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二、驗證   
  
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二、驗證

444444444 今天和小燕,也就是思宇的扮演者,兩個人在辦公室感歎了一個下午,就是:為什麼我們是窮人.每個月兩千不到的收入,對了,我過了,因為起點每個月有一兩百的收入.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好的發展項目,可惜,我們每人連五萬都拿不出.回家問老媽,願不願意把房子抵押了就此一博,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手里有錢的朋友,可要好好利用這些錢,人生能有幾次博,博到了,就是有錢人,博不到就睡天橋.老媽的決定我可以理解,因為房子是她的棺材本.可惜了這個項目.

哎,所以我們只能是窮人,因為我們只能坐在辦公室里感歎.其實對于我來說,我真的會博一下,這輩子富過,窮過,大生大死經曆過,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過地比現在更差,至少比山區的人好多了,是吧.^.^

※※※※※※※※※※※※※※※※

沒什麼辦法入宮,只有麻煩夜鈺寒,就說上官下午要我幫她帶一件她最喜歡的衣服入宮.

到了上官住的相思宮,夜鈺寒到禦書房找拓羽,我就進入了上官的房間.上官喝退了所有的侍女,然後我們關上房門.

上官緊張地看著小虱,小虱剛剛喝過她的血,停在桌面上一動不動,忽然,它蹦了起來,跳回了罐子,我收起罐子激動地看著上官,然後,她就激動地抱住我跳了起來.

"太好了!太好了!"

"什麼太好了?"低沉的,帶著寒意的聲音突然在我們身後響起,我和上官慌忙分開,看著正走進來的拓羽,他身後跟著夜鈺寒.

上官和我都不敢看拓羽,垂著臉,看著拓羽在桌邊坐下,修長的手指,在桌上有節奏地敲擊著桌子."嗒,嗒."

房間里,是讓人害怕的靜謐,我跟上官居然在他面前擁抱,這還不氣死他.

上官一聲不吭,估計也沒想好對策,我上前一步道:"回皇上,是太好玩了!"

"好玩?"拓羽的語氣依舊寒冷刺骨.

"正是,小人今晚給妹妹帶來一個好玩的玩意,妹妹覺得好玩,才會如此興奮."

"興奮到擁抱?"

"沒錯!"上官忽然走上前,桀驁不馴地瞪著拓羽,"跟哥哥抱抱又如何?你不會連這都要管吧!"

一句話,讓拓羽震驚.

隨即,上官憤怒地拉起我的手:"哥!這地方實在太悶了,柔兒要回去!"欲擒故縱啊,柔順的女人皇帝一定見多了,難得遇上像上官這樣難以馴服的,一定欲罷不能,呵呵,其實男人也很犯賤.

我立刻佯裝瑟縮,還恐慌地望向拓羽:"柔兒別再無理取鬧,你的傷還沒好,等你好了,大哥自然會接你回去."

"不行!我現在就要回去!"上官對我說著,眼睛卻是瞪著拓羽,拓羽也緊緊瞪著她.再看看夜鈺寒,一臉的尷尬,此刻的氣氛,有點讓人透不過氣.

"啊!皇上,不如讓小人給您看一下那個好玩的玩意吧."我立刻摸出了罐子.然後將上官按在凳子上.

拓羽依舊看著上官,眼神已經放柔,心不在焉道:"好,讓朕也見識見識."

我打開罐子,小虱跳了出來,癡癡地看著我流口水,媽的,整天就想著我的血.

我笑道:"這是處子蟲,可以驗一個人是不是處子."

"哦?"拓羽揚起了眉毛,上官白了他一眼看著我:"大哥不如多叫幾個人來試試,可真是有趣呢∼"

"好啊,夜大人,麻煩你去把小宮女們都叫進來.

在夜鈺寒去叫小宮女的時候,我開始解釋:"這只蟲子是我今天回去的時候,碰到一個外鄉人買的,當時也不信,哪知百試百靈,十分好玩,所以才會趕著給柔兒送來,讓她也見識見識."

就這麼會,小宮女們都進來了.

