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第四章 拜師學徒   
  
第四章 拜師學徒

測試完畢後,大家又回到練武場.

凌老爹端坐于兵器架前的椅子上,手里端著個紫砂壺,在怡然自得地低頭飲茶.宋奇畢恭畢敬地垂手肅立于他前面,凌雪則始終面帶微笑侍立于他身後.

凌老爹將茶壺放在旁邊的茶幾上,抬起頭,目視宋奇,緩緩說道:"舉石五百斤為十分,一百斤為兩分,而你舉一百斤只舉到一半,所以你力量得分是一分;一柱香奔跑四千步為十分,而你奔跑了一千五百二十步,所以你的速度得分是四分;另外你的筋骨已經老硬,柔軟度也只有一分;不過你的反應力還是不錯的,可得六分."

看來是沒有通過測試了...

凌老爹手捋胡須,淡淡說道:"入我凌門,總分至少應得二十四分.而宋兄弟你的總得分是十二分,所以...根據測試結果,你目前筋老骨硬力氣小,恐怕不大適宜習武."

"我明白..."宋奇其實早已料到這個結果,並不感到失望.所以聽了凌老爹的高知,能夠坦然接受.

凌雪用手揉捏著凌老爹的肩膀,撒嬌道:"爹,宋大哥的速度和反應力還是不錯的.你說是不是?"

凌老爹扭頭瞪了女兒一眼,見女兒撒嬌無賴的模樣,實在不好逆了她的意,便微微點了點頭,"嗯."回頭向宋奇道:"這兩項成績勉強還可以...雖然不太適合習武,如果練習射擊,倒是可以的."

宋奇眼睛一亮,"我適合射擊?"

"是的."凌老爹頷首微笑道:"射擊一技以長制短,能制敵于百步之外.如果能把射擊練好了,其好處遠勝其它五門武術.不但足以防身健體,也能建功立業.古有後羿射日,中有箭神養由基,近有薛仁貴三箭定天山."

宋奇心中大喜:"這麼說,老爹願意教我射擊之技了?"

"當然願意!"凌雪搶先答道,又向宋奇做了個鬼臉,"還不快改口叫師父?"

宋奇一愣,他看了一眼凌老爹,見後者正向他頷首微笑,連忙雙膝一彎,跪倒在地,恭聲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然後恭恭敬敬地叩了三個頭.

凌老爹哈哈大笑,連忙伸手虛扶一下,道:"快快請起!"

凌雪移步過來,雙手扶起宋奇,嫣然一笑,歡呼道:"看來我又多了一個師兄了!"

雖然宋奇學的項目是射擊,少不得從基本功開始.

所有武術的基本功都是從砍柴挑水開始.射擊也不例外.射擊不僅僅需要眼疾手快,也需要力氣,速度,靈巧度等綜合體能的提升.

從次日開始,凌老爹規定宋奇每日砍柴十捆,提水十桶.堅持半年,方能進入第二階段,正式教習射箭技巧.同時叮囑凌雪不得幫忙.

凌雪爽快地答應了.她心里明白,基本功是得靠宋奇親力親為去完成的,這個幫就是能幫也不能去幫,否則就是害了宋奇.

宋奇也明白.要練奇功,哪能不付出一些汗水呢?

凌雪雖然沒有幫忙,不過她每時每刻都陪著宋奇.當然她沒有空著手相陪,而是同宋奇一樣另外砍柴十捆,挑水十桶.

翌日清晨,宋奇凌雪兩人手里各拿著一根扁擔和一把鐮刀,出了院門向左邊的山坡上行去.

去左邊的山坡只有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這條小路是凌雪父女到山上砍柴日積月累踏出來的.

他們就沿著這條蜿蜒小路,沐浴著清涼的海風,步行了約七八百步,來到一處山凹里.

這里有無數的參天的古木,古木下面則有許多枯樹老藤,枝條已經干枯,正好砍來做為生火的柴草.古時燒水做飯均燒柴火,對柴草的需求量非常大.

到了場地之後,凌雪就著山坡用鐮刀劃了一根線,將山坡一分為二,然後用鐮刀指了指劃線的兩側,抬頭向宋奇道:"宋大哥,左邊這個區域是你的,右邊那個區域是我的.看看咱們誰砍的柴多,你看怎麼樣?"

