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第一章 亂世穿空   
  
第一章 亂世穿空

宋奇酣睡了一天一夜,終于蘇醒了過來.他睜開眼睛徐徐環視四周,發現自己躺在一張乾淨的床上.床邊站著一老一少兩個人,正滿面含笑,用關切的眼光望著他.

宋奇用疑惑的眼光打量眼前這老少二人,見這老者年紀五十歲上下,身穿青色長袍,相貌清奇,一頭長發盤與頭頂,用一個黑色網兜兜住;少女年齡約十五六歲,身穿月白色長裙,眉目清秀,長相甜美,紮了兩個辮子垂于胸前,其余長發披散于腦後.

老少二人見宋奇終于蘇醒了,欣喜地笑道:"謝天謝地!你終于醒了!"

宋奇用力掙紮了幾下,意欲撐坐起來,但是卻無力撐起來.

老者伸手按了按宋奇的肩膀,"別動.你身體還很虛弱!"

"是你們救了我的命吧!謝謝你們!請問您貴姓大名?"宋奇眼含熱淚問道.

老者笑回道:"舉手之勞,不必掛齒.我姓凌,你就叫我凌老爹吧,這是我女兒凌雪."又回頭對少者說:"雪兒,快去把燕窩蓮子粥端過來!"女兒答應一聲,轉身就出去了,很快就端進來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粥.

凌老爹把宋奇扶了起來,靠在床頭坐好了,然後從女兒凌雪手里接過了碗,一手用勺子攪動碗里面的粥,攪動了幾次後,從碗里舀出一小勺,送到宋奇的嘴邊.宋奇想說"還是我自己來吧",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想想命都是人家救的,在自己昏睡的過程中,人家不知道給自己喂過多少次的水和藥,現在身體如此的虛弱,未必端得起這一碗的重量,還是不要添亂吧.

這樣想著,宋奇便像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乖乖的張開口,將這一勺粥含在嘴里,吞下了肚.由于吞得太快,口中還沒有品出味道,肚腸顯然已經有了反應.煞白的臉上有了血色,額頭上也滲出了幾滴汗珠.吃了幾口粥下去,粥中的營養迅速從肚腸滲透到血液,蔓延到四肢,力氣這東西你看不到,但是能感覺得到.有了氣力,不好意思再讓人家喂食了.便對凌老爹說:"凌老爹,現在我可以自己吃了."

凌老爹見宋奇臉色由煞白轉紅潤,額頭也開始冒汗了,揣度他的元氣已經恢複了不少,便點點頭,把勺子放在碗里,輕輕地遞到他的手里.

幾口粥的下肚,讓肚子里的餓蟲全部鑽出來找食了,臉上有血色,身上有力氣,肚子中的饑餓感卻更加強烈.宋奇端起碗,不用勺子舀,用嘴巴對著碗直接喝.一連喝了三碗.喝完第三碗,已經不餓了,這時才發現這樣狼吞虎咽的吃相不大好看,放下碗朝二人不好意思地笑.

凌老爹用關切的目光望著那青年問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是哪里人氏,因何來到此處?"

"我叫宋奇,是杭州人.因發生飛機墜機事故,而掉在海了."宋奇笑著回答.

"杭州?沒聽說過,只聽說過陽州."凌老爹聽了,一臉茫然道.

宋奇見對方的表情似有愕然不解之意,便接著補充道:"那麼上海知道吧,我們在上海旁邊."

"我真是孤陋寡聞,宋兄弟見笑了."凌老爹搖頭道.

"北京知道吧?中國知道吧?"宋奇見此情景,有點急了,便把希望的眼光轉向凌雪,提示道.他心想老人不關心世事,可以理解,年輕人總應該知道吧.

"可能這世界太大了,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凌雪聽了這些地名,也只是吐舌搖頭,靦腆的臉色飛紅,好像不知道便犯了什麼錯似的.

