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二十一、幽幽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二十一、幽幽

444444444 我看向路邊一顆孤立的枯樹,果然,在枝丫上,正蹲著一個小小的綠色身影.

"小妖!"我大喝一聲.小妖銀白的身影瞬即順著那樹扶搖直上.

自從訓練開始,我的腿上就綁著鉛塊,這一天下來,我的腳幾乎癱瘓,已經沒有半點力氣親自去抓那小丫頭.

"啊!"一聲驚呼,那綠色的身影慌亂地飄落在地面,而我也看到了她的樣貌,黑漆漆的夜里,看不大清楚,但可以肯定,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毛丫頭.

小丫頭梳著兩個圓圓的小髻,上面纏繞著綠色的絨毛,在北風下飄舞.她鼓鼓的小臉,顯示著她此刻的憤怒.

"居然偷襲!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小丫頭銀鈴一般的聲音在夜空下響起,清澈而動聽.

看著她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大大的帽沿恰到好處地擋住了我的笑容.

"小丫頭這大半夜不睡覺,爬到樹上挨凍就是為了迎接我?"我從帽沿下看著她,揶揄地調笑著,不知為何,我很想戲弄她.

"接你?呸!我問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從陽哥哥房間里出來!"

小丫頭單手叉腰,一手指著我,一臉的怒氣.

原來是陽的粉絲,呵,不過陽的確很帥,而且又是溫柔中帶著狡猾.

玩心頓起,我狡猾地說道:"陽是個成年男子,我又是一個成年女子,小姑娘你說說,為何我會從他房里出來?"

"你!你!不要臉!"小丫頭急了.伸手就甩出不知什麼玩意,讓我防不甚防.

雖然我有了七天的訓練,但畢竟我沒有實戰過.所以沒有經驗,我呆立在原地.看著那薄薄的看上去像是符紙的東西朝我飄來.

就在它們要打到我的時候,忽然從身側刮起了一陣狂風,狂風掀起了地上地積雪,將面前的符紙吹走.

"該死!"小姑娘氣得跳腳,"都怪我力度不夠."心里松了口氣.便繼續捉弄小丫頭:"喂,小丫頭,你叫什麼?"

"幽幽."叫幽幽的小姑娘趕緊捂嘴,然後又自言自語地罵道,"我怎麼告訴她了,真是白癡!"

小姑娘到底年紀小,容易套話,看著她還在自我批評,我立刻躍到她地身前..,16K.CN更新最快.把她嚇了一跳,抬手就捏出一竄符紙,喝道:"你想干嘛?我迅速扣住了她的手腕.拉到身前,一手攬住了她地纖腰.她的臉瞬即紅地滴血.我在帽沿下依舊偷笑著,努力穩住氣息.沉聲道:"你喜歡陽?"

幽幽頓時愣住了,珍珠般的水眸不停地眨巴著:"我,我,我,沒,沒……"她一下子變得語無倫次,最後,她忽然大吼了一聲,"陽是你叫的嗎?"我在帽沿下燦笑連連:"呵呵呵呵,如果我不能叫他陽,那為何他讓我隨意出入他的房間?"

"陽哥哥地房間?"幽幽雙眼立刻拉直,紅地不能再紅的臉上,出現了嫉妒的表情,"你胡說,你只是進了他的陽殿,沒去他的房間,是嗎……"到最後,幽幽幾乎是弱弱地問我了.

心情大好,我放開了她,扔下了一句話:"如果想知道我們的關系,明天下午來天機閣."

看著站在風里又氣又惱的幽幽,成就感油然而生.這樣的對手才讓我心情開闊,想到自己的對手是青菸,就忍不住郁悶.

所以現在忽然有了這麼一個有趣地"情敵",決不放過,看來最近要好好利用利用陽了.

回到天殿的時候,天不在房里,這讓我松了口氣,起先我也很緊張,不知該怎麼面對他,又是孤男寡女,而且還在房間里,太曖昧,也太尷尬.

就在我開始打瞌睡,連小妖都鼾聲四起的時候,有人進來了.我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頭,朦朧中感覺有人靠近.

一個激靈,睜開了迷蒙地眼睛,然後就看見了天.

睡眼惺松,只看見了他一個模模糊糊的輪廓:"你來了,那睡吧."我掀開被子下了床,腦袋還有點昏昏沉沉.

"啪!",在我站起身准備離去地時候,他忽然握住了我地手,我疑惑地回頭看他,當我接觸到他火熱的視線時,我地大腦徹底清醒.

冷靜啊!親愛的!

如果我留夜外面的侍女就知道了啊!

他握住我的手越來越緊,眼中是他赤裸的欲望,和強烈的掙紮.

"咕咚."我咽了口口水,心里開始怦怦直跳.

終于,他放開了我,撇過臉淡淡道:"你太不乖了,上來就惹事."