"沒問題!"宋奇笑答.

兩人互擊一下手掌,然後在各自的領域里忙活了起來.

凌雪砍柴已經非常熟練了.只見她有時用鐮刀將地上的枯枝劃拉在一堆,有時用鐮刀將纏在大樹上的老藤勾拉下來,劃拉柴堆之上.不一會兒,在她的旁邊就壘起了一個半人來高的柴堆.

宋奇雖然知道砍柴是怎麼回事,但具體砍時還得照她的樣子學.他注意到,對于正在生長的樹木,凌雪沒有動過刀.

他站住旁邊觀看了一會兒,也照著這個路數埋頭砍了起來.不一會兒,在他的旁邊也壘起了一個很高的柴堆.

宋奇正站在一棵高大虯勁的古木旁邊,那虯枝上面橫七豎八地纏著許多黝黑的老藤,頭頂上一根老藤尤其粗壯結實.他左手舉起鐮刀將頭頂上的老藤勾拉下來一點,然後伸右手抓著老藤.

"嘶嘶∼"忽然聽到身後傳來微弱卻清脆的嘶嘶聲.

宋奇心里一動,扭回頭一瞧,不瞧尤可,這一瞧嚇得他大驚失色,魂飛魄散.

只見一條三尺多長杯口多粗的蛇,蛇身布滿三角紋,三角頭高高豎起,眼睛里泛著幽幽綠光,口里吐出蛇信,發出嘶嘶的聲響.

宋奇知道,這是一條五步蛇,劇毒.據說,若是被五步蛇咬了一口,邁了不到五步就會倒地身亡.此時這五步蛇就在他身後右邊一步開外,幽幽蛇眼緊盯著他,蛇信嘶嘶作響,三角頭左右微擺,隨時要發動攻擊的節奏.

宋奇見了劇毒的五步蛇,第一個念頭是跑.可是他卻邁不開步子,再說他身前是合抱粗的古木,身後是毒蛇,根本無法跑.

而要用鐮刀向蛇發動攻擊也根本來不及,因為他的鐮刀在左手上,左手離蛇有一定的距離.而右手正抓在老藤上,放也不敢放.

他想向凌雪求救,可是卻不敢發聲.一旦發出聲音,那蛇立馬就會發動攻擊.那蛇一旦發動攻擊,他是無論如何躲不過的.

此時凌雪正在三四十步開外埋頭砍柴,就算向她求救,她也恐怕一時半會趕不過來.

此時他跑不得,打不得,叫不得,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從樹上掉下來幾片樹葉,在透過樹縫的太陽光束下飄飄蕩蕩,隨風起舞.樹葉和著光線起舞,如果放在平常的心境下,自然是一種幽靜之美.

而此時,卻大煞風景.因為,任何動靜都會影響蛇的思考,被視為挑釁之舉,破壞眼前的和平.

"嘶嘶∼"那五步蛇的眼睛慢慢泛紅,蛇頭擺動的幅度漸漸加大,蛇信吐的速度也變得更快.看來這蛇即將要發動猛烈攻擊了...

"不好!"宋奇知道再不逃跑就來不及了,一旦被蛇咬到,後果不堪設想.他記得他的右手是抓在老藤上面的.

他松開左手上的鐮刀,左手也搭上了老藤,雙手用力一拉,將身體提上去了三尺以上,同時雙腿也盡力向上收縮.人離地面已經有四尺以上了,整個身體懸掛在老藤上,上下前後晃動.

在鐮刀掉地的瞬間,蛇也極速發動了攻擊...

宋奇行動快,那蛇反應更快,蛇的攻擊速度真可謂迅雷不及掩耳.就在宋奇的雙腿向上收縮的一瞬間,蛇在地上一個暴躍,像離弦之箭一樣,向宋奇的右腿猛撲過去.蛇口張開,差不多有血碗那麼大,一口咬在半空中晃蕩的宋奇的腿上.

"哧哧∼"是褲子被咬破的聲響.

"嘶嘶∼"蛇在得意地吐著蛇信.

