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三、治傷   
  
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三、治傷

444444444

他緩緩抬起手,我心里開始緊張,肯定很痛,一想到痛,我的臉不由自主地全都皺在了一起,只希望他手腳快點.

冰涼的手指碰到了我的脖子,我一陣寒毛,他的手好涼,似乎比我們女生的手還要涼,他拾起我左邊的長發全部順到了我的右邊,露出我左側的勃頸,我自然而然地微微朝右邊歪了歪頭,這是一個下意識的舉動,這樣可以讓對方更好更清楚地看到傷口.

可是我歪了好久,都沒見他為我上藥,我疑惑地扭過臉看他,卻沒想到他在發愣:"你怎麼了?放心吧,我不怕痛."我對著他笑著,其實心里很怕.

面具下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他好像不自在地咳嗽了兩聲:"坐好."他終于舉起了藥瓶,麻利地將藥粉撒在了我的傷口上,我滴神哪,果然跟傷口上撒鹽一樣痛哪.

幸好我痛覺神經不發達,咬咬牙就過去了,之後,被一片清涼所替代,不再有任何痛楚.

我想扭動一下脖子,畢竟這樣歪久了也會酸,誰知道他的大手按住了我的腦袋:"還沒包紮,別亂動!"

"哦……"我鼓起臉無聊地看著小湖中的明月,偶爾有幾個螢火蟲飛過,帶來一片微微的綠光.

瞟眼間,他已經拿出了紗布,到底是殺手,居然隨身帶著繃帶,他輕輕地按住我的傷口,然後開始包紮,為了讓他包紮起來方便,我微微提起了自己的頭發,一陣清涼灌入領口,果然沒有長發的遮擋,涼快許多,完了,這個夏天怎麼過!

他的手重複地在我的脖子上環繞著,然後,他打了一個結,淡淡道:"好了."

我爬到湖邊一看,脖子上一圈白紗布,由于包紮技術太好,過于整齊,怎麼看怎麼像狗狗項圈.其實應該傷地不深,不用包紮地這麼好吧,又沒空調的,真擔心會捂出痱子.

"記住每天換藥."他背對著我坐在草地上,將藥瓶遞給了我.

"哦……"我接過藥瓶,打開瓶蓋嗅了嗅,好香,應該有甘草和薄荷,可以消炎殺菌,"謝謝,那我……"

"坐下!"

剛剛離開地面的屁股被他一聲"命令"再次老老實實坐在了地上,依舊和他背對背地坐著.

"怎麼你很忙嗎?"聽不出任何語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的兩只眼睛一時無處看,只有放在了湖面上:"不忙……"

"那就好,陪我一會."

暈,早知道就說忙了.

"云掌櫃很會搶人啊."

"啊?"不就是搶了一個歐陽緡嘛,"莫非樓主後悔了?"我背對著他說著,一只螢火蟲飄過我的眼前,落在了湖面上的一片樹葉上,一閃一閃.

"呵,我紅龍說過的話不會反悔."原來他的另一個名字叫紅龍.

"真的?"

"真的!"

"不需要任何交換條件?"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總感覺隱隱透露著陰謀.

"莫非云掌櫃覺得有愧于我,想給我點好處?"

多嘴了……我立刻搖頭:"云某這里哪有什麼能比得上歐陽緡的,樓主您可真是一個大大地好人啊,請接受云某一拜."

我轉過身,對著他的背雙手抱拳,就朝他拜,反正大家都坐著,也不吃虧.

"不用!"他忽然轉身扶住了我,雙手抓住我的胳膊笑看著我:"在下只是聽到了梨花月的一些傳聞,所以才佩服云掌櫃搶人的本事."

我整個人立刻石化,僵硬的笑容掛在臉上:"呵呵……這個……那個……誰叫梨花月得罪了我,我就搶了他們的頭牌,讓他們也郁悶郁悶!"

