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四十、越獄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四十、越獄

444444444 呼吸著新鮮空氣,我和隨風已經站在監獄的後牆,這就是自由的感覺,月是圓的,星是明的,廣闊的世界,自由的天空.

記得中午的時候,薩達來了,他又給我們帶來了許多糕點,還暗示我要救我出去,我只是笑道:"大哥只要幫我拖住北冥即可."

薩達疑惑地看了我一會,然後看著我自信的眼神,他才放心離去.

隨風在跟著我進入地道的時候,順便用稻草再次蓋住了洞口,他做事總是那麼謹慎小心,相較于他,我就馬虎許多.

爬出地道就是原先關我們的牢房牆外,塞外的房屋本就簡陋,因此監獄建造的也並不十分精細.若是天牢,那就要像越獄一般畫幅地圖在身上了.

翻過土牆,就是外面的街道,隨風帶著我在小巷里穿行,順手捉了兩個暮廖士兵,換上他們的衣服,我順手將頭上的發簪收入懷中,和那些糕點放在一起,然後跟著巡邏兵輾轉地到了城牆下.

在北城牆的最右邊有一個茅廁,而在茅廁的一邊,就是我所謂的那個出口----狗洞.

嘿嘿,真是慚愧啊,讓隨風跟著我鑽狗洞.

他甯可從城牆上打出去,不過可惜我光有那一小股內力,卻不懂得如何使用,外加他又受了傷,成功的幾率十分之小.

隨風指著狗洞看看我,我指著狗洞點點頭,他用力地搖搖頭,我狠狠地瞪瞪眼.

他最後還是歎了口氣,跟著我一起鑽出了狗洞.

"哎.我的一世英名就這麼毀在你手上了."隨風對著我的屁股開始抱怨.

我頭也不回地嘟囔道:"你的英名早就不知道毀了幾世了."我聽他這句話都聽出耳繭了,"再說,你若不是現在這個身形.你還鑽不出去呢."

我站在城腳下,看著他爬出來.還別說,看著隨風爬行而出,我感覺還挺好.

我朝他伸出手,他自然而然地抬起一只手放在我的手上,這情形有點像狗狗把一只爪子放到我手里.于是我忍不住還摸了摸他地腦袋:"乖"

可是隨風明顯不配合我這個動作,他緩緩站起身,眉角抽搐著,忽然他放在我手心里的手猛地將我抓緊,就往懷里一拉,我還沒反映過來,一個吻就狠狠鎖住了我的唇.

我地天啊地啊!我們現在可是在逃難啊,哪有功夫在月下漏*點.

"恩!"我推開他,擦著唇.壓低聲音罵他,"你有病啊,我們在逃難啊!"

隨風依舊環著我的腰..更新最快.笑道:"狗不是喜歡舔主人嗎?我舔舔有什麼不對了."

"那也不是舔……"一下子語塞,只有狠狠瞪他一眼."走了.過會北冥該追來了."

隨風一臉得意地笑,這家伙總是讓我難堪.

此刻薩達的五萬士兵依舊駐紮在城外.但卻由暮廖兵看著,我和隨風偷偷從敵營偷出了一匹馬,原本我是想牽兩匹,怎知隨風不相信我的騎術,而且兩匹馬動靜也太大,所以只有聽隨風的.

"咚!"一聲,一朵煙花在暮廖城上空赫然綻放,險些驚到了我們的馬兒,進接著,一朵又一朵地煙花,伴隨著隱隱的歡呼聲,讓整個朗撅關沸騰.

"看來是談判成功,開始慶祝了."隨風淡淡地說了一聲,牽著馬,一路小心翼翼地離開兵營,來到朗撅關外的大草原上,一望無際的草原在黑色的星空下,宛如一片沉睡的黑海,在寒風下掀起層層波浪.

從那洶湧的波浪里,我立刻聞到了許多雜亂的氣息,心底開始慌亂.

隨風躍上馬,就朝我伸出手,我踩著馬鐙,坐在了他的後面,他疑惑地看著我:"你不是一直喜歡坐前面?"

我淡淡地笑了笑:"我今天想換個位置."

隨風無奈地笑了笑,便揚起了馬鞭,在馬兒奔跑地那一刹那,我看見了身後點點火光.

北冥,你這麼塊就追來了嗎?

朗朗的夜空下,沒有遮蔽物,北冥很快就發現了我們的蹤影,那橘黃地星光伴隨著馬蹄聲,急急追來.

隨風迅速察覺,扭頭對我大聲吼道:"你到底在想什麼?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追來了?"

我回頭遙望,只見數十匹寶駒追蹤而來,當中一匹白馬更是如黑夜的里地神駒,從地平線中疾馳而來."嗖!"一支箭落在我們地身後,隨風大罵一聲該死,就要收住缰繩,想把我拉到身前,我立刻拔出懷里的發簪,就往馬屁股上,狠狠一紮,馬兒瞬即嘶鳴一聲,撒開四蹄拼命狂奔.

"快跑!"我朝隨風大喊一聲,隨風只有努力拽住缰繩,向前奔跑.

遠遠地,那白馬上的主人揚起了手,飛箭從此消失,但他們的追逐並沒停止.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坐在隨風的身後,如果此刻是隨風坐在我的身後,北冥便會毫無顧忌地讓他那些弓箭兵射箭,無論是射到隨風,還是馬,都可以讓我留下,而現在,他不敢拿我的性命打賭.

