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世無敵邪尊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七章 強盜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七章 強盜

('

卡倫城的一間大廳里,一個英俊的男子站在那.男子一頭金色的頭發更增加了他的魅力,身披紅色的祭祀袍,整個人散發著絕對的氣勢.而他的身邊站在一個身穿白色祭祀袍的絕美少婦,紫色的長發劃過腰際,散發著一股聖潔的光輝.這時,兩人正在聽站在兩人下面一個身披銀色鎧甲的男子彙報.

聽過男子的彙報後,那個金發男子沉聲道:"這麼說,她現在正在阿塞爾城了.好,繼續跟著她,必要的時候可以現身保護她,下去吧."說罷一擺手,對下面的人揮了揮.[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騎士走後,邊上的那個女子說道:"三哥,你就這麼讓女兒在外邊,難道你不擔心嗎?"那個那個男子微微笑道:"不用擔心,那丫頭自己閑不住跑出去,就讓她玩個痛快吧."而那個女子一臉的擔憂道:"那你剛剛沒聽到說有個不明身份的男子和女兒在一起嗎?"布瑞特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又有什麼關系,多一個人照顧她而已,而且跟據他說的話可以看出他沒什麼惡意."那個女子聽了他的話後,雙眉凝蹙,用手在布瑞特的腰處狠狠的掐了一下.布瑞特身體頓時一僵,趕忙道:"放心吧,一會兒我就親自去找咱們女兒."那女子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手也從布瑞特的腰部收了回來,布瑞特不禁松了口氣.這麼多年,他還是對妻子有些懼怕.

這時布瑞特又說道:"對了,你知道特拉·法加爾吧?"那女子聽了布瑞特的問題,皺了皺眉,疑道:"就是那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據說他現在好像是八階武者了吧,好像快到九階亞聖了,他怎麼了?"布瑞特沉吟道:"不得不說那個法加爾確實是個天才,他才多大,就已經是八階武者了,而且我現在聽說他正在進行藍泉騎士的晉級考驗.""什麼,藍泉騎士的考驗."那個女子驚訝道.布瑞特點了點頭道:"沒錯,呵呵,這麼小的年紀就要當籃泉騎士,這可是教廷史無前例的第一個啊."女子回複了冷靜,道:"教廷一共有十二個藍泉騎士,和我的十二白衣祭祀的級別同等,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我們的女兒都沒他厲害."布瑞特哼了一聲道:"我們的女兒天賦不下于那個法加爾,要不是她貪玩,她的魔法級別怎麼會是現在這樣."女子在一邊勸道:"好了,不說女兒,要不是你逼她修煉,她至于離家出走嗎?"布瑞特聽了女子的話後,緩了緩道:"明天我去找女兒,看看和我們家女兒在一起的人究竟如何."那女子聽後笑了笑.

第二天,一晚舒適的睡過覺的古特伸了個懶腰,准備起床去梳洗一番.走出房門看到長風並沒有睡覺,而是盤膝坐在窗戶底下曬太陽.古特好奇的走了過去,看到長風奇怪的姿勢,問道:"長風,你在干嘛呢?"

長風吐出了口濁氣,回答道:"修煉."

"好像從來沒見過你這種修煉方式的啊?"古特若有所思道.不過他也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只是有些奇怪罷了.

倆個人吃過早飯後開始上路.當兩個人走出阿塞爾城後,古特有些激動問道:"我們接下來上哪啊?"長風回答道:"目前沒有什麼事,所以我想先上卡倫城去看看."古特一聽,趕忙阻止道:"不行不行,這麼早去卡倫城干嘛?怎麼說我們也先到別處去玩玩,最後再到卡倫城去."長風聽了古特的建議後,想了想笑道:"也可以,不過哪還有比卡倫城更加繁華的城市?而且還是聖地."古特回答道:"怎麼沒有,你就知道卡倫城是最大的城市啊,城鎮不光要繁華,有許多的城鎮也有水一般的溫柔景色,和豪華的異族風情,我們就盡情的去游曆,繞著卡倫聖地把大陸的個個帝國游曆一遍,到最後再回卡倫城."長風呵呵一笑,對古特說道:"是不是你家在卡倫所以不敢回去啊?"古特忽地一頓,大窘道:"不去就是不去,那這麼多問題."長風哈哈笑道:"好好,不去就不去,聽你的,你說去哪就去哪."古特聽了這話才舒了口氣.

隨即眼珠一轉,道:"我們先去波瑞克帝國吧,那里我沒有去過,也對那里知道的很少.""哦,為什麼?""因為波瑞克帝國的西部有西方大沼澤,據說傭兵都會去那里探險,所以想去哪見識見識."長風不禁笑道:"你就不怕,那了可是凶險異常啊,據說傭兵去了都很少有能回來的."古特嘻嘻笑道:"不怕,我不有你保護呢嗎,如果實在太凶險我們就退回來唄."長風搖了搖頭,但還是答應他了,也許是勇者無懼吧,長風對未知的東西也很好奇,想要去一探究竟.

