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 唯有一縷黯鄉魂——三、別院的日子(三)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 唯有一縷黯鄉魂——三、別院的日子(三)

444444444 我把玩著衣帶上的絨球,今天剛剛過了小雪,我的衣服上也有著好看的絨毛.北冥似乎很了解我的心思,送來的衣服總是很稱我的心意.就像這件,藍色錦緞的小褂,鵝絨的滾邊,白色的褶皺長裙,衣帶的尾端,是兩個大大的絨球,毛茸茸的,蹭在臉上很舒服.

包括床上的大羊絨毯,我總是喜歡用自己的臉在上面蹭,嬰兒般的潤滑,讓我留戀不已.

我沉靜于這舒適的米蟲生活,對周圍事物的戒心也越來越松,自然也包括北冥,而且,北冥也不常來這個院子,他是我的飼主,我應該感激他.

這麼說,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廢物,不過這樣廢物般的生活,我很滿意.至少經曆了前一陣子的風波,現在這種甯靜的生活,真的讓我很恰意.

"不知道我這逍遙的日子還能過多久,殿下?"我側臉看向北冥,希望他能告訴我最終的答案,他到底會不會把我送回滄泯?

北冥低著頭淡淡地笑了,然後也側過臉看我,深沉的眸子里是讓人永遠也猜不透的心思,他眨了一下眼睛,忽然道:"姑娘養過鳥嗎?"

"沒有."這人總是問東答西.

"這鳥先是不願進籠子的."北冥開始跟我談鳥經,"它總想從籠子里飛出去,于是我給它好吃的,逗它玩,訓練它,馴服它,有一天我打開籠子讓它走,它也不願.因為它已經習慣鳥籠的生活,習慣我是它主人的生活,沒有我.它將無法生存.

這就是我馴服一只鳥的過程,它對我忠心耿耿.一心一意.關住這只鳥,只是為了要得到這只鳥,但我要的不僅僅是這只鳥,云姑娘知道我還要什麼嗎?"

北冥幽幽地笑著,他地笑容就像一個獵人在等著他的獵物上勾.我呐呐地問道:"什麼?"

"鳥心."他清清楚楚地吐出兩個字,一絲霸氣從他的眸子里帶出,我看到了他地野心.

說來說去還是想說讓我乖乖效忠于他,他對于人才倒沒有性別歧視.我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鳥心?吃?"

"哈哈哈……"北冥朗聲大笑,"云姑娘除了吃還是吃,可卻吃不胖,軒武很奇怪,姑娘平日吃得比軒武還多,又整日睡覺.緣何不見長肉?"

"是嘛,呵呵,消化功能比較好……"我皮笑肉不笑著.(一般肥胖是營養吸收不均勻造成.里面有一定消化功能地原因)

忽然,北冥止住了笑容.只是靜靜地望著前方:"非雪喜歡白色..1 6K,電腦站,.cN更新最快.白云,白雪.白花,凡是白色的都喜歡……"

我愣愣地看著他,他忽然叫我非雪,感覺有點怪.

他依舊淡淡地說著:"喜歡吃東西,只要是能吃的,都喜歡,當然最喜歡的還是魚蝦蟹,以及綠色蔬菜,肉食類並不喜歡,實在吃無可吃,也可以湊合.零食喜歡蜜餞,不喜甜食,所以糕點只是在饑餓時才會選擇.

如果有人陪著玩樂自是最好,無人就選擇看書睡覺,討厭麻煩,向往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所以,你現在這個米蟲雖然困在籠子里,卻很開心,非雪,我可有說錯?"他忽然回眸看我,讓我避之不及.

我疑惑地看著他,問道:"你調查我做什麼?"

"我沒調查,而是觀察."北冥嘴角微揚,帶出一抹得意,"你住在我這里,衣食住行啞奴都會向我彙報,我怎會不知?而且,非雪似乎已經將這里當作自家,有任何不滿意都會提出,毫不客氣,是不是?"

"嘿嘿嘿嘿……"我不好意思地笑著.

"怎樣?我是否比那個隨風更了解你?"

"誒?"他怎麼突然提起隨風?

北冥淡淡地看著我,忽然,他笑了,笑得有點詭異,只聽他說道:"明日我就會發出書函,相信沐陽那邊很快就會有回應,非雪便可以回家."這句話如同一擊悶棍,打地我發傻.

北冥緩緩站起身,對我笑道:"非雪就要回家了,身份也就公開,過幾日帶你去城里轉轉,出去透透氣如何?"

"不要啊!"我一下子抱住北冥地右腿,北冥愣住了:"非雪不要出去逛逛?"

"不是不是,殿下,不要把我送回沐陽啊,讓我留在這里,我會乖的,我保證,我會很乖很乖的."強迫自己擠出兩滴眼淚,抱著北冥的腿聲嘶力竭地哀求著,我云非雪第一次這麼沒骨氣.

"哦?那你說出想留在這里的理由,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把你留下."北冥面帶微笑地蹲下看我,我忙說道:"這里有好吃的好穿的."靠,什麼垃圾理由..

"沐陽也有,而且我想,拓羽絕對不會虧待你."

呵,是不會虧待我."這里有五個帥哥陪我玩."

"五個?"

"恩,赤炎,青云,紫電,藍冰,孤崖子."

