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第十四章 盤碎劍出   
  
第十四章 盤碎劍出

在離長甯城北門十里遠處,有一條大江叫甯江,江面寬闊,翻著細浪,岸邊搭起來一棟臨時宮殿,雖說是臨時搭建的房子,可也是琉璃作瓦,金磚鋪地.在這棟臨時宮殿里面,陳留王要請陳泰帝品嘗天下最鮮美的三鮮鯉魚.

陳泰帝身穿龍袍,頭戴皇冠,昂首挺胸,威風八面,高坐在大廳正中,陳留王在他面前就像一個小學生一樣,畢恭畢敬,點頭哈腰.

"皇兒,今天請朕過來,不知有什麼樣的美味讓朕品嘗?"陳泰帝手捋胡須,笑問道.

"臣知道皇上愛吃魚.臣有一廚師,燒得一手好菜,特別擅長燒鯉魚,其燒制的三鮮鯉魚,配料精細,味道鮮美,天下難有其二!臣不敢獨享,故而請皇上來嘗嘗!"陳留王起身離座跪下回奏道.

"難得你有此孝心!不知這三鮮鯉魚是哪三鮮?"陳泰帝摸著下巴笑問.

陳留王直起身子,伸出一根手指頭,笑回道:"第一鮮是魚鮮,魚剛從江里捕撈上來時,立即在船上開膛破肚,就地燒制,邊燒邊開船,船到岸邊,魚剛燒好,故而魚鮮!"

"邊燒邊開船?聽起來就很新鮮!"陳泰帝笑道.

陳留王伸出兩根手指,繼續說:"第二鮮是湯鮮,水手潛入江底裝取江心之水,就用這江心之水燒魚,故而湯鮮!"

陳泰帝有些不得其解,雖然他是至尊無上的皇上,也難免為好奇心所驅使,便惑然問道:"江心之水和江面之水有什麼區別嗎?"

"回皇上,之前我也大惑不解,就向那廚師請教其中之區別."陳留王早知道皇上會有此一問,已提前准備好了答案,便不慌不忙,緩緩解釋道,"那廚師解釋說,江面之水乃過路之瀉水;而江心之水乃回環之積水.江水受日月之照耀,日精月華皆積聚于江心.常年喝江心之水,可以延年益壽,返老還童."

"江心之水竟有如此之妙處?朕還是頭一次聽說."皇上聽了,瞪大眼睛,似難置信.

"是的,皇上.那廚師是這麼說的."陳留王向上拱手道,"臣已讓水手打撈了五缸江心之水,敬送給皇上.但願皇上龍體康健,聖壽無疆."

皇上龍顏大喜,朗聲大笑道:"難得你有此孝心!朕就笑納了!"低頭見陳留王還跪在地上,便向他一擺手,道:"快快平身.皇兒,沒想到你對食事鑽研得如此透徹.比朕的禦廚還要精通幾分啊!"

"謝皇上誇獎!"陳留王向上叩了一個頭,起身歸坐,自嘲自貶道:"臣這是不務正業,有點兒玩物喪志."

"好一個不務正業!如今我大陳國國泰民富,四境安甯,需要的就是這種不務正業的精神.如果每個皇室子弟都能把不務正業務到你這樣精深的境界,則是我大陳國之幸!"皇上贊了一回,話鋒一轉道,"玩物喪志則不可,畢竟我大陳國的未來儲君還得靠你們這些皇室子弟大力扶持."

"謝皇上理解!"陳留王向上拱手道,"皇上春秋鼎盛,這大陳國千秋萬歲都是皇上的天下!皇上天縱英明,辰綱聖斷.哪里用得著臣等操心啊."

"千秋萬歲?這都是美好願望而已!朕雖然糊塗,這個豈能不明白?如果每個皇上都能千秋萬歲,哪能輪到朕當皇上?"皇上眼光徐徐掃視了大殿一圈,歎了一回,又目視陳留王道:"不說這個了,你只說了兩鮮.還有呢?"

陳留王的另外兩根手指頭早已收了回去,這時一起伸出三根手指頭,道:"第三鮮是味鮮,該廚師用其秘制的佐料加入湯中,其燒出的魚,色香味俱全,香聞一里之遠!"

陳泰帝聽了,咂了砸嘴,吞了口唾沫,笑道:"聽你這樣講說,朕已經垂涎三尺了!那就快請上菜!"

陳留王答應著,就令下人開始上菜.先上冷盤,再上熱菜,每道菜都在皇上面前放一大盤,在王爺面前放一小碗,給皇上的那份菜,每一盤都要經過太監的嚴格驗毒檢查.

陳留王端起酒杯,向皇上跪下祝道:"祝皇上身體健康,萬壽無疆!"說畢,一飲而盡.

皇上向陳留王擺了擺筷子,示意他回座,隨後用筷子夾了一箸菜放進嘴里品嘗,一面吃一面贊道:"不錯,味道確實不錯!"

"謝謝皇上誇獎!這些菜只是最基本的味道,味道最好的還是魚!"陳留王笑道.

皇上聽了,停下筷子望著陳留王道:"基本的味道都如此可口!好的豈不是更加好吃!對這個三鮮鯉魚,朕甚是期待啊!"

