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第十七章 熊熊大火   
  
第十七章 熊熊大火

此時屋子里堆滿了士兵的尸體.

再看凌老爹父女,仍然在刀光劍影圍繞中左沖右突,四五個士兵沒來得及撤退的士兵,猶作困獸之斗.

對于和凌老爹父女交戰的敵人,宋奇無法施以弩箭,因為他怕誤傷到己方.他只能提著連弩在旁小心提防著.

宋奇好奇怪以師父那麼虛弱的身體,剛才走路都需要攙扶,現在面對突然來臨的強敵,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居然能戰斗這麼久,殺敵這麼多.

今天連弩也立了大功,至少射倒了二十名士兵,在一定程度上壓制住了敵方的進攻.宋奇很慶幸十幾天前自己做了這把連弩,如果沒有這把連弩,今天的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接下來的戰斗將更加激烈!敵人准備用火攻,在火攻當中,這把連弩將毫無作用!那麼接下來我們將如何應敵?

還沒有來得及思考,火把已經從四面八方扔向了屋子.木結構,草皮頂,這樣的屋子最容易著火了,一點就著,一著就熊熊燃燒起來,火舌順著屋頂,門窗,向屋里燒了進來,見什麼燒什麼.火勢非常旺,整個屋子都被火所吞噬.

此時屋頂上劈劈啪啪之聲不絕于耳,不時有木椽帶著一片片火星從屋頂上飛落下來.

剩下來的幾個士兵見屋里著火了,都想瞅個機會奪門而出,但又不想露出破綻被凌老爹父女所傷,此時是留也不是,撤也不是,不知是急得,還是被火烤得,額頭根根青筋暴露,全身大汗淋漓.

下面幾個人戰斗正酣,全然不知致命的危險就懸于他們的頭頂.只見屋頂上的大梁因兩邊的承重柱子都被火燒焦了,搖搖欲墜,危如累卵,隨時可能翻滾下來.這個大梁正在凌老爹他們戰斗場所的頭頂正上方.如果被大梁砸著,後果不堪設想.

而下面的激戰又加速了這個危險的到來.因為滿屋子的刀光劍氣助推了大梁的搖晃,讓它晃動得更加厲害,積壓在木梁上的陳年灰塵夾著火星簌簌而下.

宋奇急聲驚呼一聲:"大梁快砸下來了!快閃開!"

話音未落,一個士兵的砍向凌雪的刀砍空了,咔嚓一聲重重地砍在其中一根承重的柱子上.那個柱子本已被火燒得松動,此時被刀砍得一晃動,上面那根木梁嘎吱一聲錯了位,一頭失去支撐,登時嘩啦一聲,帶著熊熊火焰,夾著灼灼熱氣,以泰山壓卵之勢,向地上酣戰的人們頭頂上重重砸去.

在大梁即將砸到頭頂的千鈞一發之際,宋奇來不及多想,象餓虎撲羊一樣,縱身一撲,將凌老爹父女,一手一個,向旁邊推出去三四步之遠.

兩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只見那大梁帶著耀眼火光,從他們眼前轟然墜地,重重地砸在一個士兵的頭上,激起一地的塵土,滿天的火花和滔天的血光.那士兵來不及就被閻王攫去了性命,一眨眼間尸體已被熊熊火焰嗤嗤然燒焦,發出一股惡臭難聞之焦味.

凌老爹父女被火光熏得睜不開眼,又被熱浪烤得站不住腳,趕緊向後連退幾步.剩下的三個士兵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的魂飛魄散,呼啦一下連蹦帶跳,越過幾處著火之點,一路嗷叫著向門外逃之夭夭了.

凌老爹定了定心神,見大梁被火焰包圍,一頭砸在地上,一頭還頂在另一邊的柱子上,屋里上下皆是火,不時有大塊的著火的木頭傾滾而下,危情萬分,連忙大呼一聲:"快沖出去!"

宋奇和凌雪一人頂著一張桌子,夾著凌老爹,冒著如雨傾瀉下來的火星,鑽過地上熊熊燃燒的大梁,從屋里沖了出來.

敵方將軍乙橫和士兵望著屋頂上熊熊燃燒的烈火,一陣狂笑!

第一波進攻,他們死傷五十幾個士兵,算是小敗.第二波他們采取火攻,將輕易獲勝.看他們三人還能折騰多久!

乙橫見他們冒火沖出了屋子,正中下懷,立即命令士兵放箭.頓時箭在空中飛舞,象雨一樣攢射而來.

這時桌子派上了一些用場,兩張桌板並排豎起,就成了兩面盾牌,他們三人就蹲在桌板後面避箭.

只見凌老爹和凌雪靠劍拄著蹲在地下,氣喘籲籲,汗啪嗒啪嗒往下掉,全身是血,凌老爹身上有五處刀傷,凌雪身上也有兩三處.他們是想借此一隙之機,好好休整一下,迅速恢複元氣,以迎接後面更加慘烈的戰斗.

如雨飛來的箭立時就把桌子射成了刺猬.有幾支箭居然射穿了桌板,紮在他們身上.