"哈哈哈……"紅龍放聲大笑起來,放開了我的胳膊,"果然誰得罪云掌櫃,誰就遭殃.紅樓在刺殺拓羽的時候得罪了云掌櫃,云掌櫃就搶了紅樓的頂級殺手,梨花月得罪了云掌櫃,云掌櫃就搶了他們的新倌,而那斐崳更是柳讕楓的心頭肉,居然也會對云掌櫃死心塌地,云掌櫃,你到底是什麼人?"他說完直直地盯著我,似乎在等我的答案.

"你們調查了我?"對阿,他們怎麼可能不調查我!紅龍的眼角落到了一邊,不再看我,"沒關系,調查我是正常的,你們調查了那個隨風沒?"

紅龍訝異地扭回頭,似乎因為我這個奇怪的問題而發傻.

"哎,原來你們也不知道,本來還想問你他的來曆,也好把他送回家,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流落在外面太可憐了,定是離家出走什麼的,看來我要好好打探一下他的家人,他們一定快急瘋了."

"云非雪,你……你實在太奇怪了!"紅龍用一種奇怪地眼神看著我,"你總是在為別人考慮嗎?"

"怎麼可能?我也很自私的,例如和大家一起吃飯,我都是把好吃的先放在自己的碗里,如果有必要,我還會對著那盆菜打個噴嚏,哈哈,那不就是我一個人吃?還有啊,跟小王爺水無恨玩的時候……"我刻意地頓了頓,不去看紅龍的表情.

"怎樣?"

"嘿嘿,其實我經常欺侮他,我不會讓著他的,陪他玩是件很累的事,我這人又懶,就會借著畫畫讓他安靜,或者直接哄他睡覺,他一睡覺就不會吵我啦.我還借著給他做衣服的名義貪汙了不少王府的好布料,給自己做衣服.所以我沒你說地那麼好,哈哈哈……"我仰天大笑著,只想告訴他,作為水無恨的你,我很喜歡,為什麼你就不能無憂無慮地,只是單純地做水無恨呢.

清涼的湖風掀起了我的長發,滑入我大張的嘴里,很不舒服,幸好現在的頭發只長及胸前,其實我總覺得長到腰部的頭發,有時晚上看起來怪慎人.

我找了跟樹枝,隨意將長發盤起,這下連脖子也涼快了.

"云非雪,你真的很有趣."

"是嗎?難道沒其他的了?例如……和我在一起很開心?"我笑著看他,用看水無恨的眼神看他,抬手搭住他的肩膀,朝他眨眨眼睛.

發現他面具下的眼神有點慌亂,說實話,現在真想捏捏他的臉蛋,然後說:小子,不如跟著我回虞美人,別理什麼恩怨情仇了.當然,他不會,所以我放過了他:"因為很多人都說和我在一起很快樂,會忘記所有的煩惱."

"難怪他們都願意呆在【虞美人】."紅龍發出了一聲感歎.他的身體略微向我這邊傾斜,"現在歐陽緡是你的人了,我晚上的問題怎麼解決?"

他的話讓我立刻發懵,不會吧,難道歐陽緡真是他的寵物?這可怎麼辦?趕緊收回搭在他肩膀的手,老老實實得坐著.

"不用云掌櫃以命換命……"他緩緩朝我壓來,雙臂撐在我的身邊,我揚眉看著他,心虛道:"難道要以人換人?"

他的眼中滑過一絲狡猾,一張面具將他所有的表情掩蓋地滴水不漏,他抬起手輕輕扣住了我的下巴,我立刻沉下臉,一本正經道:"既然如此,那云某不換了."

"哦?太晚了……"他的臉靠了過來,面具緊緊貼在我的臉龐,"而且,云掌櫃睡過的人,你說我還會要嗎?"

"睡?我沒,絕對沒!"他忽然壓了下來,我的後背摔落在草地上.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讓他靠近我的胸部,只要他壓下來,就知道我是女人.



555555555

上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二、樓主    下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五十四、分別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