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第二十一章 傷心欲絕   
  
第二十一章 傷心欲絕

從黃龍頂上俯瞰只有巴掌大的夢島,實際上面積有幾十平方公里,島上建築林立,樹木高大,枝葉繁盛.碼頭上停泊著大小船只上百艘,最大的船看起來有上千的噸位.岸邊每棵樹下都站著一個水手,頭發盤頂,包在一個黑色網兜里.

此時,明朱公已帶著一班家丁水手正在岸邊等候.

宋奇望見鶴發童顏的明朱公,趕緊上前一步給明朱公跪拜施禮道:"明朱老先生對我的救命之恩天高地厚!我宋奇沒齒不忘!"

明朱公忙攙起宋奇,口內謙讓道:"舉手之勞,不必如此!"

宋奇又重新給明玉施禮道謝,明玉亦還禮不迭.

簡單的寒暄過後,一起上了朱輪翠蓋的馬車,向島中央搖搖而去.別看這只是一個海外小島,馬路卻非常寬闊,可容四輛馬車並行.一路上小草呈青競綠,花兒爭奇斗豔,樹木競相爭高,風景美不勝收,非同尋常.

馬車行馳了約半個時辰,來到了一處房屋密集區,這一帶的房屋清一色的紅牆碧瓦,中間矗立著一座高大軒昂的大樓,屋頂高出樹表,飛簷斗角,雕梁畫棟,氣勢非凡,上書斗大的四個鎦金大字:"明朱公府".

宋奇跟著明朱公進了寬敞的大廳,只見廳堂中間擺有幾張長條桌,每章桌上早已碗盤羅列,滿布著各色菜肴.

此時凌雪已換了一套粉紅色的衣服,由兩個小丫鬟扶著,從里面房間輕移蓮步,也來到大廳.一見宋奇,就連忙推開丫鬟,撲了上來,快貼近宋奇時,陡然收住了身形,只是伸手攜起宋奇的手,眼含熱淚無限親切地望著宋奇說:"宋大哥,我想死你了!"

宋奇此時也有擁抱一下凌雪的沖動,只是當著眾人的面,無法施展開來,只得拉著她的手直晃,且含淚笑道:"我也是!你看我們不是好好活著嗎!"

"活著真好!"凌雪淚眼盈盈笑道.兩人四只眼睛,淚眼對淚眼,哭哭笑笑好一回.

這時明朱公讓眾人在桌邊坐下,命丫環給每個人都斟了一杯酒,隨後他端起眼前的酒杯,望著宋奇和凌雪道:"這杯酒給宋公子和雪兒壓驚!"

宋奇道了謝,端起酒杯送到嘴邊,正要喝,忽聽旁邊席上的凌雪抽泣道:"明伯伯,我爹,我爹他死得好慘啊!…"話猶未了,啪的一聲,酒杯掉在地上,酒水灑了宋奇一褲子.

凌雪一陣眩暈,搖搖欲倒.

宋奇大驚失色,連忙放下酒杯,伸手扶住凌雪.只見她雙眼緊閉,臉色發青,櫻唇發白,狀極憔悴.明玉也移步過來,兩人一邊一個扶著凌雪.

宋奇見她昏迷不醒,伸手欲按她的人中,被明玉一手擋開了,說聲:"讓我來!"便伸出蔥蔥玉指,輕輕地按了幾下凌雪的人中.

明朱公伸手探了探凌雪的額頭,皺了皺眉說:"好燙,發燒了!"忙吩咐丫鬟快去叫醫生.

島上有明朱公專用的醫生,一叫就到.

醫生到來時,凌雪已經醒了,靠在明玉懷里,哇哇的痛哭,眼淚像黃河之水一樣,滔滔不絕.

醫生探手試了試她額頭上的溫度,又切了切脈,低頭診視了一會兒,回頭向明朱公說:"無甚大礙,只是過度勞累加上過度驚嚇,才引起身體發熱.待我開幾味藥,按時服用,疏散疏散,不出三天就會好轉."

明朱公聽了頷首微笑.宋奇忙向醫生拱手道謝,醫生說來聲不謝,提了藥箱自去了.

夢島地廣人稀.明朱公府寬大軒敞,亭台樓閣眾多.

明朱公安排凌雪在府邸大廳西面的文玉苑住下,撥了兩個丫鬟若云若霞服侍,與明玉的卓玉苑一前一後近在咫尺;安排宋奇住在東面的德賢苑,也撥了兩個小厮艾財艾福伺候.

兩院相隔四五百步之路.

在床上睡了兩天,又按時複了藥,凌雪的身體好多了,燒也退了,不過還是無精打采,動輒流淚啼泣.好在明玉候在床邊,隨時安慰勸導,倒也挺了過來.

來島上第三天早上,明朱公帶著凌雪宋奇等人乘船回到龍尾山凌玉村,給凌老爹舉辦葬禮.

前一天他親自帶領數十名水手去龍尾山清理現場.從死尸堆中找到了凌老爹的無頭尸體,慘不忍睹.

凌玉村,這個宋奇回到古代曾經住了四個月的地方,現在是一片廢墟,一片狼藉,地是黑的,石頭是黑的,樹也是黑的,真是滿目蕭條,觸目驚心.

此時凌老爹已經被安放在一口漆黑大棺材里面.凌雪跪在棺材旁,用手拍打著棺蓋,嚎啕痛哭,哭著哭著又暈倒了.