宋奇見此情景,怔住了,他心里說:"什麼情況啊?以前出國也碰到過不知道杭州的,但說起上海都知道,然後比劃比劃他們也大致知道杭州在哪里了,現在碰到一個連中國都不知道的.這兩人與我語言相通,應該是中國人呀,怎麼連自己的國家都不知道?就算他們不是中國人,難道他們不是地球人?這真是奇了怪了!"

"那麼,請問凌老爹,這里是哪個國家,是什麼地方?"宋奇只得問他們道.

"這里是黃龍州,屬于陳國,我們這里叫凌玉村."凌雪笑著答道.

"黃龍州?陳國?這個國家在地球的什麼位置?"宋奇迅速在大腦中撥動地球儀,南北東西各轉了好幾圈,均沒有搜索到陳國的位置,便在心里歎了口氣道:"唉,想當年我宋奇的地理成績優秀,無論你問哪個國家的首都,我都能立即答出是哪座城市,反過來也難不倒我.現在聽了這地名,腦子中卻一片空白,像剛才凌老爹父女聽到杭州和中國一樣的茫無頭緒.莫非這次墜機事故讓我腦子短路了?"

想到剛才自己因凌老爹父女不知道中國而瞬時冒出的一絲輕蔑的想法,宋奇覺得非常慚愧,他的臉也有些發燒起來.

"凌老爹,不好意思,我也是孤陋寡聞.那麼陳國的旁邊是什麼國家?"宋奇迂回問道,希望借此確定陳國的方向位置.

"陳國東面是大海,南面是衛國梁國,西面是楚國,北面是赤朱國."凌雪接口道,一面說著,一面打手勢比劃著方位.

宋奇徹底醉了,他聽了這些國名,根本在腦子里的地圖上找不到這幾個國家,更無法定位各國的位置.

"衛楚梁陳,這些全是古代的國家名,最起碼是一千年以前的.這些國家早就滅亡了,也不知改朝換代了多少次,才到了現在的中國.莫非這凌老爹父女在哄我開心?瞧他們那麼認真的樣子,又不象是在開玩笑啊."宋奇的心差點停止了跳動,此時他大腦中一片糨糊,根本無法思考.

"那麼,現在是哪年哪月哪天?"宋奇乍著膽子問.

"今天是陳泰帝二十八年四月二日."凌雪脫口而出道.

這最起碼是一千年以前的時間.宋奇聽了後,立時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凌氏父女見宋奇胡話連篇,癡癡呆呆的樣子,以為他腦子被海水泡壞了,便笑說:"你還很虛弱,需要多多休息!"說著,便轉身輕輕地出去了.

"穿越?時間旅行?我居然穿越了一千多年的時光,回到了古代的陳國!電視上穿越的情節屢見不鮮,但是現實中從來沒有發生過.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宋奇有些莫名的興奮起來.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姑且當作好事吧,畢竟發生墜機空難,而自己大難不死,這難道不是好事嗎?"宋奇這樣安慰自己道.

"但是既然沒有死,又如何回去呢?家里還有父母妹弟,還有女友.他們肯定以為我已經死了,一定非常傷心難過.父母都上了年紀,這樣的喪子之痛如何受得了?"想到這里,宋奇心里有些凝重起來.

"如果在別的國家,買一張機票就回去了,如果在別的城市,買一張高鐵票也回去了.可是現在哪有回去的票好買?穿越回去,我是誤打誤撞來到這里,根本沒有穿越回去的可能!"想到這里,宋奇又有些絕望起來.

這樣創世紀的思考,讓宋奇的大腦暫時跟不上,他覺得很累很乏,不去想了,管它在哪個時空,好好的睡它一覺才是上上之選.

宋傳奇倒頭便睡,這一睡又是一天一夜...

翌日清晨,凌老爹父女正在院子中忙碌,聽到腳步聲,便停下手中的活計,一齊將目光轉了過來.

只見宋奇站在屋門外,身穿一件月白色長袍,下身穿一條天青色長褲,腳踩一雙暗灰色布鞋,頭發只有一寸來長,面色紅潤,精神飽滿,看來他經過兩天兩夜的睡眠,身體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

凌老爹笑盈盈向宋奇打招呼:"你起來啦?睡得好嗎?"