宋奇感到腿上傳來一陣冰涼麻辣刺骨的感覺,他心里一聲悲歎:"看來還是被蛇咬了!這下玩完了!"

但是他並沒有放棄,雙手仍然牢牢的抓住老藤.整個身體依舊在老藤上晃悠.

他低頭向下面看去,只見蛇身扭動,蛇尾迅速向上卷起.或許這蛇並不滿足于咬他一口,而是要將他卷起來,然後整個吞噬下去.一旦被卷住,接下去便是吞噬.想到這里,他感覺不寒而栗.

難道我宋奇穿越到這里,竟然是為了做毒蛇的腹中之食?那豈不是笑死千年之人!甯願被毒死,不要被吞噬!他又使勁向藤上爬去.

"嗖∼撲哧∼!"不知從哪里飛來一把鐮刀,將那條懸掛在宋奇褲子下面向上卷縮的五步蛇從半空中一刀兩斷.

"宋大哥,不要怕!"凌雪從三十步外安慰道,"蛇已經被我打死了!"

不過她聲到人到,身形一晃便已到宋奇旁邊.

宋奇扭頭看向地下,只見那條蛇已經身首分離,跌在不遠的地上.蛇信已經收縮了進去,蛇頭尤在痛苦地扭動.

宋奇手一松,落回在地上.老藤迅速向上彈起,隨後大幅度擺動.滿樹枝葉簌簌飄落.

宋奇忽然覺得一陣眩暈,下肢麻木.

他彎腰卷起褲腿,只見小腿肚子上森然排列著三個帶血的傷口,傷口瘀血處青一片紫一片,小腿已經腫得大了一圈.他頓時嚇得面如死灰,不禁滿眼悲摧地瞅著凌雪,聲音顫抖說道:"雪兒,我被劇毒的五步蛇咬了一口!看來不久于人世了!"

"沒事的!我身上帶來蛇藥!"凌雪笑著拍了拍宋奇的肩膀,從懷里掏出一包藥,"趁這蛇毒還沒有發作,你先吃下兩顆解毒!"

"哦,那真是謝天謝地!"宋奇聽了大喜過望,所有的憂慮一掃而光,迫不及待地打開藥包,迅速拿了兩顆,看也來不及看,便放在口里.一到口內,便覺得這藥太苦了,實在難以下咽.但是為了活命,只得咬牙蹙眉竭力吞咽而下.兩顆藥下肚,已經是眼淚鼻涕,涕泗橫流了,一副狼狽之樣.

不管怎樣,這一條命,算是僥幸保住了.

咽下蛇藥之後,宋奇頓覺神清氣爽,腿腳的麻木一下子消失了,頭也不暈來.他滿懷感激又有些疑惑地看著凌雪,問道:"雪兒,你身上怎麼會有蛇藥?"

凌雪微微一笑道:"山里面經常有各種毒蛇出沒,所以為防萬一,我爹給我備了各種蛇藥隨身攜帶."

"哈哈,太好了!師父真是有先知之明!"宋奇額手慶幸道.

這時宋奇注意到地上的兩截蛇身.他做了一個令凌雪難以置信的動作,走過去狠狠地一腳將尤在地上扭曲蠕動的蛇頭踢飛老遠...

砍柴對宋奇來說並不難,除了小心毒蛇.這里到處都是山,有的是枯枝老木,而且山也不陡,路也不難走,很容易就能完成.兩捆柴也不重,挑起來扁擔兩頭晃悠悠,這感覺還非常不錯.

但是提水就相對比較難了.海水不能飲用,自然不能去海邊提水.

挑水的山與砍柴的山在兩個方向.出院門向右步行約一里,那山里有一處瀑布,瀑布下有一深潭,他們需要從深潭里打水提回來.

凌雪領路,兩人各自提著兩個木桶,沿著蜿蜒曲折的山間小徑,一路說笑著向山里面逶迤而去.

一路上樹木蔥蘢,花香鳥語,美不勝收.

還在很遠就感覺一絲涼意襲來,耳邊聞得嘩嘩水聲不絕.越行越近,透過樹枝縫隙,望見前面一條白練從天而降,在陽光照射下閃爍一道道白光.

