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六、終審結局(中)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六、終審結局(中)

444444444 徐徐的春風帶進了一片柳絮,那白色的柳絮猶如一朵白雪飄過他們陰晴不定的臉,落在了我的掌心,我揮了揮手,柳絮再次飄離,滑過了那個云非雪的臉,她身上的味道讓我越來越熟悉.

我看著面前眼中帶著恨意的云非雪,就像看到我被水嫣然推落的那一刻,眼中是對這個世界的痛恨,是對蒼天的不服.思緒漸漸拉回,我淡淡地笑道:"請問云姑娘為何恨上官?"

"因為我當她親人,她卻屢次害我,最後居然將我推落大海!"

"姑娘此言差矣."拓羽朗聲道,"推云非雪下海的並非皇後,而是由水嫣然易容的皇後!"一言即出,四座嘩然,我奇怪地看著拓羽,因為我沒跟他說過推落云非雪的是水嫣然,不過在看到水無恨臉上的微笑後,我明白了,這一切定然是水無恨與他說了.

就在這時,外面匆匆趕來一人,那人一身塞外服裝,走到亭中一眼便看見我和身邊的云非雪,他急急走上前,看看我,再看看我身旁的云非雪:"你們,你們究竟誰是云非雪?"

我看著身邊的云非雪,心中玩意正盛,我想看看她怎樣應變,只見她緩緩站了起來,眼中是見到親人一般的欣喜:"大哥,好久不見,可好?"

呀?她居然認識撒達,按道理思宇也頂多知道我的奇異經曆,知道撒達成了我義兄,但理應不知撒達的樣貌,緣何面前這個女人卻知道?她身上的味道有點熟悉,難道我在闕城的時候.她也在?她……究竟是誰?

"好妹子!"撒達激動地握住了那云非雪地手,"只要妹子說一聲,大哥可以給你踏平倉泯!為你報仇!"心中感動著.這里的人,又有幾人是真正為我討公道而來?

"我……"就在那云非雪想說話的時候我站了起來..更新最快.笑道:"這若是踏平倉泯又不知要連累多少無辜了,既然云姑娘說不願牽連無辜,莫不是想讓他們瓜分了倉泯?"我話音一落,立刻引來無數寒光.撒達看向我,眼中是少有地寒意.他立刻放開云非雪的手對著我冷聲道:"我雖然遠在塞外,但也知你是那個相思姑娘,並非云非雪!拓羽請你來,就是為了魚目混珠,現在面對真正地云非雪,你居然還敢出聲!"

"正是!"思宇大聲道,"你所有的話都在非雪之後,說明你對云非雪知之甚少,還是不要助紂為虐.再幫上官了,她不值得.你是否有何苦衷,或是被上官他們要挾?反正他們經常做這種事情."思宇的話使各個國主陷入沉思.拓羽雙眉緊擰,帶出一聲長長的歎息.他令小太監為撒達擺上席位.撒達就座于柳讕楓和我之間,我和那云非雪再次坐下.

對面的北冥淡淡地笑了起來.一旁地奢諾雷大聲道:"我們不會發動戰爭,云姑娘對在座的都是有情有恩,若拓國主再不給出一個交代,我們就要行駛《五國條約》的第九條,彈劾拓羽,另立新王,以維護五國之間的和平."

"沒想到《五國條約》里還有這麼一條,我怎麼沒聽說."我看向一旁的天,天輕聲道:"你除了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怎會對《五國條約》感興趣."這倒是,就算那條約放到我的面前我都不會去看一眼,我看向義憤填膺的奢諾雷,笑道:"怎麼奢國主不記恨云非雪從貴國劫人的事了嗎?"瞬即,奢諾雷原本正義地臉沉了下去,目光瞟向了甯思宇,眼角的余光正巧看見思宇微微驚訝的臉,這事相當隱秘,即使上官也不知.

