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黯鄉魂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十五、分歧   
  
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十五、分歧

444444444

靜靜的風中,透露著帝王將相的哀傷和孤寂,陰云飄過,遮住了月光,就連星星,也變得暗淡.

"哎……"思宇忽然沒來由得歎了口氣,"所以說,皇帝不好當……"

"是啊……"上官順了話,"他們坐在龍椅上,高高在上,卻是高處不甚寒,他們是何等得寂寞……"上官的話,立刻引起了兩個皇帝的注意,而當她正准備好好發揮一番的時候,思宇卻打斷了她:"上官你說得太複雜了,還是非雪說得有趣!"

思宇笑著看著我,我現在就差沒躺在地上了,誰叫我九點准時睡呢?現在可好,估計已經過了.

"非雪是吧?"思宇問我,我一頭霧水,我什麼時候發表過關于皇帝的言論了?

"非雪你忘了嗎?上次你說的."思宇開始陷入回憶,說實話,我真的忘了,"你說皇帝就是可憐的小屁孩……"

我下巴脫臼,好像想起來了,是在畫完拓羽的畫時說的,我沒想到思宇居然原話照搬!也不用把小屁孩都說出來吧,這下可慘了!偷眼看兩個皇帝,他們臉上一臉郁悶,而思宇還依舊興致不減,滔滔得說著:

"皇位還沒拿到之前吧,奪來奪去,拿到了吧,又要擔心別人是不是會來奪,整個天下都太平了吧,嘿,後院的老婆又開始爭來爭去,等後院的老婆安定了吧,咣當,生出了一群小屁孩,然後,又開始奪來奪去,所以,皇帝永遠都沒的消停,可憐得要死!是吧……"

然後,我就聽見了哄堂大笑,所有人都笑得前仰後合,眼淚迸濺.

"呵呵呵呵……"思宇還得意得笑著,"我就說非雪總結得很逗吧……"

而就在這時,我看見上官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她盯著思宇,神色微變.

"云掌櫃."拓羽忽然叫我,他食指指著我亂晃,"云掌櫃對帝王家的評論,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尤其是那個'咣當’一詞,真是妙哉妙哉."

"嘿嘿……我這不就是一個俗人嗎,書沒念過多少,墨水也不多,就按照想的說了."這種新新人類的語言,要你們說,你們也未必說得出.

"我說得還不好,非雪說的時候特有趣,一張臉正經嚴肅,看著人就想笑."

"是嗎?云掌櫃不如現在說一個看看."夜鈺寒發出盛情邀請.

我皺了皺臉,懶懶得坐直身體,想了想,道:"那我說個別的吧."

于是眾人開始看我說故事.

"說那個!"思宇立刻興奮起來,她最愛聽我說故事.

"哪個啊?"我撓著頭,腦袋有點發暈,想睡覺了.

"就是那個……"思宇好像一下子想不起來,"那個……背叛來,背叛去,兒子又愛上老媽,又愛上妹妹的……"

到底哪個啊?我年紀大了,腦子里東西太多,這哪兒想得起?

"她說的是《滿城盡是黃金甲》."上官提醒道,看著我依舊發愣,她說道,"這個故事就由我來為大家說吧."

"也好."拓羽好奇得看著上官.

于是上官開始講《滿城盡是黃金甲》.

我再懶懶趴回案幾,開始打瞌睡,什麼嘛,這麼晚了,居然還不回去.

上官一個故事說完,聽的人,再次唏噓不已,陷入沉思.

思宇皺著眉,推了一把我,說道:"怎麼這些故事到了上官嘴里都是慘兮兮的,非雪……"我再次懶懶爬起來,她不滿地看著我,"你上次明明不是這樣說的."

我撐著臉,眯眼看她,那神情好像我欺騙了她的感情:"哎呀!我那是改編的,不是怕你傷心嗎?"這小丫的,居然為了省錢連這麼有名的片子都不看.

"那為什麼會這麼慘?你上次明明很滑稽的,一點也不慘."

"滑稽?"柳讕麗充滿渴望地看著我,"云掌櫃能把那個滑稽的故事說出來嗎?"

哎,跟思宇一樣單純,不喜歡悲劇.

我只有提起精神,板著臉道:"其實是這樣的,老皇帝呢,被自己大兒子戴了綠帽子,覺得很丟臉,想想自己也確實比不過兒子,那是當然啦,他老了嘛,那方面又不行,怎能解決自己老婆的需要,他很嫉妒,嫉妒兒子的青春,所以他想,找個機會滅了他."

"滅了?"拓羽插嘴.

