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第二章 來之安之   
  
第二章 來之安之

起先宋奇還不大好意思住在這里,畢竟現在自己身體狀況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再長住下去就不大像話了.但是聽說衛梁兩國正在打仗,加之凌氏父女懇切挽留,他便順水推舟地答應了下來.

既然要留住下來,總不能白吃白住吧,那多不好意思.宋奇便向凌老爹請求道:"老爹,你這里有什麼事分給我一點做吧,砍柴挑水我都能做的."?

凌老爹聽了,哈哈一笑道:"砍柴挑水倒不需要,你就陪雪兒讀讀書.我這女兒讀書不大上心,你正好幫我監督監督她."

凌雪向宋奇吐了吐舌頭,然後拉著她爹的胳膊撒嬌道:"爹!你怎麼這麼說我呢?"

"哈哈!"凌老爹笑道,"我開個玩笑而已嗎,你就不高興了?其實你讀書一向都是蠻認真的!"

"這還差不多!"凌雪道.

陪雪兒讀書,這實在算不上什麼事情,不過總算有了事情做,便不會寂寞無聊了.宋奇無需經過大腦思考,便爽快地答應了.

從這以後,宋奇就在凌玉村住了下來.這兒名雖叫做村,整個山窩里只住了凌雪一家.

從這日起,宋奇開始了他在古代的日程:上午,陪凌雪讀書;下午,看凌雪習武;中間空余時間,兩人一起種種菜,捕捕魚,打打獵.

然後,凌老爹就領著宋奇進了凌雪的讀書房.

凌雪讀書的地方在房屋最東面一間,占地四十見方,朝東朝南開著兩個大窗戶,又寬敞又亮堂.

北牆上掛著一幅有些發黃的水墨畫,畫面正中是一幾座平遠的山峰,左下有一蓑衣斗笠老者在溪水邊垂釣,右上為畫家照熙的題款.

靠西牆立著一張用竹子做的三層書架,竹子有些發紫了,上面擺著百十本書.主要是四書五經,還有《莊子》,《道德經》和《孫子兵法》.

凌雪的書桌靠東窗擺放,桌面上擺著幾本啟蒙讀物,《千字文》,以及《孟子》,還有一些紙墨筆硯.

《孟子》已經翻了十幾頁,很顯然,這是凌雪正在讀的書.

凌老爹把宋奇讓進書房,滿面笑容道:"宋兄弟,你就在這里陪陪雪兒讀書.她不懂的地方你隨時指教指教."又指了指書架,"這書架上的書你可以選你喜歡的隨便看."

宋奇笑道:"指教談不上.其實我也有許多不懂的地方,我跟雪兒只能算互相切磋."

"爹,你放心!我保證把書讀好!"凌雪道.

凌老爹點了點頭,去外面搬了一套桌椅,靠南窗擺放妥當,之後,他便退出了書房.

凌雪在自己的位置上端端正正坐好,捧著孟子安安靜靜地看了起來.

宋奇從書架上取了《道德經》和孫子兵法,亦回到新加的坐位上低頭翻看.

一時間,兩人都低頭,書房里一點聲音也沒有,只有書頁翻動的聲音時而響起.

凌老爹在門外看到這一情景,心下甚為滿意,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看了沒一會兒,便輕手輕腳離去了.

沒到半個時辰,凌雪就開始打呵欠了.書里捧的書也換了好幾本,一會兒翻翻這本書,一會兒翻翻那本書,沒有一本書能夠靜下來讀一刻鍾的.

看來,凌老爹說的對,凌雪這孩子對讀書不太感冒.宋奇暗自搖頭發笑.

忽然凌雪張開嘴巴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然後回頭望著宋奇道:"宋大哥,悶頭讀書太無聊了,咱們說說話吧."

"好啊!"宋奇亦放下書本,把身子轉向凌雪的方向,"你已經讀了半個時辰的書了,應該休息一下.讀書應該勞逸結合!"

凌雪放下手中的書,"宋大哥,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道..."宋奇聽了,略微沉吟一下,娓娓說道,"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從數字來講,道其實就是零.老子又說,天下萬物生于有,有生于無,所以道也是無.我們這個天地宇宙,最初它只是一個點這麼大,這個點經過大爆炸之後逐漸膨脹變大,就形成了今天的天地宇宙,那個最初的點就是道."