陳留王知道他自己退場的時候到了,他故意啊呀一聲.皇上忙問他怎麼了.陳留王假意皺起眉頭,手捂著肚子,回道:"臣昨夜偶染風寒,身體稍有不適,今天又喝多了酒,肚子有些不舒服."

皇上說禦醫就在身邊,讓禦醫看看吧.陳留王謝道:"謝皇上關心!也不甚嚴重,可能有點內急,去茅房拉個肚子就可以了."

皇上便命他你快去快回!陳留王謝過皇上,便離席去了茅房,然後從預先挖掘好的地下通道偷偷溜走了.

這時該凌鶴來上場了.陳留王為了麻痹皇上及皇上身邊的護衛及太監,規定不同的菜由不同的斯役端上去,每個斯役端一盤菜,不得重複,斯役全部統一著裝,這樣他們就不會特別注意哪一個.

魚就在江中大船上燒制,魚在燒,船在行,魚起鍋時,船也靠了岸.魚湯嗤嗤響,香氣四溢,漸漸散開,隨風飄揚,彌漫整個江岸,凌鶴來看到每個人都在砸嘴巴,吞唾沫.

從岸邊到臨宮不到十米,沿岸站了無數持槍執戟的禦林軍.凌鶴來打扮成上菜斯役的模樣,端著這個特制的盤子,盤子里那條色香味俱全的三鮮鯉魚冒著噴香的熱氣,饞得凌鶴來都差點流出口水.

這個廚師燒菜的水平確實一流,這兩天凌鶴來也吃過他燒的魚,味道鮮美,余味無窮.不過今天這條鯉魚是一條致命的魚!魚是好東西,吃魚而致命並不是魚的錯,只能怪人貪吃.

魚還在鍋里燒時,太監就用銀針在鍋里驗過毒,盛到盤子里,又驗了一次.凌鶴來端著盤子,從船上走向大廳,一個太監像跟屁蟲一樣尾隨著他,到了大廳門口,另一個太監攔住了凌鶴來的去路,只見他手里拿了根銀針,在魚湯里面浸泡攪動了幾下,又分別在魚頭魚身魚尾各插了幾下,然後撤去銀針,扯開嗓子喊"三鮮鯉魚到!"算是放行了.

按著這樣的驗法,魚肚子里藏匕首是不可能的,當年專諸刺吳王實在太僥幸了.

在太監驗魚的時候,凌鶴來用眼角的余光掃視了全場:大廳最里面的寶座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此人長眉大眼,高鼻梁,四方臉,下巴上三綹短須,身穿龍袍,頭戴皇冠,不怒自威,這就是陳泰帝廣,面前一張大案,碗盤森列,堆滿了各種菜肴.陳廣身後伺立著一個太監,兩個宮女和四個帶劍的侍衛,東西兩邊各站了至少二十名侍衛,從門口到外面,則全部布滿了禦林軍.

東邊一張略小的案桌上也堆滿了碗盤,案桌後面空空如也,看來陳留王恰到時機地開溜了.

陳廣聽到魚來了,就拿眼睛盯著凌鶴來的盤子,急不可待地向他招手說:"哈哈,期待已久的三鮮鯉魚終于來了,老遠就聞到魚香!快端上來!"

凌鶴來端著魚,不快不慢穩步而行,絕對不能把魚湯灑了出來.此時凌鶴來就是一個上菜斯役,不能像俠客一樣快步如風,也不能像秦舞陽一樣瑟瑟發抖.行刺國君,古有先例,不過成功的很少.如荊軻刺秦王,敗就敗在秦舞陽的發抖,當然荊軻的劍術也不怎麼高明.專諸刺吳王,刺殺是成功了,不過自己卻被剁為肉泥.

今天凌鶴來既要刺殺成功,又要成功逃生,這是他對自己的最高要求.

凌鶴來端著盤子,一步一步走向這個全陳國最有權力的人,他曾經宰割天下,操縱生死,今天他的生死由凌鶴來操縱,他的性命由凌鶴來宰割.他盯著凌鶴來盤子里的魚,聞著凌鶴來盤子里的魚香,凌鶴來則盯著盤子後面的他,看到他流血倒下.

陳泰帝吸了吸鼻子,吞了吞唾沫,手中筷子夾得作響,笑道:"真香!皇兒還沒有來,看來朕要獨享這鮮魚美味了!哈哈!"

"你就吃吧!魚肉好吃,魚刺難受!"凌鶴來心里嘲笑道.按照前面無數次排練過的動作,凌鶴來假裝滑了一跤,一個趄趔,盤子摔在地上.陶瓷的盤子瞬時裂成了碎片,發出清脆的聲音,盤碎劍出.

凌鶴來抄起預先燒制在盤子里的莫愁寶劍,一躍而起,跨過桌案,一劍擊穿了龍袍里面的重愷和天蠶護身軟甲,直透入陳廣的心髒.

在凌鶴來用劍刺向陳泰帝廣的時候,還聽到他因摔了魚而遺憾的歎息,"啊,魚摔了?好可惜啊!"隨即又看到他臉上求生不得張惶無助萬分恐懼的表情.

擁有四海威赫一生的皇上,一刹那間,從天堂跌進了地獄...

上篇:第十三章 謀劃行刺    下篇:第十五章 羽箭填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