"就是殺了."我解釋,眾人輕笑,我繼續,"然後大王子呢,其實也很可憐,他又不喜歡自己的後娘,雖然她曾經也是一朵花,但畢竟老了,哇塞,脖子上一圈又一圈,看著連興趣都沒有……"

"等等等等……云掌櫃,我怎麼聽不懂?"柳讕麗打斷了我,一臉的疑惑,"什麼不行?什麼需要?什麼興趣?"

邊上那幾個男人已經開始笑了,柳讕楓捂住柳讕麗的耳朵:"不懂就別聽,云掌櫃繼續,這故事這樣講,很有趣."

柳讕麗惱怒地看著柳讕楓,卻又不敢發作,只有一旁生悶氣.

我拉長了臉繼續:"你想啊,一老太婆有什麼好摸的,皺巴巴,粘乎乎的,自然小姑娘俏麗啦,于是,大王子相中了他的侍婢,嘿嘿,王子嘛,陪他睡覺誰不高興,那侍婢自然樂得屁顛屁顛."

"屁顛屁顛?"夜鈺寒問了.

我再解釋:"就是開心地翹屁股,你們可以去觀察一下,妖媚女人很開心的時候,屁股會扭啊扭."

幾個男人臉上神色變化不定,估計有過經驗.

"侍婢想,我陪你睡,以後說不定還能做王妃呢,于是,他們就嘎姘頭.然後,皇後就不高興了,她的男人給小妖精拐跑了,她的問題怎麼解決?所以,她決定自己做皇帝,到時想要幾個男人就幾個男人."

"所以她找她兒子奪王位……"柳讕楓淡淡地說著.

我點頭:"二王子也有一番心思,他恨大哥,這男人變態的,居然搞了他娘不認帳,所以,他要報仇;然後他父親也變態的,居然害他娘,所以他又要找父親報仇,最後,他發現,他的弟弟也變態的,居然愛上了他大哥."

"你怎麼知道,里面沒說啊."夜鈺寒疑惑.

我道:"有情節為證,三王子如果不是那麼喜歡他大哥,干嘛這麼關注他大哥?整日跟鬼一樣跟在他大哥後面."當然,這是我瞎掰的,只是為了讓這本嘎姘頭電影,再多一對變態,"所以,二王子想,TMD這個家里就老子正常,全滅了算了.于是,最後,大家抱著一起死,這世上少了幾個變態,少了幾對姘頭,就這麼簡單."

男人們看著我,看了許久,看著我臉上一本正經,面無表情,最後,他們終于大笑出聲.

"云非雪啊云非雪,為何好好的故事到你嘴里全成了鬧劇?"拓羽拍著案幾,笑地喘不上氣.

我郁悶道:"人生本來就是一場鬧劇,而且又是這麼多挫折和苦難,就該多找找樂子,笑總比哭好."來到這個世界根本就是老天爺跟我開的最大一個玩笑.

"恩!恩!云掌櫃說得對,笑比哭好."柳讕麗笑著,"我很喜歡聽云掌櫃的故事呢,雖然……不是很懂."

"但痛苦和困難總要面對的,大哥如此,豈不是在逃避?"上官的話讓我很吃驚,她怎麼好端端地要跟我抬杠了?

思宇冷冷地看著上官:"現在我們不求名利,只求安穩,自然要活地輕松瀟灑,快快樂樂!"

"那是安于現狀!"上官的情緒有點激動,我心底開始覺得不妙,"我們不找麻煩,麻煩就不會找我們了嗎?同行的競爭,【虞美人】的盜版,這些都會成為我們的隱患,非雪,你到底在想什麼?"

"呃……"說實話,我什麼都沒想,我這人沒什麼上進心,也沒野心,所以只有做小老百姓,瞟眼看看眾人,好嘛,對面的人全欣賞我們這邊的辯論.

"那又怎樣?"思宇笑著,只是那笑容有點假,"只要我們活得開心就行啦."

"開心不能當飯吃,既然開了店,就要好好經營!"

"哼!反正你的目的是釣……"

我的天,思宇說話怎麼又不經過大腦?我立刻拉下她的身體,捂住她的嘴,思宇倒在我懷里,狠狠瞪著我,我對著眾人揚起一個笑容:"真是不好意思,讓大家看笑話了,這就是我們飯後的辯論."

上官也立刻收回不該有的情緒,換上笑容.

"辯論?"夜鈺寒替兩個皇帝問著.

"沒錯,就是找一個話題,大家說出自己對這個話題的看法,通常是正反兩方,例如這世上到底有無鬼魂,只練口才,不傷感情."我放開思宇,思宇狠狠瞪了我一眼,站起身離去.

"不傷感情?"拓羽看著離開的思宇,沖著我笑.

我淡淡地笑了笑:"小孩子嘛,自然就有脾氣了."

然後,我就看著柳讕楓也站起身,離開席位.

555555555

上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十四、音樂會    下篇:第一卷 紅袖輕舞在人間 十六、夜鈺寒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