我絕對不會讓隨風再次為我受傷!

我回頭望著追兵,北冥,你還不放棄嗎?你捉我回去僅僅是當作吉祥物,還是挑起各國戰爭的棋子?

漸漸的,其余的馬消失在地平線之上,只有那個白色的影子依舊緊緊跟著我們,我再次用發簪紮向馬屁股,馬兒在再次刺激下,更是瘋狂奔跑.

火光漸漸消失,而朗撅關的煙花,卻依然可見.莫名的,讓我想起了離開沐陽的那個晚上,那晚.也是這麼熱鬧,那晚.也是這樣亮如白晝,而城牆上,卻站著拓羽,他當時臉上的神情我直到如今才明白,是哀傷.是因為失去我地哀傷……

"受傷了沒?"隨風在前面大喊了一聲,我緊緊抱住他的身體,在他的後背搖了搖頭,看著那最終消失地白影:北冥軒武……

夜越來越冷,風越來越急,終于,在地平線上,看到了一片樹林,隨風掉轉缰繩.由原來的往北,轉為向西,直直進入樹林.直跑到第二天夕陽地升起,直跑到月亮再次上了柳稍.

最後.馬兒脫力地倒下.我和隨風一起摔下了馬,滾落一邊的山坡.

山坡下.正好是一個山洞,我落在洞前,雙手立刻蹭皮見血,看著遠處趴在地上的隨風,他好像摔地不清.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我慌忙跑到隨風的身邊,扶起他,他卻緊閉著雙眼,微微皺起地雙眉和緊抿的唇讓我不由得心顫.

"臭小子!"我心驚地晃著他,別嚇我啊,我摔下來都沒死,你怎麼就……我顫抖地撫向他毫無血色的臉,好燙,我趕緊摸上他的額頭,那滾燙的熱度立刻讓我停止了心跳.

他到底何時開始發燒的?是我們離開的時候?還是昨天?

一定是他的傷引起的,而他單薄地衣衫又怎能抵擋這大草原上的寒風,就連我坐在他的身後,晚上地時候還是凍得瑟瑟發抖,而他,卻依舊堅持著帶我奔跑.

他為什麼不休息,這個傻瓜!

淚水嘩啦啦地落在懷里人兒的臉上,可他已經毫無知覺,或許,他早就陷入昏迷,而我這個笨蛋,總是那麼後知後覺.

我趕緊在他身邊生起一堆篝火,然後給他喂下身上地糕點,脫下外氅蓋住他有點發抖地身體.

"冷……好冷……"隨風顫抖的聲音讓我心碎,可現在我又到哪里去找棉被?

看了看周圍,看見了原先那個山洞,我到洞里觀察了一下,居然發現了狗熊,除了它呼嚕比較吵,洞里味道比較難聞,但卻相當暖和.

我扶起隨風,進了狗熊地山洞,在洞口生起篝火,給洞里帶來少許的亮光.

狗熊咂了咂嘴,動了動身體,我上前輕輕地撫摸它,它用爪子撓了撓臉,繼續安睡.

我將隨風放到狗熊懷里,他往狗熊的毛皮上靠了靠,汲取他渴望的溫暖.

他蜷起了身體,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然而,他無法獲得全方位的擁抱,畢竟狗熊不會環抱住他,他依舊時不時顫抖著,嘴里輕喃:"冷……好冷……"

我看了看,只有歎口氣學著電視劇里脫下彼此的衣服,然後看到了他發炎滾膿的傷口,果然如此.

用隨身攜帶的水和金瘡藥簡單地處理了一下傷口,撕了我的衣服給他小心包紮,心痛地抱住他,用我們的衣服和外氅將我們包裹,窩在狗熊的身邊.

看著枕在我手臂上,安然入睡的隨風,他的臉上終于出現了少許的血色,就連額頭上,也開始積聚汗珠.

有我和狗熊先生這樣捂著你,你還不出汗那才奇怪.

望著身邊的狗熊,暗道:狗熊先生啊,你可千萬別亂動啊,要是你睡相不佳,我和隨風可就要被你壓扁了啊.

"恩……"狗熊發出一聲長長的呼氣聲,仿佛是給我的回應.

我笑了,倦意漸漸襲來,卻沒想到懷里的人忽然動了起來,他不安分的手環住了我的腰,我寒毛立刻豎起,小心翼翼問道:"你醒了?"

"恩……"和狗熊先生一樣簡潔的回答.

此情此景,實在讓人心里難免不擔憂下面將會發生的事情.

本以為他會昏迷整晚,那也就撐到明日早晨,趕緊穿回衣服就可以當作無事發生,而現在……我趕緊跟他說話,好讓他轉移注意力:"別亂動……你在發燒……我和狗熊先生正在給你捂汗……"

他環住我腰的手找到了一個支點,撐起了他的身體,昏暗中是他熾熱的氣息和沙啞的聲音:"要出汗還不容易?"

"誒?"

"雪……我要你……"

一個滾燙的吻,侵襲著我的唇,心慌亂地跳著,渾身每個細胞都感受著他的欲望,天哪,那也別把你的感冒傳染給我啊----

今夜注定無眠……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三十九、解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四十一、尾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