宋奇身上也中了一支箭,不過這支箭穿過桌板後力道減小了很多,只在他身上劃開一個口子,並沒有射進身體.饒是這樣,宋奇也感到一陣劇痛.這是他人生當中第一次中箭負傷.

但此時宋奇沒有時間去體驗痛感,他抬起連弩,從桌子縫隙中尋找乙橫,心想:"一定要射倒乙橫,才能結束今天的戰斗"他想故伎重演.

由于縫隙中可見范圍太小,找不到將軍的位置.宋奇只能瞄准視線范圍中最前面的一個士兵,扣動扳機.一個士兵應聲而倒.宋奇連扣五次扳機,倒下了五個士兵.這下敵人一陣騷動,紛紛後退.

凌雪身上中了一支箭,她用力把箭折斷了.回頭再看凌老爹,被穿過桌板的箭釘住了,箭頭紮在他身上,箭尾還在桌板上,腿上則被越過桌子的箭射中,身體已經不能動了.他雙眉緊擰,面無血色,強忍著極端痛楚,淒然無力地說:"我已經不行了,你們快走!"

宋奇淚如雨下,泣道:"師父!我們一起走!我一定會活著出去的.以後我還要向你學射箭,學武功!"

凌雪看到她爹痛苦掙紮的樣子,心如刀絞,眼淚嘩嘩直流,蹲在地上哭道:"爹,我們要一起走!"哭著哭著,猛地從地上拾起一張弓和幾支箭,發瘋似地沖上前朝敵人射去.

望著師父痛苦萬分的樣子,宋奇也是怒火中燒,他猛地沖上去連射了幾支.又有幾個士兵中箭倒地.這些士兵連退了幾步,乙橫騎在馬上,舉起劍,喝阻那些後退的士兵.

這時乙橫進入了宋奇的視線范圍之內,也進入了連弩的射程之中,他連忙抬連弩指向了馬背上的乙橫,瞄准,扣扳機,一支弩箭象子彈一樣飛了過去,整個過程一氣呵成.那乙橫不愧為將軍,眼疾手快,看到弩箭飛來,連忙用劍一格,把弩箭打在地上.

說時遲,那時快,第二支箭又到了,乙橫畢竟是將軍,把馬往旁邊一帶,人往旁邊一閃.要害部位算是躲過了,箭"噗"的一聲射在他的左臂上.乙橫哎喲一聲,帶馬跳出去好幾步,士兵們見將軍都退後了,也爭先恐後的退後了十幾步...

宋奇還想沖上前放箭,忽聽到凌老爹慘叫一聲,宋奇回頭一望,原來凌老爹身上的箭一頭連著桌子,不易折斷,凌雪只能用劍靠著桌子那一側把箭杆砍斷,雖然很小心,但饒是這樣一下,就已把痛極萬分的凌老爹疼的昏死了過去.

"爹!你醒醒!"凌雪哭叫著.

宋奇回到她身邊,急道:"雪兒,快把師父背起來,我掩護你殺出去!"

凌雪點點頭,擦去臉上的淚水,小心翼翼地從地上攙起了人事不省的凌老爹,一步一步往院子外挪去.

要去龍尾山下面的海邊找船,必須經過前面的小路,現在這條路以及前面所有的山丘空地,全部被敵人占據,甚至樹上都站了張弓搭箭的兵.

雖然消滅了五六十個敵兵,但是敵人並沒有減少,反而似乎在增多.敵人虎視眈眈地站在那里,引弓待發,隨時准備發動更猛烈的進攻.雖然他們脅于連弩的威力,不敢太靠近,但是絲毫沒有撤退的跡象.

身後,火越燒越大,濃煙滾滾,火光沖天.不時傳來畢剝畢剝的聲響,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焦味.這時屋頂突然嘩啦一聲倒塌了下來,只剩一些架子還在繼續燃燒.

院子里雖然留有往日點點滴滴的美好的記憶,但是現在他們不能再在院子里呆下去,因為火已經從屋子里蔓延到院子里,院子堆如小山的木柴早已燃燒起來.院子里太熱,再不出來,就會被燒死.他們必須到海里去,到船上去,唯有到了海里,到了船上,他們才能活命.

敵人暫時沒有發動進攻,並不是敵人不想進攻,而是因為主將受了傷,在後面包紮傷口.沒過多久,包紮好了的乙橫重新坐上了戰馬,雖然手臂上綁著白布,但是絲毫沒有減損他的威風.

他巡視了一下戰場,看到對方總共三個人,現在只剩下兩個半,那半個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一個手持弓弩的留著齊耳短發的年輕人,和一個手提寶劍的長發少女,半背半拖著一個半死的人,一步一步的往院子外面挪移.

乙橫冷笑了一聲,然後命令道:"你們三十個,從山那邊繞過去,看我號令,然後進攻!"不過這次聲音不大,宋奇他們並沒有聽到.

這時凌老爹又蘇醒了過,他感覺自己快不了行,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哀求道:"你們快走!不要管我!"

凌雪聽了,淚下如雨,哭道:"爹,我不會扔下你不管的!"

這時凌老爹發現有敵人潛步過來,便叫了起來:"注意東邊山上有人!"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

上篇:第十六章 生死激戰    下篇:第十八章 死生之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