轉過兩個山凹,走了一頓飯的工夫,才到了深潭之邊.

只見兩峰夾持,瀑布從半山腰瀉出,沖擊到十丈高處一塊巨石上面,然而磅礴而下,注入一個橢圓形深潭,轟然巨響,水花四濺.陽光透光高大樹木的枝葉縫隙,照射下來,絲絲光影射在瀑布和水面上,折射出一種若有若無的霧氣,宛如仙境.

潭水碧青,異常清澈,游魚碎石,曆曆可見.

凌雪在岸上放下水桶,抹了抹飛濺到臉上的水花,然後抬手指著瀑布道:"宋大哥,這瀑布叫黃龍飛瀑,這深潭叫黃龍潭,下面深不見底."雖然宋奇已經成了她的師兄,她仍然喜歡叫宋大哥,她覺得這樣叫更加親切,更加與眾不同,獨一無二.

本來提著空桶走一里路,對宋奇來說也很不容易,而嘩嘩水聲從耳邊流過,似乎把憂慮和疲累都帶走了.

宋奇一下子變得全身輕松,愜意暢懷,他仰視飛瀑,不由得高聲贊歎道:"這里景色幽靜秀美!瀑布似有洗心滌慮之功效!"

"是啊!"凌雪點頭贊同,"煩時在這里坐上一坐,什麼煩惱都沒了!"

兩人坐在水邊一塊巨石上休息了片刻,感覺身心愉悅.他們很想一直坐在這里,享受這自然界最美的恩賞.

只是他們有任務在身,只得從清涼的石頭起身,從潭里打了滿滿的幾桶水,各自提著水桶向家里回去.

只見凌雪提著兩桶滿滿的兩桶水,雙手向兩邊伸展開來,腳不沾地,步態平穩,輕盈前行,纖滴不溢.那兩個木桶好像生在她手上似的,兩桶水好像兩捆棉花一樣輕松.他真不想明白,這柔弱女子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力氣和如此持久的耐力.

對宋奇來說,可就不輕松了.他不但手不能伸開,就是這樣垂直提著也非常吃力,這兩桶水就好像是兩桶水銀一樣沉重.他踉踉蹌蹌地跟在凌雪後面,走走停停,水桶中的水不斷地晃出.還沒有走出十幾步路,桶里的水都晃出去一半之多.鞋子褲子完全被溢出的水打濕.

這是一條小路,路上坑坑窪窪.前面路上有一個大坑,此時宋奇已經手忙腳亂,哪里注意得到地上的大坑.一個不小心,一腳踏進坑里,一個趔蹶,身子向前踉蹌兩步,重重地跌倒在地.桶也摔倒了,滾出去好遠,不用說,桶里的水流了個精光.

凌雪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宋奇倒在地上,連忙放下水桶,三兩步過來將宋奇攙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凌雪關切地向宋奇身上瞅了幾眼.

宋奇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我沒事!"

他只得回到潭邊,重新打了兩桶水,提著回家.這次他走路非常小心,總算搖搖晃晃將水桶提回到家中,然桶里的水不剩下十分之一,人也累得精疲力盡,汗流浹背,氣喘籲籲.

如果不是凌雪在一旁不斷地鼓勵打氣,說堅持就是勝利,恐怕最後連一滴水也剩不下來.

休息了半個時辰,兩人將桶里的水倒進一口烏黑的大水缸中,又繼續提起木桶去黃龍潭挑水了...

幾天下來,每天要提五趟水,累得宋奇兩膀酸疼,精疲力竭,回來後就像一灘爛泥一樣癱倒在地.

宋奇覺得自己太不爭氣了,也實在不是習武的料,差點就要放棄習武了.他搖頭歎氣道:"打一桶水都這麼艱難,唉,看來我真不是習武的料."

"宋大哥,你看我一個弱女子都行,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一定行的!"凌雪從旁打氣道,"哪里有誰是天生習武的?都是練出來的!像這樣堅持三個月,我保證你突飛猛進!"

在凌雪的極力勸說之下,宋奇總算答應再堅持下去...

上篇:第三章 嚴格考驗    下篇:第五章 連弩出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