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九、尾聲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九、尾聲

444444444 就在我離開的下午,拓羽就在各國國主面前將皇位禪讓于水無恨,自己踏上了尋找上官之路,這在情理之中,卻在意料之外,拓羽的後宮水無恨處理了整整兩天,如此一來,瑞家徹底倒台,朝廷里原本就有水家派,瑞家派和皇家派,拓羽臨走前交代了皇家派,水無恨的身後有著強大的兩股力量,政局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穩定.我聽到的時候還驚訝了一陣,天卻笑著說拓羽開竅了.他一臉輕松的神情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還在皇位考驗期.

于是我發書一封以表祝賀,順便推薦南宮玲瓏留在宮中照顧柳月華和上官的孩子,推薦以前照顧我的小坤子做太監總管,水無恨初入皇宮,需要兩個得力的幫手.

小坤子自然是感激涕零,但南宮玲瓏已經隨思宇返回佩蘭,于是我讓天的人截住了南宮玲瓏,休書一封請他相助水無恨,她看在我的面子上答應留在沐陽一年,等培養出接班人即離開皇宮完成她的旅程.

當我們回到幽國的時候,青菸那個缺根經的家伙又要與我比賽,我那時忽然意識到她想要的其實是國母這個身份,她的執念原來一直都是那個身份,而就在她出招的時候,我隨便抄起了一樣東西抵擋,卻沒想到是面鏡子,她撲通一聲倒在我的面前,我愣了足足有半天.後來趕到的冥聖對著青菸一動不動的身體哀歎連連,說為何要使出奪魂咒,然後他就拿走了鏡子,抬走了青菸,我不解得看著他們.說實話,我對咒術還是不是很了解,後來天告訴我.青菸因為在用奪魂咒的時候正好對著鏡子,等于自己對自己施咒.所以她的魂魄就被困在了鏡子中,這也算是她地懲罰了.

又是一年開春,夜禦寒再次出現在沐陽城中,再次成為倉泯的宰相,協助水無恨管理倉泯.他的肩上永遠都有著一只五彩斑斕地錦鳥,她形影不離地呆在夜禦寒的身邊,據說有一次夜禦寒染上惡疾,奄奄一息地時候,也是這只錦鳥找來大夫為他醫治,那天晚上還刮著大風,下著大雨,當夜禦寒病痊愈之時,錦鳥卻因為虛脫而陷入昏迷.夜禦寒從此就將此鳥當作生命一般疼惜.只是每當他去梨花月的時候,這只錦鳥都會發脾氣,不是啄他的腦袋.就是扯他的衣服,這時.夜禦寒就是摁住她的鳥頭.將她一起帶到梨花月和水無恨一起瀟灑于花叢之間.

而就在沐陽傳出水無恨與夜禦寒"出雙入對"地時候,在隱秘的影月國國都花城正舉行著一場選美比賽.影月國選美不是美男是什麼?各地的穿越女都會收到一份影月國特殊的請柬.紛紛趕來,參加此次盛況..,16K.cn更新最快.

一席白衫,折扇輕搖,是誰說女子不能手搖折扇?我這扇來更是風度翩翩,讓那些女人看傻了眼.面前是燈光迷離的露台,上面是婀娜多姿的美人,讓人心生快活.小妖悠哉游哉地晃著她的尾巴,由兩位美少年伺候她美食.

一卷竹簾擋住了我們的坐席,淡淡的好聞地香味彌漫在空氣之中.手指撚起一顆蜜棗,就要放入嘴中,卻趙靈含住,她叼走了紅棗,色色地看著我:"若云非雪是個男子,定是我趙靈男後不二人選."我邪睨著她,她妹妹卻湊過了臉:"云姐姐別嫁男人了,娶我好不好?"她一嘴的口水就差把我演了,這影月國不是色女就是拉拉.

我笑著搖頭,一旁的思宇掩面咯咯直笑,我揶揄道:"你還敢來?不怕子尤揍扁你?"

"怕什麼,他又不知道,我出差又不是一次兩次,只要這次回去拿錢報帳不就行了?倒是你,不怕他……"

"哈哈哈……我怕什麼,他現在打不過我."

"哎……你們兩人現在可好,一個是如膠似漆,一個是如魚得水,可憐我,唯一看上一個還被你這個家伙給贏去了."趙靈單手撐臉哀歎連連.我笑道:"那怎能算贏,若你心里放不下那柳讕楓,大可放下這位找他去."

"我怎能為一個男人放下王位!"

"還是啊,他更不可能來找你了,還是今天選一個吧."趙靈看著我撇撇嘴,看向舞台,這里集中了影月國地美人,更有她們用"非正常"手段請來的美人,而只要這里沒有皇親國戚,我也樂得看這熱鬧.

音樂幽幽,笑聲連連,還有那帶著濃情蜜意地妖冶地香味,挑逗著這里每個男人……呃……應該是女人的身心.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再次回到母系社會,讓男人成了台上搔手弄姿地玩物.

一個個美人的表演讓我目不暇接,即看到了想讓我作嘔的娘娘腔,也看到了桀驁不遜的冷漠男子,更有被人五花大綁上來開口罵人閉口殺人的美男,總之花樣百出,幽默不斷.我指著那台中正要自殺的說道:"趙靈啊趙靈,你就不能有創意點,老是搶人."

"怎麼個有新意法?發請柬?只怕他們未必肯來."

"那可以吊嘛,你那麼特殊,古人很單純的,你完全可以吊住他們身心,他們還不來?"