簡單說了一下小虱在喝血後的反映,然後就讓小虱大餐.果然,那些小宮女個個都是純真的處子.

"這小東西怎麼喝誰的血都跳?云掌櫃說的恐怕不靈吧."拓羽看著虱子,笑著.

一旁的上官立刻冷語道:"伺候你的都是處子還不好?我看這里恐怕就你不是."

拓羽的眉毛立刻立了起來,臉上出現了怒容,他忽然撩開袖子:"朕就不信它這麼靈!"

小虱現在也興奮著呢,看見又一個主動獻手的,立刻,就撲了上去.

然後,一大堆眼睛瞪著小虱,只見小虱腿一軟,躺在桌上一動不動,而且死的邦邦硬.

"哈哈哈……"上官第一個大笑出聲,笑得拓羽眉毛直抽.

"不准不准,說不定湊巧."夜鈺寒在一邊打圓場.

上官收起笑容看著夜鈺寒:"那不如夜大人也試試?"

夜鈺寒看了一眼依舊憤懣的拓羽,自覺得撩起了袖子,然後,可憐的小虱,再一次倒下,光榮殉職.

這下,連我都忍不住笑了.

"哈哈哈……皇上,看來您……不過,這也證明您是個真正的男人!"上官咯咯直笑,完全沒發現拓羽越來越陰沉的臉,"柔兒還在納悶呢,皇上最近從不找人侍寢是不是不行了呢……哈哈哈……"上官這話說得極其曖昧,充分刺激著身邊那個男人的每一根神經.

突然,拓羽騰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上官的手:"朕今晚就讓你看看朕到底行不行!"

事發突然,上官發愣地看著憤怒而充滿霸氣的拓羽,一邊的夜鈺寒立刻一躬身:"臣告退!"然後拉著我就出了門,跑到了院子.

這就打上了?也太快了吧,上官應該不會在今晚就……不過這也難說,上官這女人有點妖,很會抓住男人的心.

夜鈺寒在我身邊喘著氣,臉漲地緋紅,我看著他,很奇怪:"你臉紅什麼?又不是沒見過."

"云掌櫃你……"夜鈺寒被我一句話咽地說不出話來,我晃了晃手中的罐頭,壞笑著:"呵呵……沒想到夜大人你……也挺風流啊……"我撞了他一下,靠在他身邊看著他冒汗.

忽然,我意識到了什麼,立刻放過夜鈺寒,看著手里的罐子,空的!糟了,剛才夜鈺寒把我拉出來,小虱還在里面.

"慘了!"我的頭皮開始發麻,雖然我認為小虱只是條蟲子,根本不重要,但斐崳就難說了,一想到他一屋子的蟲子,我眼前就開始浮現自己被他折磨的情景,那我不是要死無全尸?

"非雪!非雪你怎麼了?"夜鈺寒突然拍我的臉,我慌張道:"我把小虱落房里了,怎麼辦?怎麼辦?對了,夜大人你有沒有小刀?"

"刀?"夜鈺寒疑惑地看著我,正巧一隊侍衛走過,我沖上去拽住一個,把他們嚇一跳,但看見我跟夜鈺寒在一起,立刻放松了警惕.

在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我用他們的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真是痛啊,但總比成為蟲子的食物好.

"你瘋了,快叫禦醫!"夜鈺寒呵斥著那個無辜的侍衛,我立刻阻止:"你們走吧,沒事的."

夜鈺寒還要呵斥他們,被我拉住:"我要讓小虱自己出來,這是那個外鄉人告訴我的辦法."

"非雪……可是你……"夜鈺寒心疼地看著我的手指,看著他真摯的關切,我有一絲感動,安慰道:"放心,很快的."

然後,我就這樣任由手指滴血,血順著手指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草地上,而我並不是很在意,從小我就是孩子王,性子很野,斷胳膊斷腿經常發生,後來凡是流血一類的小傷,都是自來水沖沖就解決了.有時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女生.

直到後來遇上他,他會因為我對傷口不在意而生氣,然後狠狠訓斥我:"你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心中一陣酸楚,原來我還記得他……

555555555

上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一、處子    下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三十三、懷念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