"睡得很好!"宋奇連聲答道.

此時他的大腦中模模糊糊浮現起他在海邊生死掙紮的情景,同時也回想起昨天與凌氏父女的對話.唉,如果不是這父女兩好心救了自己的命,自己早已葬身大海了!他們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想到這里,他禁不住心里一酸,眼眶一熱,緊走兩步,雙腿一彎,撲通一聲跪倒在凌老爹面前,眼含熱淚道:"凌老爹,您對我的救命之恩,天高地厚,我將銘記在心,永世不忘,他日若有機會,一定赴湯蹈火,報答你們!"說著,他的聲音有些哽咽起來,眼淚止不住滾了下來.

凌老爹趕緊側身趨避,伸雙手把他拉了起來,口中謙讓道:"舉手之勞,何必如此重禮!"宋奇又朝凌雪拜謝,凌雪還禮不迭.

"宋兄弟,人生聚散遇合都是一種緣分!"凌老爹拉著宋奇的手,溫顏悅色說道,"我這海邊小山村從來沒有來過外人.你既然來到這里了,說明冥冥中咱們一定有些緣分.所以,你就把這里當自己的家,要吃什麼用什麼只管說,不必拘束."

宋奇感覺從凌老爹的手中傳來一種力度,一種溫暖,他趕緊把另外一只手搭了上來,雙手握著後者的手,笑道:"多謝凌老爹!"

"宋兄弟,不必客氣!"凌老爹又轉頭吩咐凌雪道:"雪兒,你帶宋兄弟到處瞧瞧逛逛,熟悉熟悉環境."

"好的!"凌雪道.

宋奇含笑向凌雪道:"有勞雪兒妹妹了!"

"應該的!"凌雪嫣然一笑,然後就開始手指著四周開始介紹起來,"這里一帶山嶺叫黃龍嶺,那最高峰叫黃龍頂,前面這小矮丘叫龍尾山."凌雪一面走,一面指指點點介紹道.

宋奇笑著點了點頭,抬頭向四周張望.

這是一千年前的天空,藍天白云,空氣清新,沒有霧霾汙染;地是一千年前的地,沒有水泥瀝青,地上鋪著鵝卵石和沙子,頗為平整.屋子是標准的草廬,寬敞舒適,院子左半邊栽滿了樹,有桔樹,桃樹,梨樹,樹上開著紅花,結著綠果,纏著青藤,姹紫嫣紅,生機盎然,右半邊是一塊很大的空地,中間立著個小亭子.

凌雪一面介紹著,一面象個導游似的帶著宋奇向院子外面信步走去.

出了由籬笆圍成的院門,凌雪伸手指向左手邊一里開外的海灘說:"宋大哥,你看那里!前天下午我和我爹就是在那里發現你躺在沙灘上人事不省的."

宋奇聽了,忙順著凌雪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這那片海灘不是很大,最寬處約五百米.沙灘上鋪滿了淺黃色的沙石,隨地可見各色貝殼,點綴在沙灘上面,在陽光照耀下熠熠閃光.

"我們去那里看看吧."宋奇望著凌雪道.

"好,正要帶你去的."凌雪笑道.

他們逶迤下到沙灘上.此時海水已退下去一丈之多,在高一點的地方發現幾個挖得很深很亂的坑,可以想見當時求生的無助與艱難.宋奇的心情陡然凝重起來了.

他記得自己是乘坐從美國洛杉磯飛往杭州的飛機,在空中飛行了約四小時就發生了墜機空難.他只記得飛機在空中激烈抖動了幾下就往下墜,墜落後的事情則一無所知.

"飛機爆炸了嗎,解體了嗎,我是怎麼從機艙里面出來的?又是怎麼漂浮到海灘上的?"宋奇的視線在海面上搜索著,從東掃到西,從上掃到下,毫無飛機的任何線索.

