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七、燒烤   
  
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七、燒烤

444444444

水無恨和夜鈺寒這一賴,就賴到了晚上,想想既然人多,就燒烤.

思宇最喜歡的就是燒烤,在燒與烤之間,能體會無窮樂趣.

將院子清理乾淨,當中擺上炭爐,周圍鋪上可以坐人的地毯,思宇就開始竄材料,歐陽緡開始生火,水無恨看著他,還給他搗亂.

"哥哥哥哥,這個要不?"水無恨拿出一塊木頭.

歐陽緡擺了擺手:"這個要用炭,炭烤出來的才香."

"恩,恩!"

"思宇,你那邊怎樣了?"我拿著酒壺,走到思宇身邊.

思宇一邊竄著,一邊眼睛冒星:"快了快了,我都等不及了呢."

"非雪,那我做什麼?"夜鈺寒看著我們忙碌的身影,主動請纓.我指了指給歐陽緡搗亂的水無恨:"看住他,別讓他搗亂."

"啊?"

我沒有給夜鈺寒任何反對的機會,便去取碗筷.這兩個大少爺平時都是吃成品,讓他們幫忙,反而越幫越忙.

一陣陣炭火不停地竄著,我站在燒烤的爐子邊,大喊著:"今天,有兩個口號!"

"口號?"夜鈺寒疑惑地問著.

"一個,就是不干不淨,吃了沒病!所以,如果夜大人和小王爺覺得髒,就請回吧."你們好走了,影響我們食欲.

"好哦!不干不淨,吃了沒病!"水無恨立刻舉著碗筷喊著,比我們還激動.

歎口氣,繼續:"第二個,就是小心火災,大家在烤的時候,一定要像我這樣."我卷起了袍袖,紮緊,"免得到時袍袖落到炭火里,就成燒豬啦."

"好——成燒豬——"又是水無恨小朋友……

月朗星希,大家圍在烤爐邊,炭火噼噼啪啪地爆著.

"阿牛,叫斐先生吃飯."食物的香味已經充滿了整個院子.

"斐先生說他到了關鍵時刻,要看著他的爐子."歐陽緡啃著雞翅膀,滿嘴的油.

他的爐子?一陣陰風刮過我的脖子,不知他又在煉什麼東西.

"這斐崳又是何人?"夜鈺寒一邊翻著土豆,一邊問我,想想他剛剛學會燒烤的時候,還手忙腳亂,現在已經能烤出像樣的東西了.

"是另一個漂亮的哥哥."水無恨一口咬住我手中的肉排,含糊地說著,"比阿牛哥哥還要漂亮的男人."

"還要……漂亮?"夜鈺寒驚訝地看著我,我得意地笑,然後他搖著頭,輕歎著,"那是男人嗎?"

"當然是!"歐陽緡顯然有點生氣,傻傻的樣子很可愛.真好奇他做殺手時不知是怎樣的性格,反正在我們的調教下,他就是傻傻的,而且很聽話,尤其是斐崳的話.

"嘿嘿,拓羽和柳讕楓不是也挺漂亮?他們難道是女人?"我沒輕沒重地說著,聽地夜鈺寒直冒汗:"非雪……不可直呼皇上的名諱."

"老迂腐."思宇嗤之以鼻.

夜鈺寒有點不服氣:"我哪兒迂腐了?"

"是啊是啊,夜大人也相當風流呢."我開始壞笑,"思宇,你不知道,上次用小虱驗處子的時候,唔……唔……"嘴突然被夜鈺寒捂住,他在一邊皺著眉:"非雪你怎麼也跟女人一樣愛抖人的隱私."

"哈哈哈……"思宇甩著雞腿笑得前仰後合,就算我不說,她也猜得到.

而水無恨更是好奇地瞪大眼睛:"什麼小虱,什麼小虱?"

我掰開夜鈺寒的手,笑道:"小孩子別管."反正你也肯定不是,還湊什麼熱鬧.

看著一臉郁悶的夜鈺寒,我轉移話題:"柔兒最近在宮里可好."

發現夜鈺寒的神色有異,他不自在地咳了一下:"她……很好,皇上哄地她很開心."

"沒其他的事發生?"我看著夜鈺寒慢慢出現的紅暈,心下便猜到上官跟他肯定也發生了什麼.

"沒有,上官姑娘很好,非雪放心吧……"

"哦?"我緊緊盯著他越來越局促的臉,這個夜鈺寒一遇到男女之事就會慌亂,"你的樣子不像是沒事,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夜鈺寒尷尬地看著我,"那天我路過禦花園,聽見上官姑娘的琴聲很是哀怨."

"哀怨?"思宇也湊了上來,和我一起認真聽著.