我繼續道,"云非雪當初通風報訊也是為了倉泯,那時她又不知緋夏國主是誰,但死在倉泯就會給倉泯帶來一系列地麻煩,倉泯是云非雪的家,更有無數好友在沐陽,僅管上官多次利用云非雪,但她終是云非雪地親人,云非雪不會不理,所以平心而論云非雪那次幫地是倉泯,而非奢國主,所以云非雪對奢國主其實無恩."奢諾雷的目光像一把利劍朝我刺來,我用我地微笑化解了他目光的殺傷力,使他慢慢變得疑惑起來,我輕笑道,"而且非但無恩,反而有恨,只怕奢國主心里那根奪人之刺至今尚未拔除,既然如此厭惡云非雪,又哪里值得奢國主興師動眾前來討說法?

"你!"奢諾雷的眉毛當即立了起來,我立刻側過臉看著一旁的云非雪大聲道:"我沒說錯吧,云非雪?"那云非雪愣了愣,視線瞟向我身後,我微微傾過身體,擋住了她的視線,"別看了,思宇她心里清楚."那云非雪臉上的表情瞬即定格,她驚訝地看著我,一絲無助的從她眼中滑過,但她又迅速地冷靜下來,對著我揚起了淡淡地微笑,點了點頭.

此刻,我身上感受到了另一束目光,那是北冥的,我當即轉回臉,和他的目光撞個正著,我笑道:"再說北冥國主你."

"我?"北冥的唇角微微上揚,一臉的神秘,"姑娘此番又說到我頭上了,我且來聽聽."

"北冥國主究竟是為了云非雪而來,還是為了……天機!"我抬起眼瞼直視北冥的眼睛,他的眼睛迅速半眯,掩飾所有的鋒芒,然後,他緩緩張開眼睛,帶出了微笑:"云非雪和天機又有何關系?"

"哦?北冥國主不知嗎?那孤崖子總知了吧."我笑著,一絲銳利滑過北冥的眼睛,倏的,他收起鋒芒定定的看著我,由最初的警戒變得疑惑,我道:"孤崖子在觀星台上的三星解說可謂是語驚四座,讓下面的聽者無不佩服,是嗎?云非雪?"我再次側臉看著身邊的云非雪,她再次微微點頭,接口道:"當時孤崖子一席話,卻給這個世界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風浪,各國都開始秘密尋訪三星,就是為了滿足自己要統一天下的野心."她看著我,一雙眸子閃現著燦爛的星光,從她的眼中,我看到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她由最初的排斥我,到現在的配合我,看來她也不想讓云非雪墜海事件成為世界大亂的導火線.

"沒錯."我看向眾人,"我想在云非雪墜海後,最不相信她死去的應該就是北冥國主您了."

"為什麼?"北冥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深沉,我看了看身邊的云非雪,她輕笑著說道:"因為你也曾經想讓云非雪從這個世界消失,那麼,她就可以以天機的身份重回人間,你認為是拓羽自編自演了云非雪墜海事件,目的就是要永遠地藏起云非雪,藏起天機!"她的話終于讓掩藏在微笑面具後的北冥有了觸動,他怔愣地看著我們,此番那云非雪的話中也不再以"我"自居,而是說"云非雪"如何如何,可見她已經承認自己並非云非雪.所有人在她說完那些話後,都面帶震驚地看著我和她,而思宇和柳讕楓都皺起了眉,眼中帶著責備.

"那只是一個方面."沒想到一直沉默不語的天卻突然出了聲,眾人看向他,這才發現我的身邊居然還有一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帶著面具,面具外的刀疤表明他的臉一定非常可怖,天摸著粗糙的下巴說道:"大約一個月前,孤崖子和水達成了一個協議."天才說到一半,我發現北冥怔愣的表情瞬即一凜,緊緊地注視著天,只聽天繼續說道,"這個協議就是北冥皇權扶助水登上倉泯的皇位,不過現在水瘋了,也就死無對證了."說完,他看向北冥,眼中沒有絲毫情緒,就那樣隨意地看著他,既不是詢問,也不是篤定,但北冥的眼中卻漸漸射出了寒光:"你是誰?"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五、終審結局(上)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八十七、終審結局(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