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回天決楔子   
  
楔子

二o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藍天白云之上.

一架波音747飛機展開銀色的翅翼,以時速九百公里在白云之上一平穩地飛翔.

這架飛機四小時前從美國洛杉磯機場起飛,目的的是中國杭州.

突然機身劇烈地抖動搖晃了幾下.

對于經常出國旅行的宋奇來說,這種事情可以說見怪不怪.

"可能是遇到氣流吧."他心里想道,仍然沉醉在對美好未來的幻想之中,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憧憬.

他是一家新組建的跨境電商的年輕ceo.

在訪美期間,他去矽谷拜訪了幾個投行界的朋友,向他們提交了他草擬的跨境電商的商業計劃書,獲得了不少投資人的贊許.

他當時心里美滋滋的想:"回去便可以大展宏圖,成就一番宏圖偉業了!"

然而飛機抖動得越來越厲害,而且經常大幅度垂直下降,驟然的失重感讓人覺得惡心作嘔.乘客恐慌的尖叫聲,小孩受驚的嚎叫聲,此起彼伏,機艙里面是一片鬼哭狼嚎聲.

氧氣罩也自動地從機頂垂降了下來.

宋奇的心里不由得驟然緊張起來了.

透過機艙玻璃,他瞧見機艙外面電閃雷鳴,一道閃電劃著寒光向地面劈去.飛機翅翼正冒著滾滾濃煙,像脫線的風箏,以差不多四十五度角向地面跌撞而去.

雖然他從來沒有經曆過墜機事件,但是憑直覺,他也知道,此時飛機已經嚴重失控.接下來不是撞山就是墜海.

"完了"這是他思想中迸出的最後一個詞,也是他在那個世界說的最後一個詞.

嚴重的失重讓大多數人暈死過去,他也不例外,在墜機之前,他早已人事不省...

**************

一輪紅日越過遠處的黃龍嶺,把光線柔和的照射在龍尾山腳下的海灘邊,淺黃色的沙灘上點綴著各種貝殼,在陽光照射下熠熠閃光.海面上無風起細浪,輕輕的拍打著海灘邊的礁石,發出嘩嘩的聲音.海水相當清澈,可見一兩米水下游弋的五顏六色的各種小魚.

一個身穿淺藍色衣褲紮著馬尾辮的十五六歲的少女正手持一柄魚叉,褲腳卷起,雙眼專注的盯著海水下面的水底,在凝神靜氣地尋找著海里的魚.她要找的是稍大的魚,而不是這些小魚.

她已經向水里拋了很多蚯蚓和小蝦米,這些餌料是那些大魚最愛吃的食物.不一會兒,果然游來許多大塊頭的魚,爭食著水中的誘餌.魚兒貪食,為此丟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不過小女孩並沒有急于動手,看來她在等更大一些的魚.

忽然一只一尺多長的鱸魚從深海處悠哉游哉的游了過來,背脊上的斑點清晰可見.那鱸魚離少女尚有二丈之遠,少女急忙擎起魚叉,向水里那鱸魚奮力投擲過去,魚叉"嗖"的一聲,劃破水面,插入水中.水中之魚受到驚嚇,四散而逃.

很顯然,少女並沒有叉到魚.她非常失望的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明明瞅准了,怎麼就沒有投中呢?"

忽然,從她背後三丈遠處,一只魚叉嗖的一聲,夾著絲絲風聲從她身旁飛過,像離弦之箭一樣,投向更遠處的水面,噗的一聲,射向那條驚慌而逃的鱸魚.須臾,水面泛起一股水泡,水泡中雜有一縷極難察覺的血色.

"投中了!爹,你投的太准了!"那少女連聲叫好,樂的手舞足蹈,腳下踩起來片片水花.

三丈遠處,一個五十歲上下的中年男子,一頭長發盤于頭頂,以網兜箍牢,身穿青衫青褲,褲腿高卷,正樂呵呵的望著少女,笑道:"雪兒,叉魚和射箭是有區別的,不能光對准目標,還得注意岸上和水中的斜差!"

"爹,這個斜差我實在把握不好!剛才明明看准了,就是投不中!"雪兒有些委屈,不由得撒起嬌來.

"這說明你練的還不夠!看來你還得勤加練習!"她爹一面說著,一面縱身跳入海中,潛入水底,在他入水時只是擊起一小圈浪花.不過半盞茶的功夫,他又重新冒出水面,一手高舉魚叉,魚叉上居然叉著兩條魚:一條鱸魚,一條黃魚!

"天哪!爹,你太神太准了!我還以為你只投中一條魚呢!"雪兒見他爹一叉兩魚,笑得合不攏口,拍著手道:"看來今天我們可以大開鮮魚宴了!"

這少女叫凌雪,她爹爹叫凌鶴來.他們父女倆相依為命,就住在龍尾山後面的凌玉村,以打獵捕魚為生.