在宋奇解釋時,凌雪側耳傾聽,聽著聽著,她的眼睛瞪得溜圓,偶爾還機械地點幾下頭.但她似乎並沒有聽懂,聽得云里霧里.由于她沒有聽懂,便難以問出更深入的問題,只是脫口而出:"宇宙?大爆炸?"

關于這一點,宋奇知道跟凌雪無法解釋清楚,而且他自己也不相信宇宙大爆炸之說,便一帶而過,"據說我們的宇宙是從一個點爆炸而形成的.不過具體情形如何我也不大清楚,我也只是人云亦云."

凌雪點了點頭,又問了下一個問題,"為學日益,為道日損,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宋奇也沒有弄通,他抓了抓頭,便照他自己的理解向凌雪解釋起來,"為學日益是說讀書要做加法,要不斷累積.所謂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說的就是這個意思.為道日損說的是為道要做減法.老子說過,道就是無為.無為當然要做減法,減得不能再減了,那就是無為,那就是道."

凌雪點一下頭,又搖兩下頭,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有.其實宋奇心里知道,自己的解釋太牽強了,連自己都聽不明白.凌雪並沒有追問,又轉了一個話題問道:"孟子曰,為淵驅魚者,獺也;為湯武驅民者,桀紂也.這句話我也有些不明白."

對這句話宋奇還是有所理解的,他沉吟半晌,便將胸中所學盡情展示,搖頭晃腦解釋道:"獺要吃魚,但由于它樣子長得太凶,魚一見到獺自然就躲到深淵里面去了,看起來就好像是獺把魚趕過去的一樣.與此類似的,桀紂作為國君,也需要統治老百姓,但是由于他們對老百姓不好,甚至殘害老百姓,老百姓忍無可忍,無處發泄,剛好湯武對老百姓好,這樣老百姓便自然而然地舉家遷移到湯武的國家去了,看起來就好像是桀紂把自己的百姓趕過去的一樣.最後桀紂無民可治,自然就亡國了.所以說,國君不仁,無異于為敵國驅民,給自己的國家挖牆腳.最後等于是自掘墳墓!"

凌雪聽了宋奇的解釋,拍手叫好:"說得好!國君不仁,無異于為敵國驅民!自掘墳墓!"頓了頓,又眼望著窗外遠處,喟然感歎道,"現在很多衛國百姓遷移到陳國來了,看來昏庸的衛國皇上是為陳國驅民啊!"

上午凌雪是讀書的時間,而下午則她是習武的時間.

在屋子的後面到山體之間有個上千平方的院子,兩旁被樹木籬笆及廂房圍牢,院中栽種著各色花樹,一進入其中便能聞到一襲淡淡的花草之香.

院子中間有一塊寬敞平整的場地,寬若五十步,長若百步.場地一邊擺著一副兵器架,上面十八般兵器俱全,另一邊則立著一塊紅心箭靶,旁邊還豎著十數根梅花樁.

這里是凌家練武場.

宋奇跟著凌雪進入練武場.一進入練武場,她仿佛像一朵怒放的鮮花,笑逐顏開,翩翩起舞.她拍了拍宋奇的肩膀,含笑問道:"宋大哥,你會武功嗎?"

宋奇搖了搖頭,"不會."

"哦,那你在旁邊坐下,我練給你看."凌雪讓宋奇在兵器架旁邊的椅子上坐下,然後步態輕盈上了場地中間,向宋奇抱拳行了一禮,然後展開了拳腳.

此時,凌雪身上穿一套絳紫色衣褲,腰間系了一根紅色腰帶,腳踩一雙紅色步云履,身形窈窕俊俏.

只見她起手擺一個花架子,接著左手出拳,右手出掌,然後左腳前踢,右腳橫掃,一招一式,一絲不苟.開始還能看得拳腳的路數,打到後來,越來越快,最後,眼中只見到她的影子晃來晃去,耳邊只聞到拳腳呼呼的響聲.

"好!"宋奇看著舞動中的凌雪,鼓掌叫好.

"謝謝!"凌雪收住身形,嫣然一笑,"我爹要求我,每天蹲半個時辰馬步,跳半個時辰梅花樁,然後練一個時辰拳腳和劍法.所以下面我要去蹲馬步了.我爹說過,蹲馬步時不能說話,所以我要失陪一下了."

宋奇點了點頭,"你蹲吧,我在這里坐著,保證不影響你."

"那你就在這里看著吧!"凌雪滿懷歉意地一笑,然後在場地角落里一棵大樹的綠蔭底下,面對著山坡站好.只見她雙腳抓地,與肩同寬,雙手握拳,向前平伸,兩腿緩緩下蹲,大腿與小腿垂直,腰身與大腿垂直,胸脯高高前挺,看來她已經開始發育了.

