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六、盤問(上)   
  
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六、盤問(上)

444444444 拓羽的這次召見,似乎挺神秘,因為曹公公帶著我繞路,甚至有一次差點碰到夜鈺寒,他卻將我立刻從另一個門走,我被他繞地暈頭轉向,為什麼不讓我碰到夜鈺寒,我還想跟他打招呼呢.

跟著他來到一間宮殿前,殿門緊閉,門口站著四個侍衛,還有一排宮女候著,這好像不是拓羽的禦書房.

"稟太後,稟皇上,云非雪帶到."

我一驚,太後?不是只有皇上嗎?難道是太後要見我這個親家?

"進來."一個溫柔而低沉的女聲從里面傳來,只聽這聲音,就知道這女人端莊威嚴,定是太後.

門口的侍衛為我開了門,我戰戰兢兢走了進去,曹公公走在了我的前頭.

門在身後緩緩關上,帶走了些許的陽光.整個大殿是沉悶地靜謐,曹公公走路的聲音變得清晰.

心里沒底,太後不比小拓子,拓羽我還是有點了解的,再加上又是同年人,妹夫,有時沒大沒小他也不介意,但這太後就麻煩了.

我不敢抬頭,怕讓太後覺得我不懂禮數.

"草民參見太後,皇上!"我對著前面鞠躬,要不要跪呢?一直沒跪過,拓羽好像也從來都不介意.

算了,就跪吧,就當拜菩薩.

"大膽云非雪,見到太後還不下跪?"寂靜的殿堂里,是曹公公這個尖細的聲音.

急什麼,我這不是正要跪嘛.

"罷了,云掌櫃恐怕是嚇著了."太後慈祥的聲音再次響起,讓我感覺到一絲心安,她可真是一位體諒人的女人.

"是……是啊,草民從未見過這麼大的場面,草民惶恐……"

"呵呵呵呵,云掌櫃說笑了,哀家也是人,也是一個疼愛孩子的母親,云掌櫃無須緊張."

"謝謝!謝謝!太謝謝了!"我哈著腰,我可不敢冒險表現出什麼桀驁不馴,這種事要看運氣,撞對了,就會博得對方的好感,撞錯了,就直接掉腦袋.

"云掌櫃,你怎麼總是低著頭啊?"

"草民不敢,太後的容顏豈是草民能隨便看的."

"喲∼這孩子可真會說話,羽兒,你真是有眼光啊."

"哼!"不知為何,拓羽居然輕哼了一聲,仿佛太後的話是諷刺他:"云非雪,抬起頭來!"拓羽的口氣里帶著怒意,今天苗頭有點不對.

我趕忙抬頭,正對上拓羽凜冽的目光,這到怪了,半月未見,怎麼態度大變,我好像沒欠他錢吧.

而他身邊,坐著一位慈祥的婦人,婦人看上去卻只有三十上下,遠山眉,一雙鳳目有著攝人的目光,讓人畏懼而不敢直視,朱砂巧染雙唇,不紅不豔,反而多了分肅穆.雀鳥點點的抹胸,黃色為主調的彩鳳歸巢長袍,淡金的紗罩,體現著皇家的威嚴.

這身衣服看地我眼花繚亂,總體概括就是兩個字:鳥窩.

"大膽云非雪!你居然直視太後!"

我慌忙低垂眼眸,一滴汗珠滑落眉角,今天的氣氛很不對勁!

"小曹子,你看,你又嚇到云掌櫃了,來來來,云掌櫃,你坐下,今日哀家只是想跟你這個親家聊聊."

"多謝……"這一驚一吒的,三魂七魄已經變得不穩.

拓羽到現在只說過一句話,看來今天找我的,其實是太後.

"云掌櫃,哀家問你,你祖籍哪里啊?"太後用她那慈祥地聲音,溫柔地說著.

我看著手中的包袱,小心答著:"北寒以北的一個沒落的部落."

"喲,那好遠啊,云掌櫃帶著妹妹們來這里開店,可真不容易啊……"太後的語氣中帶著感慨,似乎是真的感慨我們的艱難.

太後說的是妹妹們,看來她已經知道思宇是女孩了.

"是啊,那里實在太窮,所以我們就一路南下."

"怎會選在沐陽落腳?"

"繁榮,昌盛,人好看."

"人好看?呵……原來云掌櫃也喜歡美人,哀家可是聽說云掌櫃家里藏了不少美人啊……"

我緊緊地抓住了包袱,太後也知道了斐崳他們的存在,可是他們跟她似乎沒有關系吧.

"而且,好像還都是能人!"太後的語氣忽然轉重,重地讓我覺得窒息,她知道了什麼?她到底知道了什麼?

難道……【虞美人】……被監視了!

終于明白了斐崳臨走的話,他有小妖,自然知道【虞美人】被監視了.也終于明白歐陽緡擔憂的眼神,他也知道【虞美人】被監視了.更明白了隨風說保護我們的話,他更加知道【虞美人】被監視了.

恐怕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我和思宇了.而他們,太後和皇上,今天就是要盤問我這個【虞美人】的掌櫃的,看似是他們頭的人:云非雪.

想明白了一切,我換上淡淡的笑:"太後說笑了,他們都是跟草民一樣,普普通通,不值一提."

"云非雪!"拓羽忽然高喝了一聲,嚇了我一跳,我用余光偷眼看他們,太後正用目光暗示他.

隨後太後換上笑顏,我此刻也不再埋首看包袱,只是淡淡地看著他們.要跟敵人戰斗,千萬別忽視他們的眼睛!

"云掌櫃,看來你小瞧他們了哦,小曹子."太後的聲音忽然冷了下來,"念!"

"是!"

這又是唱什麼戲?

"根據鬼奴們的調查,云非雪三人是在三個月前進入滄泯的,他們的身份神秘,無從追查……"

一陣惡寒,他們真的調查了我們.

"兄妹三人在沐陽城富貴街十八號,開了一家名為【虞美人】的衣坊,一直安分守己,沒有與外界接觸的現象,直到云非雪云掌櫃從一個餅攤帶回了一位美男子,該男子已經證實,是住在佩蘭國賀嵐山的神秘隱士,遭到佩蘭國國主的騷擾,不得不離開佩蘭國,一路輾轉到了我國,並且最後留在了【虞美人】,成了【虞美人】的帳房."

"云掌櫃對這第一份報告有何看法?"太後微笑著,我不慌不忙道:"收留一個孤苦伶仃的人,云某沒錯."

太後微微點了點頭,道:"繼續念."

"在追捕刺殺皇上刺客的時候,一個刺客落逃,因為當夜下起了大雨,所以掩蓋了蹤跡,就在七天之後,【虞美人】突然出現了一個失憶的俊美男子,名為阿牛,在【虞美人】做打雜的,經過試探,該男子會武功."

慘了,歐陽緡失憶的時候肯定不知道偽裝,就自然而然地暴露.

"云掌櫃對這個阿牛又有何解釋."太後的眼中滑過一絲寸芒,而拓羽眯眼盯著我.

我笑道,心里開始打鼓:"他是個失憶的江湖人,收留落魄無助的江湖人,云某沒錯."

太後注視著我,嘴角微揚,而我已在她的注視下漸漸冒出了汗,心里明白已經到了承受的底線,我的眼前仿佛出現八個打字:坦白從嚴,抗拒打殘!打殘說不定還是好的,萬一半死不活怎麼辦?渾身一陣寒毛,面前的空氣開始變得稀薄.555555555

上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五、召見    下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七、盤問(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