一定會把她們救出來."

第二天一早,長風和古特吃過早飯就出去了,而碧琪的身份特點太大,所以沒有和二人一起.

走在路上,古特疑惑的問長風:"這個城市這麼大,我們要到哪里去找啊?"

長風回答道:"其實打探消息也是有學問的,打探消息,就要看什麼地方的人流來往最多,往往商人聚集的地方或者在一些酒館里最容易打探消息."

古特"哦"了一聲,他現在對長風好像有種特別的依賴,通過在大陸上長時間的游曆,和長風接觸的時間,他感覺到仿佛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困難的事長風總能輕易解決似的.所以對長風的話他都是深信不疑的.

兩人快速的走著,穿過兩條街,轉進一條巷子,很快來到了一個很熱鬧的地方,因為這條巷子里的人個個不是穿著皮甲就是拿著巨劍,還有拿著弓箭的,持著匕首的,許多形形色色的職業都彙聚在此,甚至還出現了幾個級別不高的魔法師.

古特好奇的左看看又看看,長風也四下看了看,對古特道:"好了,我們要找到的就是這里了."說著,就拉著古特向前走去.兩人左拐右拐來到一家名叫"冒險者"的酒館,而出入的往往都是一些經曆生死的傭兵,可以說,這里就是傭兵者的天堂.

兩人走進了酒店,到酒店後,也不禁霍然一亮,這個酒館並不是顯得有多豪華,連桌子椅子都是木制的.但里面喧囂的氣氛和一陣酒香卻讓人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長風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那種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豪邁感覺了,當他看到這里時,唯一想做的就是喝上一大碗烈酒來緩解他十多年來那壓抑的豪情.不過長風還是分得清主次的,平複了一些心中的激情和古特一起走到了櫃台上,對櫃台的服務人員道:"麻煩來一杯酒,要最烈的酒."長風現在十五歲,雖然由于長時間練武的原因,他和普通人已經差不多高,但依然無法掩飾他臉上的一些稚嫩,他說話的聲音因為激動,所以有些大,以至于一邊正在喝酒的傭兵聽到了他的話,傳來一陣大笑.

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粗聲粗氣的大笑道:"小子,你才多大啊,就學喝酒,還是最烈的酒,就不怕被父母知道打你的屁股."說後引得一陣哄堂大笑.

長風沒有理會這些笑聲,自己也笑了一下,他喜歡這種感覺.見到服務人員已經端著一大杯酒出來了,一手接過,湊到自己的鼻子下聞了一下,露出一副陶醉的樣子,而服務人員也好奇的看著長風,想看看長風如何把這一杯最烈的酒喝下去,這種酒就連一些傭兵也不敢喝啊.有同樣想法的還有那些傭兵,他們想看看這個小子是不是喝了這酒就會立刻吐出來.只有古特,眼睛透露出一種奇特的目光,靜靜的看著長風.

搖了搖紅色如鮮血般的酒,長風沒有停留,酒杯湊到嘴唇,一仰頭,只見長風就發出"咕咚咕咚"的聲音,隨著一大杯酒的漸漸減少,傭兵們都沒有在哄笑的意思,靜靜的看著他.

一杯酒終于減低,摸了一下嘴唇,手中酒杯杯口朝下向傭兵們搖了搖,大笑道:"好酒."

"好"那個絡腮胡子的大漢大聲叫好,在這個酒館,實力說話,長風以他的酒量已經得到這群亡命之徒認可.

"小子,看你年紀輕輕,但著酒量不小啊,就這酒可連我都不敢這麼一口喝光啊."那個絡腮胡子的大漢豪爽的對長風說道.

長風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回答.以前長風在江湖的時候那天不是大口喝酒,更何況他以前是北方人,從小就在烈酒中泡大,而且這個世界的酒並不如以前他喝的酒烈,也就是他剛剛喝的那杯才那算烈酒.在青龍堡的時候他喝的都是那些貴族們品的名酒,對于長風來說就像白開水一般,試問他這麼可能不在著好好的喝一番.

"來,來,來,小兄弟到我們著來喝一杯,你這頓酒錢算我的."漢子很豪爽,對于他這樣的人來說,只要能喝到一起的就是朋友了,所以對長風異常的有好感.

長風沒有拒絕,喝酒嗎,當然是人越多越好.長風不喜歡和那些貴族似的優雅的品酒,對于他來說,他更喜歡像漢子這樣豪爽的人,沒什麼理由,沒有心計,就這樣在酒桌上一起拼酒,那就是朋友,是兄弟.

長風大笑道:"好啊,看看我們誰的酒量大,不要怕喝窮你啊."大漢一擺手,熱情的道:"哪里話,四方聚在一起就是緣分,有緣就來喝一杯嗎."

長風拉著古特坐到了那群傭兵的群體中,沒有說話,端起一大杯酒,一仰頭就干了.那群傭兵頓時氣氛高漲起來,大家就這樣拼起酒來.

一直以來,古特始終坐在長風的旁邊,他沒有阻止長風,只是靜靜的在一邊看著長風和這群傭兵們拼酒.呆在長風身邊,他看到了另一個世界,他也看到了長風另一面,不是平常時的謙和有禮,也不是殺人時的冷漠,不是冷靜的頭腦.她說不上這時一種什麼感覺,但現在她很願意看到長風的這種豪情,一種男子的豪情.

上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十章 精靈少女    下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十二章 消息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