"那好,我們趕快前進吧."說著拉著長風跑了出去.兩人最後決定向西北方向走,先走出科林蘭卡帝國,然後向格蘭特帝國前進.

經過幾天的走野地,爬高山,風餐露宿.古特也從難過到漸漸適應了這樣的生活,而且在艱難的道路上找出幾分樂趣.在這一路上,長風也沒少照顧古特,因為他的體質著實不太好.現在兩人的關系非常好,兩人睡在一起,連古特都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已經習慣了這樣,但還是從來沒在長風面前脫過衣服.

長途跋涉雖然苦點,但有時路過城鎮兩人也能好好的玩一番.走了大概半個多月,終于走出了科林蘭卡帝國,到了和波瑞克帝國的邊境線.雖然兩人對波瑞特帝國不太熟悉,但傳言這個帝國邊防方面不好,多少強盜小偷之流,因此兩人也小心了許多,盡量往人多的道路走.

兩人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根據地圖來看,他們兩人選的這條路距離下一個城市還有幾天的路程.這條路不算太寬,一邊是荒涼的大地,一邊是山嶺的斜坡.這座山嶺上灌木很多,由于是春天,灌木從中綠葉也生長出來,顯得很蒼翠.

古特經過這些天的長途跋涉,人顯得有些疲憊,但還很精神,正四處觀望著.這時長風停了下來,古特見長風停了下來,回頭向他問道:"怎麼不走了?"長風笑了笑道:"有人打劫."古特聽後一愣,頭趕忙向四處觀望,疑聲問道:"在哪呢,在哪呢?"對他來說,被打劫是件新奇的事.

而這時,灌木從中的強盜也覺得奇怪,前方哨子來報說有兩個肥羊,看裝束雖然不是什麼有錢人但也能有油水可撈吧,而且年紀不大,怎麼就偏偏到這停下了.難道發現了我們不成?不管了,反正發不發現都要打劫.強盜首領一聲令下,所有的強盜都下來了.

盡管被長風提醒了,但古特還是對這些突然從灌木叢里冒出來的強盜嚇了一跳,尤其是看到那些明晃晃的刀後,感到了一絲恐懼.看了一眼邊上的長風,心里突然踏實了許多.而長風冷靜的打量著這些強盜,強盜一共從山嶺上下來十多個人,據長風觀察這是這伙強盜的全體人員了,這伙人凶神惡煞的看這二人,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常刀口上舔血的人,站在他們中間的是一個手里拿了個板斧的彪悍大漢,應該是他們的首領.長風看著這些強盜靜靜的沉思,對付這種強盜,長風從來不會手軟,在前世的時候他貌似沒少殺.看到這些強盜他想起了以前,他明白了,不管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但他的本質不會有區別.有好就有壞,弱肉強食,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無論什麼世界都是這樣.所以對付這樣的強盜沒什麼好說的.你弱,他們就欺負你,你強,他們就怕你.

長風正在沉思,這些強盜可不會等你,一個拿著鋼刀的小嘍啰走了出來,拿著刀對著兩人喊道:"前面的兩個小子,識相的趕快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了,免得我們動手."長風從沉思中醒過來,對他道:"你說什麼?"那個強盜嘴一咧,用刀指著長風罵道:"臭小子,我說......"還沒有聽他說完,只見青鋒一閃,那個強盜就像一只鳴叫公雞突然被掐住脖子,發出了"諤...諤..."的聲音.他感覺一股熱熱的液體正從脖子里流出來,全身開始冰冷,然後兩眼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時雙方都發出了驚愕的聲音,古特捂著嘴,驚訝的看著長風.而長風則快速的沖了出去,那個強盜首領畢竟還是有兩下子,臉上的青筋暴起,突然大吼一聲,雙手持斧,對著長風的頭就劈了下來.

只聽"諍"的一聲,接著就傳來兵刃入骨的穿透聲.只見長風手握長槍將強盜首領胸部整個貫穿,只探出個槍頭,正"滴滴答答"的滴著血.血滴到了地面,很快滲了進去,留下了一大灘殷紅的血跡.斧子也被打飛到一邊.長風單手提著長槍,把強盜首領挑了起來,血正沿著長槍流來下來.看到這一幕的強盜們,正群人全都呆住了,雙手不斷的顫抖著,連兵器掉了都不知道.單手能把一個二百多斤的大漢挑起來,這得多大的臂力,強盜們甚至不敢去想象了.這時長風像甩包袱一樣把強盜首領甩了出去,發出"碰"的一聲.也不知誰尖叫了一聲,頓時強盜們一哄而散,一邊跑一邊大喊救命.現在在強盜的眼里,長風無疑和魔神一般,哪還管了那麼多,作鳥獸散了.