宋奇亦跪在棺材旁邊,失聲痛哭,淚下沾襟.他想起師父救了自己的命,想起他對自己的照顧,想起他的英雄壯舉,想起他慘死在敵人的刀下,而今只能躺在黑漆漆的棺材里,怎不令人傷心流淚長歎息?

連明朱公那樣久經歲月磨練的人,也是雙淚長流,連聲歎息道:"天意啊!這一切都是天意啊!".

明玉也哭成了淚人一個,她一面哭一面還得照顧凌雪.

眾多家丁水手低頭肅立在兩旁,一片噓唏之聲.有默默流淚的,有低聲啜泣的,有失聲慟哭的,還有好幾個水手跪在棺材前悲聲呼喊道:"師父!..."這麼說來,那幾人應該也是師父的徒弟.

約摸慟哭了半個時辰,在明玉的勸慰下,凌雪才止住了哭.此時她已經哭得眼睛紅腫,臉上滿是淚痕,頭發也散亂地粘在臉上,甚為可憐.

明朱公伸手摩挲著凌雪的頭,顫聲安慰道:"雪兒,人死不能複生,你要節哀順變,讓你爹早點安息吧!"

凌雪淚眼模糊地點了點頭.

這時只見明朱公揚了揚手,四個水手遂抬起棺材,五個水手吹吹打打,凌雪明玉行右,宋奇行左,手扶棺材,跟在明朱公的身後,往院子外面一徑行去.

幾十個身穿素衣麻服的人抬著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在這青山綠樹環抱的海邊徐徐巡行,構成了一幅淒淒慘慘的送葬圖.

他們抬著棺材去了龍尾山,去了海邊,又去了黃龍嶺山腳,去了凌鶴來生前所熟悉的所有的角落,最後來到了一片林木蔥蘢的山岙里.

這里,宋奇以前沒有來過.

在近山腳的幾棵大樹下,有一座悚然凸起的塚,塚前立著塊石碑,上書六個隸體大字:"愛妻玉蘭之墓".不用說,這便是凌雪母親之墓了.現在凌老爹也要在這里長眠...

宋奇望著那青青之塚茫然出神,心里一酸,感而歎道:"師父生前刺殺了皇上,轟轟烈烈,全身而退,死後還能和自己所愛的人長相斯,永相守,並肩而眠于這高山深海之間.這麼說起來,師父還是有福的."

明朱公親手扶了棺木下葬,又親手覆了第一層土.望著漸漸堆起的墳墓,明朱公禁不住泣下如雨,聲音顫抖道:"鶴來兄,你就安心去吧!到泉下和玉蘭相會,一起升天吧!你的女兒我一定會當做自己的女兒來養,你就放心去吧!"

最後墓碑立了起來,上書七個大字:"義士凌鶴來之墓!"

明朱公慈祥地撫摸著凌雪的頭發,勸慰說:"雪兒,這里不能再住了,你以後就跟我們一起住在島上吧."

此時凌雪毫無主意,無可無不可,默默點下頭.

她還能說什麼?一來這里隨時會有危險,二來這里已經沒有房子沒有親人了….

眾人叩過頭,燒過紙錢,然後依依不舍地離開了墓地.

凌雪傷心欲絕,滿面淚痕,被明玉攙扶著,步履蹣跚,一步一回頭,依依不舍地離開了她生活了十多年的,承載了她的少女時代美好回憶的龍尾山上的家...

接下來連續幾天,凌雪都是悶悶不樂,郁郁寡歡,無精打采,萎靡不振.睡覺時經常半夜被噩夢驚醒,醒來後直叫"爹,我怕!".

明玉只得暫時搬過來陪凌雪一起睡.

這夜,明玉被一陣手舞足動的動靜驚醒.她揉了揉眼睛,起床點著了樹形燈上的蠟燭.只見凌雪手腳不停地抽打,嘴巴撕聲裂肺地叫嚷,卻沒有發聲音.顯然是被夢魘壓住了.

明玉輕撫凌雪的額頭,輕聲道:"雪兒,你又做惡夢了?"

良久,凌雪才微微睜開眼,看到牆上上下左右晃動的影子,連忙撲進明玉懷里,嘴里叫嚷道:"爹,我怕!"

明玉一手摟著凌雪的肩,一手輕撫著她的頭發,安慰道:"雪兒別怕!我在你身邊!有什麼妖魔鬼怪統統滾開!"

凌雪頭發有些凌亂地披于腦後,眼光呆滯無神,聲音嘶啞地說道:"明玉姐,我怕!"

明玉柔聲道:"雪兒,有什麼好怕的?你以前不是膽子最大的嗎?怎麼會怕呢?"

"我沒有爹了,以後我怎麼辦哪?我真好怕!"凌雪說著又傷心哭泣起來.

唉!明玉長歎了一口氣,溫言勸慰道:"雪兒,人死不能複生,你要振作起來.凌叔叔在天上看到你這麼傷心,他的靈魂也會不高興的."

凌雪似乎有清醒起來,"明玉姐,你說的道理我都懂!你放心,我沒事的!"

"你這樣子能說沒事嗎?"明玉嚴肅地說道,"老是這樣要憋出病來的.不如天亮後我帶你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心情也會好一點."

"你不用擔心我.我睡一會就好的."凌雪說著便倒了下去,把被子向頭上一蒙,從被子悶聲悶氣道:"天亮後你還是帶宋大哥出去走走,讓他熟悉熟悉環境."

"那好吧."明玉歎了口氣,幫她蓋好被子,捏好被角,自己也上床滅燈睡覺...

上篇:第二十章 重遇明玉    下篇:第二十二章 海島奇覽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