"在下就上前問上官姑娘是否想家……"夜鈺寒的臉越來越紅.

"她怎麼說?"這死女人怎麼可能會想我們?

"她說……她雖然獲得皇上的垂青,但怕容顏一旦老去,便會被冷落,若是能與一個關愛她,只娶她一人的男子,在一起就好了……"夜鈺寒說完,歎了口氣,臉上的紅潮漸漸退去,"所以我想上官姑娘所指的那個男子,可能是非雪你……"

"啊?"我和思宇同時驚呼起來,我們自然清楚上官口中暗示的那個男子決不可能是我,那會是誰?

我看著思宇,思宇皺著眉頭看著我,她立刻問道:"當時就你和上官?"

夜鈺寒聽思宇問這麼直接,眼神再次閃爍起來:"是的."

思宇長長地"哦"了一聲,臉上露出一抹壞笑,看著我,似乎有話對我說.水無恨一下子蹦到我和思宇的面前,無聊道:"別說那個姐姐的事了,無恨好無聊."

"無聊啊……"我看著思宇,思宇眼珠也不停地轉著,提議道:"那我們猜字游戲吧."

思宇的提議立刻被大家采納,夜鈺寒見識過我和思宇的默契,對這個猜字游戲也很感興趣,我們分成兩組,我和水無恨,思宇和夜鈺寒,由歐陽緡作裁判,輸的一組罰酒.

幾輪下來,我們打成平手,不過我比較慘,因為我們這組輸的時候,是我喝酒.

夜鈺寒眼神迷離地拉著我的袍袖,滔滔不絕,真沒想到他的酒量這麼差:"非雪……非雪……我對上官姑娘,真的沒非分之想……那天在亭子里……她把我當作了你……她靠在我的身上……我沒有……真的沒有……"

我和思宇有些吃驚,難怪剛才他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會如此害羞.

我扶著他,他已經醉的不省人事.水無恨在一邊戳著夜鈺寒的臉蛋:"夜哥哥酒量好差喲,嘿嘿……"

"別幸災樂禍了."我瞪了一眼水無恨,明明不是傻子,卻還要我幫他喝酒,真是陰險.

水無恨被我這麼一責備,撅著嘴不再說話.

送到門口的時候,水無恨的馬車已經停在門口,將夜鈺寒交給來接水無恨的水生,讓他幫著送回去.

總算送走了這兩個祖宗,我和思宇大舒一口氣,看著漸漸遠去的馬車,思宇問道:"上官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她難道愛上了夜鈺寒,在給暗示?"

"有可能."我沉思,"雖然上官是想做皇後,做人上人,但歸根究底,她還是一個女人,只要是女人,終究逃不過愛情."

"那她會怎麼選擇?"

"呵……如果把拓羽比作事業,把夜鈺寒比作愛情,你猜她會怎麼選擇?"我看著思宇漸漸清晰的眼神,她的臉上露出一抹惋惜,輕歎道:"為何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哎……"思宇長歎一口氣,忽然看著我笑,"夜鈺寒也笨,居然以為上官說的是你."

"是啊……呵呵……再聰明的夜宰相,居然也會會錯意,真是笨哪."

"是嗎?不過就算上官喜歡夜鈺寒,夜鈺寒也不可能喜歡她."

"為什麼?"思宇這個結論讓我有點奇怪,根據之前的觀察,我知道上官對夜鈺寒是有吸引力的.

"因為夜鈺寒……"思宇忽然托起了長音,賣起了關子,一臉淫蕩地笑,"因為他喜歡你啊,哈哈哈……"

心跳漏了一拍,臉有點紅,這個思宇,盡瞎說,不過……

"這叫當局者迷,非雪,你難道沒感覺出來嗎?如果他不喜歡你,為何要拼命解釋他跟上官的關系?"

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現在,還不是時候……

"非雪,其實治療愛情最好的方法就是趕快開始另一場愛情……"

"啊,對了,思宇."我打斷了思宇,她顯然在撮合我與夜鈺寒,"下次柳讕楓來的時候,你幫我問問他是怎麼把他的頭發染成深紅色,真是好看啊."

然後,我看見思宇的臉,開始下沉,恨恨地說道:"那個變態,還是你自己去問吧,哼!"說完,思宇氣呼呼地轉身就走.

呵呵,思宇,謝謝你的好意,哎,可惜我還沒這個想法啊.抬頭看了看掩入云層的明月,水無恨的試探算是結束了,接下去,又會是什麼呢?小小的【虞美人】看來要越來越熱鬧羅.

而上官的心思,真是越來越難揣摩了.

555555555

上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六、惡搞    下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八、求婚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