"孤崖子?噗……"北冥忍不住噴笑出來,我嘟囔道:"你別瞧不起人,孤崖子很帥的,年輕時肯定比你那四個侍衛帥多了."

"哈哈哈哈……"北冥依舊在一邊捧腹笑著,末了摸了摸我的頭,像是安慰我道,"云非雪啊云非雪,你就乖乖回去吧,你這個燙手地山芋我可不敢要."

"不要啊!"我纏住北冥的胳膊,淒聲哀嚎,"殿下,求您了,別把我趕出去,我會聽你的話,把你當爹一樣膜拜!"

"爹?"我看見北冥俊逸地臉立刻變得撒冷,慌忙松開他的手,退到一邊畫圈圈.小聲道:"當我沒說.算了,看來北冥也是心意已絕,誰叫咱不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不然還可以用用美人計.犧牲犧牲色相.

寒風一陣又一陣地掀起我衣服卷邊上地絨毛,有點淒涼,我要再次回到小拓子地身邊,一想到他得意的邪笑,我就發寒.

"看來……"下巴忽然被人勾住.北冥扣住我地下顎,掰過我地臉,迫使我正視他,他的眼睛里滑過一絲邪氣,"某人是甘心情願地留在這里做鳥了?"

"反正到哪兒都是做鳥."我垂頭喪氣地說著,"至少這里還有人陪……"希望我地話能傳到赤炎他們耳朵里,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也為我說說話,勸勸他們主子別出賣我.

"云非雪喜歡美人.果不其然."北冥放開我的下巴,再次起身,朗聲道."做我的鳥也不是由你說了算,還要看我是不是想要你這只鳥."米蟲生活宣告結束.

我沉默地低著頭.看著地面上爬來爬去的螞蟻,羨慕地我差點掉出眼珠子.螻蟻都比我自由.

然後,我很下流地聯想到了鳥地另一個含義,心里嘟囔道:切,做你的鳥又不是做你JJ,又不是什麼體力活.

"而且,你從頭到腳都沒有半點可用的價值,我北冥軒武不可能讓一個女人做謀臣."北冥就像打量一個貨物一般打量著我,奇怪,既然如此,剛才還說什麼要得到鳥

我繼續沉默,說吧說吧,反正我本身就是一無是處.

"再者,你也非本殿下的女人,本殿下有什麼理由留你?"

那倒是,在這里白吃白住,還有專人"保護",我的待遇的確很高,至少比北冥那些女人高出一個級別.

談判破裂,多說無意.我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後沖著北冥行了一個大禮:"多謝殿下連日來的照顧,非雪定當感恩,回國後,讓皇兄多多協助殿下,早登帝位,像殿下如此擁有博大胸懷,關愛臣民的溫柔男子,才配做一國之主,萬民之君."

我滔滔不絕地說著,北冥在一邊聽著.

"這天色已晚,寒氣已重,殿下也該早早回去歇息,您的身上可背負著萬民地幸福,所以請保重身體."我下了逐客令,請北冥離開.

北冥站在那里紋絲不動,淡笑道:"怎麼?要趕我走?呵!這只鳥倒是趕起主子來了."

鳥?我立刻沉聲道:"非雪不是鳥,殿下也不是非雪的主子,非雪是拓羽的鳥,拓羽才是非雪地主子,非雪這只鳥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誰,誰才是非雪真正地飼主,所以請殿下離開,非雪地身份一旦公開,相信有不少人會關注這個院子,為了給殿下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請殿下以後少來這個院子,免得落人口舌,招人話柄."

"話柄?"北冥在對面幽幽地笑了,"莫非說非雪是本殿下地女人?"

愣了一下,這樣的流言對北冥相當不利,虧得他還露出很是輕松的笑容.

"這樣北冥就不得不對這個謠言負責,那非雪也就不必回沐陽,不是正合了你的意?"

"誒?"我呐呐地看著北冥,他抬起手,伸出食指,忽然點在我的鼻尖:"好鳥,真是一只好鳥,哈哈哈……"

北冥大聲笑著,心情頗好地離去,北風掀起他的袍子,仿佛他整個人都輕快地起舞.

"好鳥……"我摸著自己的鼻子,方才那里被北冥點過,"靠!神經病!"我輕聲罵著,這里他的耳朵不少,可別傳了出去.

真不明白北冥到底怎麼想的,一會說讓我效忠他,一會又說要把我送回滄泯,這不是互相矛盾嘛!

回到拓羽身邊,我還怎麼做他的鳥?難道他也想用毒藥?

可他應該知道我回去是嫁人的,至少水無恨肯定不會放棄婚約,就算水無恨不要我,拓羽那小子也說不定……這個男人變態的,就喜歡收集女人.

我無論嫁給誰,都對他沒什麼利用價值,頂多在拓羽面前說說他的好話,讓拓羽幫他登上帝位.

好煩,沒想到北冥的心思會這麼難猜,直到現在,他都沒露出半點蛛絲馬跡,好陰沉的男人!我到底在跟什麼東西打交道!

整個人有種被設計的感覺,和之前老太後不一樣,那次是明的,而這次,是真正的暗流,這股暗流讓我渾身發麻,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怎樣的未來.



555555555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 唯有一縷黯鄉魂——二、別院的日子(二)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四、別院的日子(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