我眨巴著我清純無辜的大眼睛,我哪里不乖,哪里惹事了?

"你不該刺激幽幽,這丫頭十個咒術九個搞錯,沒有章法,很危險."

原來他知道我跟幽幽的事,難道剛才那股強風……

"剛才你在?"我有點激動地看著他.想來定是北風掩蓋了他的氣息,讓我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他依舊撇著臉,盯著面前的被子,沉沉說道:"恩,下次小心,不熟悉咒術的法師才最危險,你……"

"謝謝!"我一下子撲到他身上,他渾身瞬時變得僵硬,連話都咽在了嘴里,我彎下腰"吧唧"就給他一個大親親,"就知道你在乎我."我把他抱在懷里,他的臉就勢必靠在我的胸前,我因為高興而沒注意到危機,依舊自顧自疑惑著,"既然你這麼在乎我,怎麼又讓我替陽暖被?奇怪啊.難道你知道他喜歡……啊!"身體忽然被人抱緊,就掀到了床上.一個黑色的身影立刻壓了上來,扣住了我的雙手.將它們摁在我地臉側.

"你難道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嗎?"天幽深的眸子里是熊熊地火焰,那火熱的視線正燒烤著我地全身.讓我的身體也熱了起來.

心跳立刻加速,我屏住呼吸用力地點頭.

"那還不快走!"天緊緊扣著我的手腕,眼中是他的掙紮.

我掙了掙,沒掙脫,只有無助地看著他.對著他眨巴著眼睛,暗示他抓地我太緊,我走不了.

手腕的手松了松,我立刻抽身抱起了床上地小妖,迅速離去.

呼……好險……

或許冥聖將我安排在天的身邊是想試探我,讓我痛苦,但他卻不知道,現在最痛苦的無疑就是天,我房間隔壁的那個男人.

第二天天沒亮.我就拿著水瓶前往取聖水,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起那麼早,所以我是一路打著哈切.一路前行.

路漫漫,風颼颼.腿上的鉛塊重悠悠.身體還是無法適應這樣的勞動強度,讓我回來的時候都提不起腳.

即使我已經提前起床.可趕到天殿閣的時候,他也已經起床等著我的聖水.

我慌忙一路小跑跑到他地房間,這之間還繞錯了路,這種回廊的結構,房間大多相同.

門前的兩個侍女見我來了,立刻給我打開了門,在琉璃珠簾地後面,天正由侍女服侍著更衣.

我抱著水瓶走了進去,見他還在更衣,便垂首站在一旁."你們出去吧."天對著兩名侍女說了一聲,侍女垂首離去,她們的腳步很輕,都有著一定地功夫底子.

我抱著花瓶看著她們,看似她們地武功不弱.

"快過來給我更衣."里面傳來一聲命令,我疑惑地看著周圍,然後就看見天有點郁悶的表情.

我一手抱著水瓶,一手指著自己,看著天沉著臉點頭,我慢慢走了進去.

他地臉上帶出了欣喜的笑意,但我卻沒給他好臉色,我大半夜爬起來就是為他去取那該死的聖水,接下去還要回去打掃那個什麼玄池,而他,卻不讓那兩個侍女給他穿完衣服,偏偏命令我,難道不知道我很忙嗎?

我沒好氣地將瓶子塞給他:"快喝了!"然後開始給他系衣帶他將瓶子里的聖水一口飲下,忽然,他攬住了我的腰,就將我貼近他的身體,我還沒反映過來,他的吻就襲了上來,順便還將某些神秘液體塞入我口中.

我慌了,內力爆發,就推開他,我摳著喉嚨:"你,你這個變態給我喝什麼?"

"聖水啊,你不知道嗎?"天抱著瓶子好笑地看著我.我急了,那玩意能隨便喝嗎?我慌亂地摸著身體:"完了完了,不會變男人吧."

天忽然躍到我的面前,再次將我抱在身前,貼近我的臉,輕聲道:"是男人我也要."

"你老清早發什麼騷!"我真的生氣了,"不知道那東西不能隨便喝嗎?我又沒變小!"

"但我想讓你內力增加啊."他緊緊抱著我,隱隱的熱力從他的胸膛傳遞過來,他倏地握住了我的手,雙眉就微微蹙起:"你的手還是那麼冰涼,我幫你暖身吧."說著,他越發緊緊地抱住我,將他身上的溫暖傳遞給我.

原來那玩意能增加內力,不過心里還是毛毛的,將身上的八爪魚推推開:"小妖還在門外呢,我還要去打掃玄池,我很忙的,別來煩我!"說完,我甩頭就走,出門的時候還聽見天陰沉沉的笑聲,越來越覺得還是早日結束受罰比較好.

胃部抽搐了一下,那聖水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吧.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十九、暖被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卷——二十、曖昧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