古特不可思議的看著正在擦拭長槍血跡的長風,從小到大,古特雖然頑皮了一點,但他還從未見過這樣場面,整個人呆呆的不知道干什麼好了.不過,長風那一記槍挑強盜首領的樣子也震撼著古特,估計他一輩子也忘不掉了.

知道這時,古特才看向長風的兵器.那是一把有兩米左右的長槍.在這個大陸,人們的主武器是劍,只是在投擲中有一種菱槍,還有騎士所用的長矛,但很少有用槍做自己武器的.因為這個大陸認為只有劍才是武者的精神,所以大陸的武者大多都是用劍的.

長風把他的長槍結旋後放進了他背著的鹿皮口袋里,看到古特一副呆呆地的表情,就對古特說道:"殺一個強盜,就等于救了許許多多的人,因為這些強盜做的都是殺人越貨的勾當,殺了他們也沒人會覺得同情他們,反而會叫好呢.就算是國家的軍隊碰上他們,也會毫不留情的把他們剿殺."古特聽過長風的解釋後,想了一下,也覺得長風說的確是不錯.就算是教廷,碰上他們都會不留余地的清殺.如果被抓住,也會在大街上游街示眾,被人們所唾棄,最後被絞死.相通了這些,古特反而有疑問了,于是問長風道:"那你為什麼不把他們全都殺光呢?"長風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道:"俗話說上天有好生之德,放哪些強盜一次又如何."古特被長風的話逗樂了,笑道:"什麼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只聽過'神說,要學會寬恕’這句話."長風也笑道:"其實呢,強盜首領已經死了,再殺他們那些小嘍啰就沒什麼必要了,他們有的也是有不情願的,如果他們改過自新重新做人那就再好不過了."古特撅著嘴說道:"你還真心好."長風甩了甩頭發,他對古特有時候露出的女性化表情還是有些不適應,大概貴族都是這個樣吧.挎上背包道:"好了,我們趕快走吧,照這麼下去,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下一個城市了,我們的干糧已經不夠了."于是倆個人經過這一段小小的插曲又開始了旅程.

長風說的是沒錯,還沒有到達下一個城市,糧食已經吃沒了,不過好在長風在野外的生活經驗無比豐富,還打了一只野兔.當時古特還說小兔子也是一個鮮活的生命,不應該去傷害它,那是多麼殘忍的一大堆廢話,但等烤完後也沒見古特少吃了.

長風找了一處河水,把野兔剝了皮,去了內髒,在水中清洗乾淨就開始生火烤了.明亮的火焰吞噬著柴木,發出了"噼啪"的聲響,冒出了屢屢熏煙.古特坐在火堆旁邊,看著長風用一根粗大的樹枝把那野兔子插了放在火上烤.隨著火焰的炙烤,兔子肉漸漸變成淡淡金黃色,而兔子身上也凝成了一粒粒的油脂像水珠一樣滴了下來.

在淙淙的流水邊上,一股噴香的氣味在四溢飄散在.由于古特有些餓了,禁不住口中生津,吞了口口水,看著正在烤肉的長風.漆黑的長發擋住了明亮的眼睛,但依然有一雙幽亮光芒透過來,在加上一張英俊的臉頰,古特不由得看癡了.回了回神不禁有些臉頰發熱.搖頭把這個思想甩了出去.

長風奇怪的看了看古特,問道:"你怎麼了,沒事吧?"古特臉一紅,趕忙道:"我沒事,怎麼了?"還好是在天黑,不然紅紅的臉一定被長風看到了.長風回答道:"沒什麼,只不過野兔烤好了,可以吃了."古特一聽之下,立刻感覺到一陣濃濃的香氣噴來,聞一聞好像身子都清了許多.

古特趕忙伸出手去,長風還沒來得及提醒,就聽"啊"的一聲,卻是被燙著了.

看到古特快速的向小手吹氣,長風提醒道:"不要急."說著就把烤兔從火上拿下,等溫度稍微低了些,才用手小心地撕下一個兔子後腿,遞給古特,笑道:"吃吧."古特輕輕的接過兔子後腿,吹了一口氣,先撕下了一小塊肉嚼著.後來也不顧儀表,大啃起來.長風笑了笑,道:"小心些,當心有燙到."說罷也啃起了兔子肉.

風靜靜吹拂著,一片片的葉子發出"簌簌"聲響.林間月光透過茂密的樹葉,點點滴滴灑了下來.古特輕輕的說道:"這是我一生一來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長風沒有在意,笑著說了一聲:"是嗎?"

但古特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上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六章 少年古特    下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八章 傭兵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