"轟∼隆∼"

忽然間,一陣焦雷從天空中炸起,轉眼間陰云四合,太陽害怕似的潛伏于一大塊烏云之後,海面上一瞬間陰暗起來了.

"呼∼呼∼"

倏爾狂風大作,岸邊的樹枝被吹的扭來倒去,海面上立時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大浪.

爹爹凌鶴來濕漉漉的上了岸,海水順著眼睛鼻子往下流.他抬手抹了抹頭上臉上的水,舉目望了望越來越黑的天空,又望了望越來越洶湧的海面,說:"看來馬上就要下大雨了.咱們快回家."

"再不回去,等下非得淋成落湯雞不可!"凌雪呵呵笑道.

父女倆連忙穿上鞋子,胡亂收拾好東西,拎著裝有今天所打的數十條魚的魚簍,急急忙忙向不遠處龍尾山邊上的家里趕去.

這時天空似乎被一只遮天巨手突然捂住,轉瞬間暗黑無光,地面上黑兮兮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對面不見人,什麼也看不清.

"爹,我現在跟瞎子一樣什麼都看不到!"凌雪不無驚恐的說.

"有什麼關系?回家的路閉著眼也能走!"她爹在不遠處的前面說話.

"說是這麼說,閉著眼就走不快了!"凌雪摸黑趕上了她爹,拉著她爹的衣襟,在黑暗中緩緩前行.

這時一道閃電像一條銀蛇一樣在黑暗的天空中竄來竄去,把天空撕開了幾個口子,透出來一點亮光,僅能照見前面逶迤狹窄坎坷不平的路.

"轟∼隆∼隆∼"

隨即一陣轟隆隆的雷聲破天震地,震得他們心中一顫.

父女倆加快速度,向岸坡上的家里奔去.

"嘩嘩∼"

老天似乎有意要跟他們開一個大大的玩笑似的,頃刻間大雨如注,父女倆還沒有跑出去幾步,便被傾盆而下的雨水劈頭蓋臉的澆成了落湯雞.

"哈哈,太好玩了!"凌雪此時反而不跑,在泥濘的地上站住,一面張著手仰天接雨,一面轉著圈,雨水順著她的頭發,鼻子,嘴巴往下淌,反正已經淋的濕透,再淋林也無就所謂了.

"雪兒,別玩了,再淋下去要感冒的!"她爹警告說,說是這麼說,不過他見凌雪不動腳,他也站在那里沒走.

驟然,又一道閃電從天空中直劈向海面,扭曲著,幻化著,吐著火一樣的寒光,向岸邊海灘上如飛劈來.

"爹,閃電劈來了,快跑!"凌雪見此景狀,心里一陣恐懼,拔腿就跑,把她爹遠遠地甩在後面.

"閃電有什麼好怕的?"凌鶴來一面笑說著,還一面回頭向海邊張望.那閃電劈到沙灘上後,好像受到什麼阻當,沒再前移,又閃了幾下,便倏然消散到天空中去了.

雨還在瓢潑而下,而天空突然亮了許多.

凌雪見閃電消失了,不再害怕了,又停下了腳步,回頭等她爹.在她一回眸間,遠遠地望見沙灘上仿佛多了一堆黑乎乎影子,看不清是什麼東西,心里又陡然有些緊張起來.

"爹,你瞧,那堆黑兮兮的東西是什麼?"她抬手指向兩百步開外的海邊沙灘上.

凌鶴來停住了腳步,順著她指的方向,回頭凝眸望了望,皺了皺眉說:"好像是一個人!我們去看看."

"一個人?"凌雪不由得心里一緊.

凌鶴來冒著大雨,重新回到海灘邊.凌雪自然也跟了過去.

這時海平面比剛才丈高了差不多一丈之多.只見那沙灘上趴著一個人,一動不動,在海水的晃蕩下,半截身子時而淹在海水里,時而露出海面.

凌雪悚然道:"天哪!真的是人!這人是從哪里來的?剛才怎麼沒看見?是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她張著疑惑的眼神向海面騁目四顧,只見密集的雨幕下海浪一個推著一個,向海岸接連洶湧撲來.

"天上掉下來的?哈哈,雪兒,你真會想象.我看或許是被剛才那幾個大浪沖上來的."凌鶴來向女兒一笑,然後三步兩步來到那人身旁,彎下腰,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不無慶幸道:"這人還有氣.幸虧我們來的及時,否則不是被海浪卷走,便是被海水淹死!"

此時烏云四散,天空慢慢趨于明亮,雨還在繼續下,卻小了很多.父女倆把那人翻過身來,抬上了稍高一點的岸邊.

只見那人年約二十五六歲,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滿嘴都是沙子,上半身穿一件淺棕色夾克,下半身穿一件牛仔褲,光著腳,頭發特短,不到一寸長,發型著裝均為怪異,不像是本鄉本土之人...

   下篇:第一章 亂世穿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