宋奇轉開了視線,輕輕搖了搖頭,看來這孩子真是個習武的料.

宋奇慵懶地仰坐在椅子上,翻開手中的孫子兵法,安靜地讀了起來.讀了十幾頁,舉目望望天上的太陽,大概又向西偏移了半個時辰.轉眼去看凌雪,依然蹲在那里,巋然不動,穩如泰山,仿佛她的雙腿下面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托著似的.一抹陽光透過樹葉縫隙,照在她窈窕的身上,半明半暗,一頭秀發在微風中微微飄動.

又過了約半盞的工夫,凌雪開始運動了起來,雙手向上下左右伸展了幾下,然後霍地一下站了起來,在那里做起來壓腿運動.

宋奇放下書本,關切地問道,"蹲了半個多時辰!累不累啊?"

"不累!"凌雪回頭向宋奇莞爾一笑,隨後腳尖輕輕一點地,縱身跳上了旁邊的梅花樁.

"小心!"宋奇說著,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移步到了梅花樁旁邊.

"沒事!"只見凌雪在一根根木樁上面跳來跳去,穩如平地.

只見她不斷地變換身形,有時來個金雞獨立,有時來個鳳凰展翅,有時來一個猿猴倒立,身形敏捷,矯若游龍.

這時只見凌雪一腳踩在一根木樁上,身體前傾,另一腳迅速抬起,踩在前面一根木樁上,慢慢地身體下壓,前腿慢慢地伸展,最後兩條腿像一根扁擔一樣穩穩地擱在兩根木樁上面.

"好一個懸空一字馬!"宋奇鼓掌大贊.

"謝謝!"凌雪雖然聽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明白這一定是一句贊語,向宋奇微微一笑,然後身體又向下壓,已經比一字馬更勝一籌,隨後身體陡然向上一彈,霍地收起來前腳,整個身體一下子又回到了後面那根樁上,緊接著縱身一躍,躍起來足有六七尺之高,身子像燕子一樣輕盈,在半空中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翻轉.

"雪兒小心!"宋奇急得為她大大地捏了一把汗,緊張地圍著梅花樁,生怕她跌了下來,那時好去接著.不過最後她卻又穩穩地落在木樁上面,面不改色氣不喘.

凌雪抬手掠了掠頭發,回視著宋奇,呵呵笑道:"宋大哥不要擔心,這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絕對不會失腳的!"

"了不起!真了不起!"宋奇不由得鼓掌贊歎道,"雪兒,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就有這麼好的武功!你這些武功是從哪里學來的?"

"是我爹教的!"凌雪說著,飄然跳下梅花樁,來到宋奇跟前.

"你爹教的?我怎麼沒看到你爹練過功."宋奇說完這句話就有些後悔了,這句話完全是多說的.這里杳無人跡,唯有父女兩相依為命,不是她爹教的,還能是誰教的.

凌雪睫毛一跳,莞爾一笑,抬手指著屋後面的黃龍嶺道:"我爹平時都是在黃龍頂上練功的."

"哦!原來如此!"宋奇抬眼望向聳然矗立的黃龍嶺的方向,當然從這里看不到山頂,只能看到他們屋後的山坡.

一般在山頂上練功的人,一定是絕頂高手.他不禁對凌老爹肅然起敬起來.

凌雪伸手拍了拍宋奇的背,笑問道:"宋大哥想不想學武功?"

宋奇攤攤手,遺憾地笑道:"想倒是想,不過我現在這個年紀,筋老骨硬,實在是太晚了.縱然去學,恐怕也學不會."

凌雪不以為然,正色說道:"有什麼晚不晚的?只要你願學,什麼時候開始都不算晚."

"真的?"宋奇問道.

"當然是真的."凌雪眼睛注視著宋奇,一字一頓道,"如果你真想學的話,我可以讓我爹教你?"

"真的?"宋奇眼睛一亮.

按照凌雪所說,現在是亂國時代,所有的亂世都是一樣的,重武輕文蔑商,無權無勇的人分分鍾都有可能被人打死.畢竟他不能一輩子呆在這山凹海邊,以後一定會到外面的世界去闖蕩的.如果真能掌握一些武功,那倒可以防身,也是一件大好之事.

穿越到這里,如果能學到一身好武功,那真的算不虛此行.

上篇:第一章 亂世穿空    下篇:第三章 嚴格考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