"這個你擅長,我可不行,還是直接搶最簡單,對了,還有自己來報名的."啊?"我和思宇頓時瞪大了眼睛,居然還有主動報名的,我們一起朝台上望去,只見此刻是最後一個美人表演,美人臉上帶著銀色的狐狸面具,但只是那一席如瀑布般的長發和襯托出他傲然身姿的錦繡華袍就足夠讓人想入非非.他的身邊還站立著一個侍從,侍從的臉上同樣帶著一個黑色的狐狸面具.

此刻美人開始撫琴,修長地手指觸動琴弦,流暢而動聽的琴音從他手下傳來,跳躍的音樂就像活潑地溪水.全場變得一片寂靜,趙靈更是聽得如癡如醉,只有我開始冷汗涔涔.小妖更是用尾巴遮住了自己的臉深怕被那人看見.我撞了撞身邊地思宇,思宇還在那里不停地點頭:"不錯不錯."

"不錯你個頭.老公都找上門來了!"

"誒?"思宇的目光終于從兩個男人身上拉回,木呐地看著我,我對著她使勁地擠眉弄眼,她依舊一臉迷茫,我只有輕聲道:"那侍從是韓子尤.我認出他身上的味道."

"什麼!"思宇立時大驚失色,"那那個豈不是……"我無比淒慘地點了點頭,准備開溜,反正他自己有的是辦法逃走.此刻琴聲已止,競標開始,只要方才那些美人中誰的競價最高,便是天下第一美人,並隨那競價者而去.

眼看著第一個已經開始,趙靈地眼睛始終牢牢放在那面具美人身上.那面具美人看向我,好看的唇角在面具下微揚,那笑容立時讓我毛骨悚然.拿在手中的折扇差點掉落,小妖趕緊竄上我的膝蓋.隨時准備開溜.

"怎麼?那美人你認識?"趙靈眉眼帶笑地看著我.我立刻道:"認識,就是那個臉上有刀疤的家伙.他居然還有臉來選美."我說地異常認真,趙靈聽得卻是眉開眼笑,一雙色光迷離的眼睛射出兩道攝人的光:"哦?臉上有傷疤?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了."

"什麼?這樣的你也要?""就當做善事羅."

"萬萬不可,萬一嚇到你怎麼辦?"

"怎會?怎麼,你好像很中意他."

"怎麼可能?"我呵呵笑著,笑地臉抽筋.趙靈看了我一會:"那我要了!"我立刻改口:"我喜歡!"

"這就對了嘛,喜歡就要直白地說出來,別扭扭捏捏的,怎麼,怕家里地那個找你麻煩?"趙靈壞壞地笑著,"怕什麼,現在你在我的地盤上,有我罩著你,今晚你就好好享受享受!哈哈哈."

而就在我以為事情了解的時候,趙靈地眼睛忽然拉直,我正納悶,才發覺整個花樓不知為何變得鴉雀無聲,我順著趙靈的目光望了過去,我差點氣得吐血,那個混蛋居然摘下了面具,嘴角微揚,眼中無限魅惑,仿佛在等人開價,我眼前立時一黑,天你這個冤家!只聽思宇呐呐道:"這下你要大放血了."

"我說非雪."趙靈嘴里對我說著話,目光卻緊緊抓住天不放,"這回我可不讓你了,難怪你非想要他."

"兩千兩."已經有人開始喊價.

我哭喪著臉看見趙靈地神情越來越認真,眼神中是志在必得:"一萬兩!"趙靈一開口,便知有沒有,這個混蛋這次地加碼比上次天樂坊還要高.

混蛋看著我,意思是讓我喊價,我看著趙靈,外面價錢直線上彪,我第一用祈求的語氣對趙靈說道"你把他買下來送我吧."

"你這云非雪真是討厭!"皇帝地臉,六月的天,說變就變,女人變地更快,"怎麼老跟我搶男人,上次是柳讕楓,這次又是面具男,方才還誆我說他難看,哼!分明是想占為幾有!"

她柳眉倒豎,看樣子是認真的,我只有朝天聳聳肩,然後在他郁悶的眼神中和思宇一起離去.這是你選的,你要來參加選美,你又想訛我錢,我這次就是不買你!

最後,天以十萬兩的價格成了第一美人,由影月國國主趙靈標得.一場比酒趙靈喝了個西八醉,我扶著趙靈進入一間廂房就將她扔在了床上,給思宇一個眼色,思宇就推進了一個男人讓趙靈抱著.然後,思宇被韓子尤抓回,我轉到天的房間,屋內燈火通明,天正坐在床沿,一腳蹬在床沿吃著蘋果,絲毫沒有半點方才淑男的樣子.

他見我進來給我遞過蘋果:"要不要.""要你個頭,回家了!"說完我扭頭就走,一陣寒風吹起我的長發,房間的門就在我面前"碰"一聲緊閉,我怒道:"你就不能好好關門嗎!顯示你內力深厚啊!"扭回頭一看,小妖這個重色輕主人的家伙早就溺在了天的懷里.

"那你這個要不要啊."天刷拉拉得掏出了一疊銀票看的我雙眼發亮,他翹著二郎還不把大傻叫來,我們好開溜."

"好!"我迅速跑到院子里,就朝天空發射我的呼叫"電波",龐大的黑影帶著巨大的風降臨在我們的面前,我們拿著趙靈的十萬銀票悠哉游哉地再次踏雕而去……

正所謂神雕靈狐,非雪隨風,時隱時現,傳奇人間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八、踏雕而去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年度最佳作品海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