"最讓人費解的是飛機的航線根本不經過這里,我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呢?"他呆呆的呆立在沙灘上,望著遠方天海相接處茫然出神...

"我是誰?是人還是鬼?以前的事情還清楚記得,說明靈魂還是我自己的,但這個身體是不是我自己的呢?"他用手指狠命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痛的止了手方罷.

"嘩"的一聲,一個浪頭卷了過來,打濕了他的腳.他仍然佇立在那里一動不動,任萬千思緒隨著海浪起伏翻滾...

"想家了嗎?"凌雪不知什麼時候移步來到他身後,輕聲問道,"現在想起你家在哪里了沒?"

宋奇不由得回頭斜視了凌雪一眼,心里暗自笑道:"看來她仍然認為我昨天說的是胡話."便朝身旁的石頭努努嘴,示意她坐下.

凌雪很聽話地在他旁邊坐了下來,用手指慢慢梳理著垂在胸前的頭發,並不急于聽到宋奇的回答.

宋奇這幾天靜思默想,把大腦中的曆史朝代大致梳理了一遍.根據他對曆史的了解,那時的杭州叫錢塘,屬于梁國,距飛機失事的時間最少有一千多年.

宋奇目光幽幽,望著海面,深吸了一口氣,喃喃說道:"想起來了,在錢塘."

凌雪聽了,莞爾一笑,道:"說起錢塘,我還是約略知道的.我前幾年才讀過白居易的《錢塘湖春行》: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蔭里白沙堤."這時海水已經退落很多,凌雪隨手拾了根樹枝,在濕潤的沙地上隨意劃了幾個圈圈.劃畢,用樹枝指著地上的圈圈,抬頭瞟了宋奇一眼,道:"這里是陳國,南面是衛國,衛國南面才是梁國.錢塘屬于梁國.此地去梁國路途最起碼三千里.現在衛國和梁國正在打仗,雙方的邊境上烽煙四起,非常危險."

"打仗?"宋奇所生活的年代太平無事,刀槍入庫,馬放南山,乍一聽打仗顯得很吃驚.

凌雪用樹枝分別指了指地上代表衛國和梁國的圈圈,喟然歎道:"本來梁國為了與衛國和親,將一個美麗的公主嫁給衛國的一個王子.豈知那衛國老皇上見梁國公主美豔絕倫,便將未來的兒媳婦據為己有.梁國皇上聽到如此丑聞,勃然大怒,一怒之下便興兵伐衛,捍衛赫赫皇室尊嚴."

宋奇難以置信,愣了半晌,將手在石頭上一捶,憤然罵道:"霸占兒媳婦?天下竟然有這樣禽獸不如的人,而且還是皇上!"

凌雪淡淡一笑道:"現在是亂國時代,禮崩樂壞,廉恥喪失,人心唯危,道心惟微.那些失去制約的皇上什麼壞事做不出來呀."

"亂國時代?"宋奇好奇地望著凌雪.據他所知,在曆史上可沒有亂國時代的說法.

"是的."凌雪點了點頭,解釋道:"當今天下分為四國,東方的衛國最大最強,西方的楚國次之,北方的陳國和南方的梁國乃是小國.在陳國的北面還有蠻夷之國赤朱國.各國紛爭,幾乎天天打仗."

"原來如此."宋奇徐徐點頭,似乎有點明白了.或許這是當時人對她們那個時代的說法.

凌雪點了點頭,目光幽幽,隨意瞟了宋奇一眼,柔聲勸道:"所以,不如等梁衛戰爭結束了,路上太平了,那時再回去不遲."

宋奇目注地上的圈,默然不語.他也並沒有執意要離開.雖說暫時把杭州跟錢塘對上了號,但是杭州並沒有穿越過來,在錢塘能找到自己的家嗎?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嗎?若離開這里,他能到哪里去呢?

宋奇長歎一口氣道:"好吧.既來之則安之吧."

上篇:楔子    下篇:第二章 來之安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